手机
预览

如果挖到耶稣骸骨,你还会相信上帝吗?——康来昌牧师谈信仰

2018-10-23 吴书翔 基督教今日报

康来昌牧师是华人教会界著名的解经家,曾任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牧师,在美国范德堡(Vanderbilt)大学取得基督教伦理学博士学位。他儿时即随父母到教会,在一次由校园团契所主办的学生活动中得着更新,立志一生服事神。从年轻时就思绪清晰、逻辑缜密的他,为搞清楚耶稣复活的细节,前后比较四福音的记载,却发现其中叙述不一、自相矛盾。“那时候,我的信仰就快崩掉了,幸好神一路保守。”

 

1977年结婚,两年后,康来昌便赴美攻读神学。他在自由派神学院读了10年,看到该神学院教授充满自卑感,且不相信圣经中任何超自然的事,“他们只想在各大学术论坛上当主讲人、发表论文。”

 

然而,在这10年的神学研读中,却愈加强化了他对圣经、对上帝的信心。


timg.jpg

 

如果挖到耶稣骸骨……

 

康来昌回忆,在2006年《达文西密码》出版后,许多人都认为圣经不可靠。当时,他叫来两个儿子,问道:“如果这世界上有50个最有名的学者,很诚实也很有学问,跟你说:我们已经找到耶稣的骸骨了, DNA和各种化验结果都证明就是耶稣的骸骨,可见祂并没有复活。那你们还信不信?”

 

两个儿子支支吾吾半天,不知所云。

 

“没关系,直接讲。”康来昌对儿子说。

 

“那就不信了吧……”儿子答道。

 

康来昌对他们说,“求主帮助我,你的Daddy是全世界的学者都说 (圣经)不对,我还是会信。”

 

“我不是顽固,我的理由是,就算全世界都同意,也有可能是错的;曾经一度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世界是方的,他们都错了。科学家、学者证实的也都不一定对。”康来昌认为,这个看似顽固的态度,若是用在其他一切事上,都是固守己见、冥顽不灵,没有智慧;但只有用在信仰上,是最为恰当的。

 

自证其明?

 

“圣经为什么有权威?”

 

“因为这是神的话。”

 

“你怎么知道这是神的话?”

 

“因为圣经上说的。”

 

就像当初神应许亚伯拉罕时,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的可以指着起誓,就指着自己起誓。因此,康来昌认为,对于最高权威确实只能“自圆其说、自证其明。”

 

“我其实更欣赏商人和妓女!”康来昌直言,以赚钱为目的不择手段的商人和妓女,其实比许多现代人,甚至基督徒,都更为真实、不虚伪。他看见过去在美国的神学院,其中充满虚伪,神学老师所想的与世界大学中教授所想的无异。嘴上充满“属灵术语”,却像耶稣所责备的法利赛人,心中最喜爱在街上被人问安。

 

他补充,法利赛人的特点,最重要的不是伪善或论断别人,“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自大、自义。”康来昌提醒基督徒:我们什么时候自大、自义,就什么时候从救恩中坠落

 

“不论中西方,当我们越来越以自我中心、远离神,就反而越失去自我;不论异性恋或同性恋,只要不接受基督都一样(虚空),找不到真理。”

 

牧会之路

 

回台后,康来昌先是在华神教了5年的书,“我非常喜欢教书,但神就感动我,还是需要走更真实的道路,要去牧养教会。”

 

康来昌曾分享,在他要离开华神时,许多学生都很不舍,纷纷对他说:“康老师,你不能走啊,我们不能没有你!”康来昌却机智地答道:“生活中不能没有的东西只能是上帝,其他都是偶像;而上帝最喜欢除偶像了,你们这样是要我死吗?”

 

于是,康来昌便卸下华神教职,加入中华基督教长老会信友堂,投身牧会。

 

“我是非常相信预定论的,”康来昌表示,自己觉得上帝对他非常好,将其摆在这个教会有最美的心意。

 

“人之患好为人师”

 

在神学院任教时,他自己都在每堂课中有许多领受;相对而言,“牧会就很累啊,不像教书那样动嘴皮子,就可以把台下的人弄得如痴如醉。”因此,康来昌也非常认同孟子所言:“人之患好为人师。”

 

他指出,多数教导者都喜欢把简单的说成难的;然而,耶稣却不同,每被问一个问题,都能马上讲出一个贴近人心的故事,甚至把进神国和撒种连结在一起,与现代学术界“化简为繁”的教学方式迥异。

 

但他也坦言,自己和许多知识分子一样,宁愿花整天时间看书,也不喜欢与人相处;然而,透过牧养教会,却逼得他必须学习主动关心弟兄姊妹。

 

不要当榴莲!

 

“基督徒要避免成为一颗榴莲:外面刺的不得了、里面软的不得了,又臭的不得了。”康来昌鼓励基督徒,要多学习与人相处,不要玻璃心,动不动就受伤,并避免自怜。

 

在牧会中,康来昌更坚定了对圣经权威的肯定。“若在向会众讲解圣经时,你对圣经没有完全的相信,那根本没法讲。”

 

他举例,自己曾有个很聪明的学生,在欧洲读神学,没几年就拿到博士学位。欧洲华人教会都很缺牧者及讲员,许多教会都邀请他讲道,但他都拒绝,“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要讲什么。”那名学生在欧洲念神学的过程中,渐渐失去信仰。到最后虽做神学研究,却失去对神真实的相信。

 

而康来昌就在牧养的过程中,真实经历神的作为,因而日益增添对其信靠。“我们不是等问题都解决了才信,而是在信的过程中,发现越来越能解决问题。

 

面对许多人询问他,“牧师,你的读经和讲道是怎么训练的?”康来昌谦卑地直言:“不可学,这就是神给的恩赐。每个人都应当找到自己的恩赐,竭力服事人。”

 

他认为,“爱和恩典就像五饼二鱼一样,会越给越多;过程中一定会费力,但却是越给越多。”

 

病痛中信心更坚

 

5年前,康来昌曾遭忧郁症所扰,为期半年;3年多前又患上帕金森氏症( Parkinson's Disease),直到如今。

 

在接连的病痛缠身中,除了妻子康师母的悉心照料,康来昌最为感谢的就是神的怜悯。其中,更让他体会人的软弱与渺小。

 

“我很怕痛!上帝的鞭子打下来,我就悔改了。”康来昌真诚表示,自己不像以赛亚书第一章的悖逆子民,这么“耐打”,“求主帮助我们,在这方面不要这么刚强。”

 

对于面对人生中的各样苦难,康来昌一再强调信靠神的重要。“Already but not yet!(已然,但未然)”康来昌鼓励基督徒,始终要相信上帝的恩典已临到,只是你未必能感觉的到,需要持续求圣灵赐安慰。

 

身为肢体,基督徒应透过祷告、劝告并安慰苦难中的人,而非陪伴。“好医生不是陪病人,好医生是治病的。你要用上帝的话安慰、教导他!”康来昌说,“生命中一切的苦难,都让我更信靠神、归向神。

 

他不禁感叹到,人在年老时,不仅肉体、记忆等逐渐退化,甚至连德性都是。“我觉得德性好像到了60岁到达高峰,然后就慢慢老旧开始退化......”

 

“老而不死是为贼。”康来昌表示,每个人在世上一天,总受制于取死的身体,年纪愈长脾气反而更坏、更怪,唯有靠着圣灵致死老我,学习不任性,才能避免晚节不保。

 

此外,康来昌也强调,认为“服事上帝一生很苦,只有死后才能得福”这个想法是错的。

 

他说,很多基督徒从带个祷告会、教儿童主日学,到成为牧者或宣教士,预备的都是“准备受苦”的心。

 

他不禁纳闷问,一个女生要结婚,会想说我要开始过苦日子了吗?为什么我们跟随主不是充满喜悦,而是觉得自己要开始受苦受难了呢?

 

“服事上帝是很荣耀的,而且赏赐在今生就有,过程中会有艰难,但比起上帝给我们的祝福,根本算不得什么。”

 

康来昌认为,华人(教会)缺乏对“恩典”的认识,因此缺少喜乐及盼望。大多数讲台都沦为“道德教学”,因而使弟兄姊妹失去盼望。“我是个很悲观的人,但却对神有盼望。

 


本文经授权,选自“基督教今日报”

版权归“基督教今日报”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阅读

上一篇:【原创】在割裂的世界中,经历信仰的真实——《通往阿斯兰的国度》书评
下一篇:尤金·毕德生近日去世,他的这些话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