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美国反堕胎电影引深思,我们采访了有堕胎经历的妈妈

原创  2019-04-26 小鹿 投稿

近期,美国上映了一部福音电影《无计划》(Unplanned),影片为观众展示了堕胎时的细节和胎儿在母腹中的情况,包括药流时孕妇所经历的血淋淋的痛苦状态。而对于堕胎的无知和堕胎诊所的谎言使意外怀孕的女性们相信,唯有堕胎才是唯一的出路。


堕胎对于国人来说并不陌生,据中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研究所近期的调查透露,中国每年堕胎超过1300万例,大约每分钟发生25例。某研究机构调查显示,25岁的未婚女性每年的堕胎人数高达600万。


这个数字触目惊心。在这样的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对于基督徒姐妹来说,堕胎似乎也成了一种选择。


笔者采访了一位曾经有过堕胎经历的中国姐妹,在采访中她现身说法,希望用她的经历给大家以启发。


pregnancy_woman_pregnant_mother-125857.jpg

 

采访者:小鹿

受访者:小A

 

无法遗忘的生命

 

小鹿:感谢你愿意接受采访,可否分享一下当时的情况?


小A:那时我还未信主,刚上大学,离开了父母的管教和约束,像一只刚获自由的小鸟,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然而离开家的孤独让我迫切地渴望有一个人可以在我身边爱我、照顾我、帮助我。这时,我和当时的男朋友在一起了。我们的关系发展很快,两三个月后就偷食了“禁果”,并开始了同居生活。几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由于从小读过很多书,对未婚先孕这件事并不陌生,所以当时第一反应是:堕胎。

 

小鹿:有没有想过可以有其他选择?


小A:由于所受的教育及社会影响,书里的描写和大众观念让我根本不知道还有其他选择。好在当时发现得早,我用了假的年龄和姓名去当地的一家正规医院。记得很清楚,当时的妇产科医生也是一位孕妇。也许是因为自己怀着孩子,她很不情愿给我做流产手术,询问我是不是要再想想。我说不用想了,她说:“那就在手术单上签字吧!”可是签字前,我犹豫了,因为上面写到手术者要满20岁,可以独立承担手术过程中发生的任何风险。


我犹豫了,医生马上追问道:“你到底多大了?”我怯怯地说:“19” 医生说:“你才19岁,做手术这么大的事怎么能承担?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还要生小孩啊!”医生看我沉默了,和我说:“先去做一下B超吧,要是胎囊不够大可以吃药的,这样对身体伤害小一点。”


后来,我就在医院做了药流。流产后感觉就像生了一场病,然而那是我的孩子,虽然她还未成型。后来每当我看到小孩儿,就会暗暗地想,如果我的孩子出生了,该是多大了。


我以为流产就是生一场病,病好就好了,我以为流产是小说里那样有故事的女孩所必经的,而我不知道,那是一个紧紧绑住我的生命,一个即使消失了也让我无法遗忘的生命。

 

小鹿:你的男朋友当时是什么态度?


小A:我觉得很丢脸,我没有让他陪我进到医院里。他对堕胎并没有什么异议。因为我们当时从年龄上、经济上、生活状况上都不可能养育孩子。

 

不让遗憾再次发生

 

小A和前男友同居和堕胎的经历让我重新面对感情的时候很自卑,觉得不会有好男孩愿意接受一个有这种经历的女孩。后来,我和前男友分手,让我心灰意冷。那时我刚刚信主,对真理和耶稣的救恩没有深入的了解和体会。


很快,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当我鼓足勇气告诉他自己的经历,而他说不在乎时,我觉得他就是上帝赐给我的。然而当时他还未信主,在一起后他苦苦哀求我:“如果你和前任可以,为什么和我不可以?”我禁不住他的苦求,对真理不清楚的我心想:如果他是上帝所赐的,我们以后要结婚,那么早晚发生关系还不是一样的?就这样,我为了讨他的欢心,悖逆了神。

 

小鹿:可是你们终究结婚了。


小A:和他在一起后,我很快发现我们的三观根本不合,而且他在一些事上对我也有欺骗和隐瞒。当时我真的精神崩溃了,为了讨人的欢心,我悖逆了神,种下了自己的苦果。于是我下决心离开他,独自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就在新的城市刚刚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准备重新开始时,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做测试之前,我的手抖到拿不住试纸。然而当结果出来时,我内心像是一场暴风雨骤然停息。新的城市,新的工作,新的朋友,和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我的家人,我要怎么面对这一切?我默默祷告:主啊!即使失去这一切,我也不要再悖逆你!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值得称颂的!

 

小鹿:这一次你的男友,现在的老公接受了你和孩子?


小A:我其实本不抱希望再和他在一起。但还是打电话告诉了他,他当时就崩溃了。他的年龄比我要小一两岁,思想也很不成熟。劝我不能要这个孩子,还把他妈妈也搬来劝我。他这样的反应让我更灰心了。我不想再和他在一起,我想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独自养育这个孩子。

 

小鹿:你的父母当时是什么态度?


小A:我母亲坚持我应该把孩子打掉,不然现在拥有的一切都要放弃。她劝我说,很多人都因为当时的条件不允许就把孩子打掉了,我们家里基本上每位女性亲人都有过堕胎的经历,这是很正常的,不然孩子生下来也养不好。我父亲说尊重我的选择。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女儿多年前就曾经亲手杀死过自己的孩子,而她还活在那种想念和悔恨中,她不能让这样的遗憾再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

 

小鹿:你最终回到了孩子爸爸的身边。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心意?


小A:当时教会的一位阿姨和师母都对我非常好,我们都很信任彼此。这时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感觉给教会抹黑,本来想偷偷离开,但我实在不忍心辜负阿姨和师母对我的关心,就把事情告诉了她们。


阿姨没有责怪我,也没有显示出对我失望。她说年轻人犯错误是可以理解的,最重要就是及时回转向神。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不管怎么样,你们还有感情在,总比那些被强暴然后怀孕的女孩境况好多了。你还是先回到他的身边,再慢慢劝说他。神会帮助你,在生活中做有智慧的决定。


我想,现在这种情况是我自己罪的后果,我必须要承担。于是我咬着牙,怀着一肚子的不情愿,回到了他家。面对一个本来自己下定决心要离开的人,反而求他接受我,我觉得是我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耻辱的事,但是为着主,为着我的孩子,我做了。终于在我怀孕三个月的时候,我们结了婚。

 

小鹿:婚后情况怎么样?


小A:结婚后,他仍然时不时就想要劝说我拿掉孩子,但我知道今天我回到他身边,就是为了这个孩子,让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没有这个孩子,我们今天就不会在一起。


婚前所有的三观不合在婚后又被成倍放大,他当时也不信主,再加上年轻,玩心很重,又是个妈宝,刚结婚的那会儿,我着实吃了不少苦。但孩子出生后非常可爱,全家都很喜欢她,我也尝到了初为人母的喜悦和幸福感。感谢神的看顾,一年后,孩子的爸爸也信主了。

 

蒙福生活始于顺服

 

小鹿:孩子出生后,你的生活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小A:带孩子真的很辛苦,一夜一夜睡不好觉,这种强度是我单身时完全无法想象的。但是虽然苦却很幸福,很为自己的孩子而自豪,觉得没有孩子的日子都白活了。有着家人的帮忙,我不但又上了一个研究生,还开始了新的工作,孩子一岁多之后也是完全自己带了。可以说,孩子的出世除了让我在某段时间睡不好觉外,对我的学业、事业和生活没有任何消极影响。

 

小鹿:从未信主时的堕胎到这次坚持生下了孩子,你的心情有什么变化?


小A:当了母亲之后,看到自己可爱的宝宝,就更加怀念那个曾经失去的。那个宝宝本来也可以成长得这么可爱,我竟因为自己一时的无助或说一时的便利,扼杀了一个鲜活的生命,我为自己的自私和无知而悔恨。但是也感谢耶稣,他的恩典和救恩让我知道,我的罪得赦免,我愿意用余下的时间,尽心尽力做合神心意的好母亲。

 

小鹿:是的,感谢神,不论我们有过怎样的过犯、多深的伤口,多破碎的生命,他都赦免我们、医治我们,重建我们。


小A:每一刻我都在为这个孩子的存在而感恩。现在我们有了四个孩子,老大已经十几岁了,她有特别柔和和谦卑的心,着实是我的好帮手!我不能想象生命中没有她会是什么样子。


或者说,如果我不认识神或者认识神却不愿意顺服神,就没有她,也就没有我现在的家和我可爱的孩子们。现在想想当时听了教会阿姨的话,回来求老公接纳我,虽然很屈辱,但因着今天的蒙福的生活,也是值得的。有时候真的要我们放下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才能做到顺服神的旨意。

 

小鹿:经历了这些人生波澜,还有哪些可以给大家分享的吗?


小A:我现在也常常想,19岁时的我是不是真的除了堕胎没有别的出路了?实际上,可以选择的方式还很多,也许学校不允许,但是我可以请一个病假,或者暂时休学。孩子生下了可以让别人领养,或者双方父母帮忙看护,自己也还可以继续学业。唯一要背负的可能就是别人异样的眼光和父母的责备。但那和一个有上帝形象的生命相比,真的算不得什么。


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这个困难看上去真的大过自己所能承受的,必须绕过它,我们才能继续前行。但是有了主,就不一样了,主大过我们的一切困难,只要回转向主,他就能把我们的困难化作祝福。

 

结语

 

小A的采访结束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两次未婚先孕,然而因为主的缘故,结局却是如此不同。在一个堕胎盛行的社会,我们借此呼吁生命神圣价值的建立,每一个生命,都是上帝按照他的形象所造,都有自身的价值和使命。而对于已经有过堕胎经历的人来说,回转向神,为自己的罪懊悔,神的恩典就会再次更新、医治我们。

 

作者简介:小鹿,80后基督徒,2007年重生得救,目前在美国中西部某教会服事。愿用自己的文字和生命见证主名。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Good Friday好在哪里?
下一篇:上海17岁少年跳桥,多少父母不会和孩子好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