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真正的精神鸦片是“相信死后什么都没有了”

2017-06-02 提姆.凯勒 网络

真正的人民鸦片是相信死后什么都没有了——这个思想大大地安慰我们说,我们一切的悖逆、贪婪、胆怯、谋杀等,都将不会受到审判……可是所有大的宗教——基督教、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都认为人死后会有审判,都认为我们的行为是不朽的。

有许多人抱怨,他们认为相信一个会审判人的上帝,就会使人不想要与敌人和好;而且如果你相信上帝会痛击恶人,那你自己也可能会想要做同样的事。耶鲁大学的神学家沃夫写道:


“如果上帝对于不公不义和诡诈欺骗不感到愤怒,也不制止暴力行为,那么这样的上帝不值得人敬拜。 唯一防止我们全然依靠自己暴力的方法,就是坚持它只有在源于上帝时才是正当的......。我的理论是,非暴力的实施必须建立在相信上帝会报应的信念上......。但这在西方社会......是不会被普遍接受的。那种相信上帝不会审判、而人类应当实施非暴力的理论,只可能诞生于一个宁静安全的环境中;而在一片被无辜者的鲜血所浸湿、又被烈日所炙晒的焦土上,那种理论必会.......和自由心灵中的其他快乐囚徒一起死亡。”


在这段精彩的分析中,沃夫还推论说,就是因为缺乏上帝会报应的信念,才促使“暴力”秘密地滋长。人类对于施暴者的冲动反应,就是要他们为自己的罪行付上代价;这种反应势不可挡,绝对不可能只用“暴力解决不了问题”的陈腔滥调就搪塞过去。如果你曾亲眼见到自己的家园被焚毁,家人被屠杀或强奸,那么你就知道那种说法可笑至极,而且显出它完全不在乎公义。然而暴力的受害者也可能为了得到公义而做得过分,变成“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复仇心态,因此他们就被拖进无止境的报复循环中——打击和反打击不断地循环,双方都因对方的可怕恶性而有所行动并且自以为正确。


然而我们对公义的追求,如何能在不促进血腥复仇的情况下达成?沃夫指出,这个问题的最佳答案,就是相信上帝会有神圣的审判。


如果我不相信上帝至终会改造一切错事,我就会拔剑而起,投身于那无止境的报复漩涡中;唯有当我确信有一位上帝会归正一切错谬,把所有的事都完美地安排好,我才会有能力抑制自己不去报复。


诺贝尔奖得主、波兰诗人米沃什曾经写过一篇著名的文章《虚伪主义的朴实魅力》,他在其中提到卡尔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因为宗教应许人有来生,这使得穷人和工人愿意忍受社会上的不公平。但是,米沃什接着说:


『现在我们见证到一个转变,真正的人民鸦片是相信死后什么都没有了——这个思想大大地安慰我们说,我们一切的悖逆、贪婪、胆怯、谋杀等,都将不会受到审判......可是所有大的宗教——基督教、佛教、犹太教、伊斯兰教——都认为人死后会有审判,都认为我们的行为是不朽的。』


许多人抱怨说,相信一位审判人的上帝,会造成一个更为残暴的社会,然而米沃什却见证说不相信上帝会审判人的信念,才会引致暴虐。


如果我们可以自由地塑造自己的人生和道德观,而不需要向任何人负上最终极的责任,那就会引致暴力的产生。米沃什和沃夫两个人都力证说,基督教的这个教义——上帝最终要审判人——是人类践行“爱”与“和平”的必要基础。


摘自《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来源:books392766




阅读

上一篇:如何发现上帝对我的呼召?
下一篇:当你的快乐成了他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