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父亲中风的那五年

2017-10-26 牧耘 基督教论坛报


印象中,父亲就是严厉、深沉、伟岸又难以亲近。但自从父亲中风后,发现原来父亲变得那么软弱、无力、卑微。父亲中风的这五年,我照顾父亲起居,有时累的心力交瘁,孤独而无助。然而,任何的境遇都有上帝的美意,在上帝手中都能变为祝福,因着照顾父亲,我与父亲的关系拉近,甚至我的婚姻也得到了祝福。


QQ图片20171023220552.png

从小,我的父亲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位严肃、不苟言笑,又难以亲近的长者。好几次,他和母亲冲突以后,就板着脸坐在客厅,可以长达一、两个礼拜不发一语,我和妹妹也都不敢接近他。


小学二年级那年,我的父母离异,我和母亲同住,只有过年时会回去和父亲同住,亲子间的距离很遥远。国一时,母亲因故不能再让我住在她的身边,我搬回父亲那里和父亲同住,空间上的距离拉近了,心理上的距离却依旧遥不可及。


父亲在餐厅酒台工作,周末假日尤其忙碌,我则努力用功,考到好成绩讨他欢心。虽然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却甚少交谈。


考上第一志愿那一天,我欢天喜地打电话向父亲报告这项喜讯。回到家,父亲劈头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不要以为考上第一志愿就有什么了不起,很多第一志愿的学生照样上不了大学。”高中时,社团举办露营活动,我也是筹备人员,却一直不敢告诉父亲这项活动,偷偷收拾着行李藏在床底下,等到出发前一天,才硬着头皮告诉他,我要去露营,果然换来一顿严词斥责,甚至表示要赶我出家门。我一面流泪一面听训,什么话也不敢说,第二天等父亲出门以后,才赶快搭出租车到集合地点。


父女关系疏远紧张


从进入大学,再到进入职场,我和父亲一直维持紧张又若即若离的关系。


工作第五年,父亲第三度中风送医,幸好父亲仍能生活自理,但是三次中风下来对脑部造成的损伤,让父亲对很多事都不再清楚,上下楼也不再能行动自如。那时小妹妹已嫁作人妇,不便照顾,大妹妹工作时间不算固定,只有我可以陪在父亲身旁、照料起居。


每天一下班,我就赶快回家,为父亲准备晚餐,第二天一早又要打点好父亲的早午餐,于是那段时间里,我不曾有外出过夜的规划,因为家有老父要照顾。我回到家,往往看到拿着一把剪刀,抓到什么都拿来剪的老爸爸(他还曾剪掉我八千元现钞),心中满是着急和愧疚,不知道能为他做什么。


也不只一次,我感到好怨怼,为什么只剩下我,必须和父亲关在一起,无言对坐,还因此在房间里痛哭失声。为了怕父亲听到,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藉以遮盖哭声。常有同事揶揄我是“过着已婚生活的单身贵族”,让我更加自怨自艾,觉得自己被全世界遗弃,孤单又无助。


整整五年,我大概每个月都会这样大哭一次,直到父亲第四次中风,住进加护病房。那时我已经信主,每天三次把握30分钟的探视时间,在父亲床边唱诗歌给他听,邀请他信耶稣。我忽然明白,那五年和父亲相处的时间,是神最美好的祝福。

a3b781ff-6b07-495e-befe-85216b136859_size17_w355_h270.jpg

神掌管每一个境遇


我小学四年级决志信主,大学一年级受洗归入主的名下。过程中,父亲强烈反对,还曾经把我的圣经撕破。然而父亲中风的那五年,每个主日我骑着摩托车载父亲去教会崇拜。周间,教会有一位传道姊姊会来陪父亲读经,虽然父亲对受洗这件事始终踌躇,但我相信他知道神爱他。


父亲一直以来个性内向保守、又比较悲观,在我和他互动的印象里,父亲很少有笑容,常想起别人如何对不起他。然而在那五年当中,因为中风造成的脑部损伤,父亲忘却了很多不愉快,唇边常常出现一朵单纯的微笑;我看见神奇妙的洗净作为,让父亲可以重新回到孩子的心境,不再把自己浸泡在怨恨里面,忘却一切生命中的伤害。这样大的变化,令我满心感谢,也看见神的奇妙。


结婚后,我们家那口子的个性和我的父亲如出一辙,很容易闷闷不乐。起初我非常不适应,但几次冲突下来,我很快就能从善如流,原因无他,和父亲相处为我带来较大的弹性,帮助我看见内向个性背后的易感特质。我不那么容易被那口子的忧郁激怒,却能够更多接纳他的莫名低落。我很开心嫁了一个和父亲一样内向的男子,并且享受这样个性背后的细腻体贴。


曾经,我的心里不免疑惑,父亲明明有三个女儿,为什么只有我必须守在父亲身边?我向神哭诉这一切太不公平,求神挪去我的重担,却没有想到,原来我们所遭遇的一切,都有神掌管,都在祂手里。神不只希望我的生命只是平顺,祂使用困境扩充我的人生,让我的生命更加辽阔!

来源:基督教论坛报



阅读

上一篇:我们为什么信耶稣?
下一篇:你不能改变你的过去,但你可以改变对过去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