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活了一辈子,却没有活在爱里

2017-12-12 刘良淑 康培思文化


“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约翰一书4:16)

芝加哥罗耀拉大学教授鲍威尔,有一年开一门“信心神学”的课。头一天上课,就被汤姆的样子弄傻了眼。他散乱的黄发垂至肩下六寸,神情桀骜不驯。那学期,汤姆成了“驻班无神论者”,无论老师讲什么,他不是反对,就是嗤笑、抱怨。虽然他没有公然闹事,却也让鲍教授暗自头疼。

 

最后一堂考试之后,他用讽刺的语气问老师:“您想,我会找到神吗?”鲍教授登时决定采用惊吓伎俩,他斩钉截铁地说:“不会!”

 

“哦?我以为你本来不就是要推销这回事。”汤姆稍感错愕。鲍教授刻意等他走了几步,才大声说:“汤姆,你不会找到神,但我绝对相信,神会找到你!”

 

汤姆耸耸肩,走出了教室,也走出了鲍教授的生活。几年之后,鲍教授听说汤姆罹患了癌症,已到末期。有一天,汤姆竟出现在他的办公室,模样非常削瘦,长发也因化疗而掉光。但是他两眼放光,声音清朗,与从前迥然不同。

 

两人寒暄问候之后,鲍教授问他:“二十四岁就要面对死亡,你有什么感受?”

 

“我觉得自己比一些人还好。”

 

“怎么说?”

 

“嗯,有些人活到五十岁,没有理想,没有价值观,以为生活的意义就是醉酒、玩女人、赚钱。”

 

这番话不禁令鲍教授对他刮目相看。汤姆接着说:“我来看你,是因为你曾对我说,神会找到我。后来这句话不时浮现在我心里。不过,等到医生切除了一片肺,告诉我那是恶性的,我才开始认真想找神。癌症扩散之后,我有一段时间猛敲天上的门,但彷佛铜门深锁,上帝不肯出来。我试了又试,毫无动静,到后来实在没有劲再试了。

 

有一天我醒来,决定不再去理神,也不管有没有来生。我想把剩余的力量做一些比较有成效的事。我想到你在上课时曾说:‘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活了一辈子,却没有活在爱里。还有一件同样可悲的事,就是活了一辈子,直到离开世界,都没有告诉自己所爱的人,说自己爱他们。

 

于是,我决定从最难的人做起,就是我父亲。我去找他,那时他正在看报。‘爸!’‘怎么样?’他应了一声,报纸动都不动。‘爸,我想和你讲话。’‘讲啊!’‘嗯,⋯⋯是很重要的话。’报纸降低了三吋。‘你要说什么?’‘爸,我爱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点。’”

 

微笑布满汤姆的脸:“报纸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我爸爸作了两件他从来没做过的事:他流下泪来,抱住了我。那天我们讲了整晚的话。和爸爸那么亲近,听他说他爱我,让我觉得说不出地舒畅。”

 

“对妈妈和弟弟就容易多了。他们也和我相拥而泣,把多年来藏在心里的话都讲了出来。

 

我只觉得有一点很遗憾——我等得太久了,到现在才开始把心打开,和亲近的人分享。

 

有一天,我一转身,居然发现神就在那里!我拼命求祂的时候,祂却没有出现。我想,那时我就像一个驯狗师,拿着一个铁圈说:‘跳啊!跳啊!我给你三天、三星期的时间!’但是,神显然要用自己的办法、按自己的时间做事。你说得没错。是祂找到我,因为我已经放弃去找祂了。”

 

鲍教授惊讶得几乎无法呼吸。“汤姆,你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有多重要,里面包含了多大的真理。你说明了一点:若要找神,最有效的办法不是让祂去解决问题,作有求必应的应声公,而是把自己向爱敞开。这正是使徒约翰说的:‘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

 

心灵小憩


你我今天是否对爱敞开?打个电话,写封信或e-mail给你所爱的人吧!现在就做。也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因祂找到我们。


(摘自《圣经遇见小故事》,刘良淑)



阅读

上一篇:【原创】江歌案今日开庭,圣诞节前夕宣判——人人都逃不过的大结局
下一篇:袁立被剪辑成“神经病”,为了慈善她真的“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