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你苦苦努力的一生是为何而活?

2017-12-15 提摩太·凯勒 橡树

一个不以上帝为中心的生命会导致空虚。


你用心所爱的会让你成瘾

当我们如此定义“罪”之后,就会看到罪对个人所带来的几方面毁灭性的后果。在没有上帝的情况下所认定的自我在本质上很不稳定:虽然表面上我们的价值感很坚固,但事实上绝对不然——它会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例如,如果我的自我身份建立在作好父母上,那么我就没有真正的“自我”——我只是一位父亲或母亲而已。如果我的孩子或是我的教养出了问题,“我”就不存在了。神学家奥登(Thomas Oden)写道:


假如我以性爱、身体健康或民主党作为我的上帝,当它们受到真正的威胁时,我就会打从心底深处颤抖。罪疚感就会神经质地增强到一个程度,显示出我已将仅仅具有有限价值的事物变成偶像了……假如我把自己能清晰地教导人和与人沟通的能力看得很有价值……并且把这能力看成具有绝对的价值,亦即把它当成我所有价值的核心,我的其他价值都是因它而有……那么当我不能好好地教导人时,我就会落在神经质的罪疚感中。当某个人或某件事挡在我和我所认为具有最终极价值的事之间时,我的苦毒就会神经质地增强。


当任何一件事物威胁到你的自我身份时,你不只会焦虑,更会因恐惧而瘫痪。如果你是因着别人的失败而失去了你的自我身份,你不只会愤怒,更会被困在苦毒里。但如果你是因着自己的错误而失去自我身份,那么你在有生之年都会恨恶自己,看自己是一个失败者。然而,正如克尔凯郭尔所说的,你唯有将自我身份建立在上帝和他的爱之上,你才会有一个能面对各样情况和挑战的自我。


如果没有上帝,就绝不可能避免这样的不安全感。即使你说:“我绝不会将我的快乐和人生的意义建立在任何的人事物上。”但事实上这句话显出,你已经将你的自我身份建立在你个人的自由和独立上。如果有什么事物会威胁它们,你就将会失去自我。


不仅如此,当一个人的自我身份不是建立在上帝的身上时,必然会导致一种深度的瘾症。当我们把美好的事物变成绝对的事物时,我们就陷入了属灵上的成瘾。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家庭、工作或成就当作人生意义的来源,而不是从上帝的角度来看它们,它们就会奴役我们,使我们不能没有它们。


奥古斯丁曾说:“我们爱的次序错乱了。”他曾向上帝说出这样的名言:“我们的心没有安息,直到它安息在你里面!”如果我们想要在任何别的事物中寻找最终的安息,我们的心就是摆错了位置,是“脱节”了。


虽然那些会奴役我们的美好事物是值得被喜爱的,但是当我们的心过度爱它们时,我们的生命就会落入一种类似成瘾的状态中。就像所有成瘾的情形,我们会否认自己已被这些上帝的代替品所控制,而且如果这些代替品——我们所寄予最大盼望的那些事物——出了问题,这种过度的爱就会造成过度且失控的极大痛苦。


施泰因克(Darcey Steinke)在她所著的《处处复活节 我的自传》(Easter Everywhere: A Memoir)中,回顾了身为路德宗(信义宗)牧师女儿的她,如何离弃了基督教信仰。她搬到纽约之后,就沉迷在夜店和混乱的性生活中,这时她也写了几本小说。然而这样的生活却一直让她感到不得安息和无法满足。她在这本书的中间部分引用薇依的话来总结她生命的主要问题——薇依写道:“在上帝和偶像之间,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如果你否认上帝……那么你就是在崇拜世界上的某些东西,而且以为自己只是把它们当作一些东西而已。但是,虽然你未曾察觉,其实你已经把它们想像成是具有上帝的特性。”


一个不以上帝为中心的生命会导致空虚。当我们将生命建立在上帝以外的事物上时,我们不但会在得不着心中所想之事物时受伤,就算是得着了,我们也一样会受伤。我们很少有人能真的得到所梦想的一切,因此我们很容易就活在一种幻想里,以为只要我们能如愿地成功、富有、受欢迎、美丽等,最后我们就会很快乐、很平安。


但真相并非如此!美国作家海梅尔(Cynthia Heimel)在纽约市的一份报纸《城市之声》(Village Voice)的专栏中,回顾了她在纽约市所认识的成名之前的电影明星:其中有一位原是在梅西百货公司化妆品柜台工作,另一位是在电影院卖票,还有其他人等。当他们成功以后,每一个人都变得比从前更拚命工作,向上攀爬时更加容易生气、暴躁、不快乐、不稳定。为什么呢?海梅尔写道:

那个他们奋斗渴望的巨大目标,那个能搞定一切事情的名声,那个能使他们活得更好,使他们人生充满快乐的东西,终于实现了。可是,当他们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是同样的人。这种幻灭感让他们痛哭哀嚎,无法忍受。

把好事放在神的位置同样是罪


我们大多数人在一生中,总有某些时刻会面对这样的事实,那就是我们没有活出自己应当有的样子。这时我们的反应差不多都是想要赶快重新开始,并且更努力地遵循我们的原则来生活,尽上更大的努力来改善。然而这种作法至终会将我们引进灵性的死胡同。


路易斯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基督教是难是易?》(Is Christianity Hard or Easy?),他在其中描述了一个普通人的挣扎和努力: 


我们都有的一般概念是……我们天然的自我拥有各种欲望和兴趣……但我们也知道所谓的“道德”与“有礼的行为”有权要求自我……我们都希望这个可怜的自我能在满足了道德和社会的要求以后,仍然有机会、有时间过自我想要过的生活,做自我想要做的事情。事实上,我们很像一个要纳税的诚实人: 在付了税以后,心中还希望有足够的钱留下来,让自己可以继续生活。


但基督徒的生活方式则不同——既是比较困难,又是比较容易。基督说:“把所有的都给我。我不只要你的这些时间、这些金钱、这些工作,而让你的自我去使用所剩下的。我要的是你,不是你的东西。我来不是要虐待你的自我……而是要给你一个新的自我。把你天然的自我交出来——所有你的欲望,不只是你所认为的邪恶欲望,也是你所认为的良好欲望——就是你整个的自我。我将要给你一个新的自我。”


路易斯在此所说的延续了克尔凯郭尔对罪的定义。罪不仅是指做了坏事,更是指把好事放在上帝的地位上。因此解决罪的问题不是改变我们的行为而已,而是重新定向,让上帝成为我们整个心思和生命的中心。


要把你的自我完全交给基督,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困难事,但其实这远比我们都想要做的相反之事更加容易。我们都想要做的相反之事就是继续保持所谓的“我们自己”——就是把我们的快乐建立在以金钱、享乐或野心为中心的基础上——并且盼望我们即使如此,还是能行出诚实、有爱心和谦卑的行为。但这正是基督警告我们所不可做的。如果我是一片草地,不论你怎么样割草,它只会变得更短,但绝对不会长出麦子来。所以如果我想要的是麦子……我就必须挖掉所有的草,重新撒上麦种。


这些话有没有吓到你?它们听起来是不是令人窒息?请记住,如果你不是为基督而活,你就一定是为其他事物而活。如果你是为事业而活,那么如果你做得不好,它就会惩罚你一生,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者。如果你是为儿女而活,那么如果他们出了问题,你就会极为痛苦,因为你会觉得自己毫无价值。


但是,如果耶稣是你生命的中心,是你的主,那么当你让他失望时,他会宽恕你,而你的事业不会为你的罪而死。你可能会说:“如果我成了基督徒,我就会一天到晚被罪恶感追赶而不得安宁!”但其实我们所有人都在被罪恶感追赶,因为我们都有一个自我身份,我们的生活都要符合那个身份的要求和标准,所以无论你的人生是建立在什么上面,你的生活都必须符合那个标准。在所有可以成为你的主的对象中,唯有基督是为你而死的主,他为你咽下了自己的最后一口气。这听起来会让你感到窒息吗?


你可能会说:“我知道基督教可能是有苦难的人所需要的,可是我的事业一帆风顺,我的家庭也美满幸福。”正如奥古斯丁所说的,如果你是上帝所创造的,你灵魂最深处就有一个空洞是无法被其他东西所填满的。这也是人灵魂的伟大之处。如果耶稣是创造主,那么从根本上来说,就算你非常成功,也没有任何人事物能像他那样使你得到满足;再成功的事业和家庭,也不能像那位荣耀和慈爱的生命之主那样使你得着人生的意义、保障和肯定。


每一个人都是为了某样东西而活着,但不论那样东西是什么,它都会变成你“生命的主”,不管你是否这样认为。唯有耶稣是能够让你完全满足的主——如果你接受他——即使你让他失望,他也会永远地宽恕你。

摘自《为何是他》,上海三联书店




阅读

上一篇:【原创】你为什么需要别人的肯定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下一篇:中东基督徒给ISIS饶恕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