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动物选择了道歉,为什么人却不能?

原创  2017-12-22 一勤 投稿

袁立在她的微博中写道:“在我一个人痛哭无助的时候,默默舔去我满脸的泪水,和人相处久了,越发的爱动物了,因为他们没有欺诈,没有手段,没有谎言......”


狗,被视为忠诚的。罗兰夫人于1793年11月8日被雅各宾派送上断头台。她的两句话流传至今: “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认识的人越多,我越喜欢狗”。


动物的世界,有适者生存,也有自己的情感系统。这篇微小说,用拟人的方式,讲述了一条狗的思考。从中我们看到,不经反省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


focus171219.jpg


我是一条泰迪犬,跟着主人来的教会。这聚会是在一个独栋的小院,环境挺不错,地方也挺宽敞。我其实不愿来,可一个人在家太无聊,就跟着过来了。


过来后,无非是唱歌、听道,依然很无聊,无聊得我都坐不住,就在屋子里转悠。好在我个头小,地方挺大,人也不是很多,大家看上去并不反感。


说老实话,开始我就不喜欢这地儿,无聊还是其次,主要是人太多。这些人聚会完了一把把地摸我,简直把我帅气的卷毛都要捋直了。


我反感这些人,倒不是因为他们不注意界限,而是因为他们找茬找到我头上了。我们家这些天开了一个查经小组,本来晚上八九点钟是我散步的时间,结果他们查起经来,就给占了。这把我给气的,他们查多久我嚎丧多久,结果我主人就把我关在了屋里。我没善罢甘休,依然是声嘶力竭地叫,结果我嚎丧了几天后,嗓子哑了半个月。我算是服了,这都什么人哪!


后来,我不再捣乱了,一来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再一个我发现我主人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她爱笑了,更重要的是她不再嫌麻烦,经常给我洗澡,这一泡在热乎水里,把我美得,洗一次澡晕乎好几天。


还有那些人也不那么讨厌了,虽然他们依然总是对我动手动脚、又摸又抱的,可不一样的是他们经常给我带吃的,牛肉干、羊肉干,搞得我一想起来就流口水。你不知道这比那根本没味儿的狗粮,不知要好吃多少倍,我甚至开始盼着每周的查经了。


我不得不说,渐渐地我喜欢这些人了,聚会时也就能坐住了,敬拜时偶尔跟着汪汪两句,感觉也不错。惟一还是听道依然难熬,你说站在台前的那大哥怎么就那么能说,一说一小时都不带喝口水的,听得我都口渴。


别跟我讲哲学,还不如一拳把我揍晕。每次一想起听道来,我都发憷,睡也不是,走也不是。我曾努力地想听听,把那大哥想象成一块牛肉干。一块牛肉干说起来话来,总会有吸引力吧?还是不行,我一边流着口水,还是瞌睡。


最后我也不跟自己较劲了,想睡就睡吧。每次总是那大哥一说“好,我们来做个结束的祷告”我就醒了,然后跳下椅子去上厕所。直到有一天,我上完厕所,出来见一只耗子站在厕所不远处低头闭目地也在祷告,我吃了一惊,还以为看错人了。那小子我见过,是有名的惯偷,十足的鼠渣,怎么他也在这?


等他祷告完,我凑了过去,他见了我一笑,说早就看见我了,没好意思去找我。我问他在这多久了,他说有几个月了。几个月了!他居然比我还早来。


我又问他在这干啥呢,言下之意,又瞄上这的啥了?他说就是来聚会,说得还挺真诚,脸上还带些惭愧,可能他又想起去年在我家偷东西,让我逮着的那次了。


那次我算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一回,他偷别的倒还算了,他居然偷我的狗粮,还不只一次,这我能放过他吗?那天可让我逮着了,本以为能为民除害,不想一不留神,又让他给跑了。


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他进号子里了,没成想来这儿了。他见我满眼疑问,就跟我说了起来,说以前太叛逆,干了很多蠢事,还跟我道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说没事儿,看见他很高兴,没事来家里玩儿。


聚会结束前,他就走了。我看着他出门的背影,还一直愣神,心说跟假的似的。那天回去的路上,我总是发呆,望着车外一直想,我是不是也应该思考下人生了?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

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原文标题:一条狗的思考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袁立这出戏,到底演给谁看?
下一篇:你还在带人做决志祷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