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上帝并不总是在公义中行事——从人类第一起谋杀案看江歌案判刑

原创  2017-12-21 耶书仑 投稿

近日,江歌案经过一周多的开庭审讯之后,法院于20日下午宣判:陈世锋蓄意谋杀罪名成立,判处陈世锋有期徒刑20年。这离江歌母亲所期待的死刑判决相差很远,离签名支持处死陈世锋的450万民众的意愿也相差很远;但这是目前日本司法制度下对谋杀犯的最高惩罚。


宣判后,江妈妈召开记者招待会,非常痛苦。她表示对日本的司法制度“很失望,很不满”。


许多民众也很不满。最大的不平就是对陈世锋的,他在法庭上神情冷静,毫无悔改之意,用尽各种办法为自己狡辩,开脱罪名;像他这种无耻之人为什么还不把他杀了?天理何在,公义何存?日本的司法制度,罔顾450万民众的民意,有何意义?


公义与慈爱


笔者不是法律专家,不能从法律的角度去评判这些;但笔者想从基督教信仰的角度来看这个判决。


基督教信仰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有一位公义圣洁的神,祂“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祂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同时,这位神又是一位“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赦免罪孽”。


当我从信仰的这个角度去审视,我发现自己很认同这个判决:对陈世锋来说,有公义,又有恩典。但这让我有些惶恐——这是不是我在偏袒陈世锋,注重他的利益过于江妈的利益?但当我越体会神那深邃的怜悯所有人的心肠,也越在其中看到那盼望的光芒。


本文专注在陈世锋的判决这个问题上,不牵扯其他议题,读者若有疑问可以参考笔者的另外两篇相关文章。笔者曾就江歌案写过两篇文章,第一篇主要站在江妈妈的角度,我认为江妈妈是中国千万坚强女性的一个,也是不幸的一个;她是这个时代中国人命运的一个缩影。我试图安慰江妈妈,鼓励江妈妈从女儿的眼光过好自己的生活,勇敢坚强地活下去。第二篇主要是写忘恩的刘鑫,基督徒的生命经历让我深深地理解刘鑫。我认为:如果基督徒信了耶稣之后,还逃避神,不愿意活出一个感恩的生命,我们都是“刘鑫”。


终极的审判


人类第一起谋杀案,发生在兄弟之间,即该隐和亚伯。具体情节可参见创世记4:1–24。


这个故事的背景是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没有听神的话,吃了禁果之后,发生的事。圣经以此告诉读者:谋杀弟兄是人内心悖逆神的后果。悖逆神,是这个世界所有可怕的罪恶的根源,悖逆神是所有罪恶的原罪!而整个圣经在讲述一个故事,或者回答一个问题:上帝如何面对人类的罪,并处理它。


熟悉圣经故事的人知道,上帝让祂的独生子耶稣来到这个世界,为人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复活;祂又赐下圣灵,使人悔改相信耶稣的救赎,叫一切信耶稣基督的,从罪中得释放,不至灭亡,反得永生。但问题是,在罪人没有接受耶稣,耶稣基督的救恩没有临到罪人之前,上帝是如何抑制罪恶的势力对人的影响?面对杀害兄弟又否认自己的罪行(我不知道),还为自己狡辩(我岂是看守我第弟的)的该隐,上帝做了什么?


首先,上帝揭露了他的罪,宣布了他的惩罚:地受咒诅,流离失所 (v.10–12)。这个惩罚不是以牙还牙,不是死刑。为什么?我想这里除了上帝对该隐的怜悯之外,也有上帝对他父母亲亚当夏娃的怜悯。对亚当夏娃来说,他们刚失去一个孩子,肯定不想再失去另一个孩子。人是上帝造的,某种程度上,上帝是所有人的父亲。当人互相残杀时,在神眼中,那都是兄弟之间互相残杀,上帝的心都是伤痛的。


没有想到,杀人的该隐居然还埋怨自己的刑罚太重,因为害怕别人会伤害自己。有勇气杀人的,往往没有勇气面对自己被杀。这就是罪人的结局:罪人在自己身上定了自己的罪。


于是,上帝给该隐立了一个记号,保护他不受到别人的伤害。圣经没有说这记号具体是什么,但这个记号的目的是防止别人向该隐复仇。这一点从后面该隐的后代拉麦的话可以看出来,“若杀该隐,遭报七倍” (v.24)。这让很多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上帝要特别保护一个杀人犯?毫无疑问,这是对该隐的保护和怜悯。但在上帝眼中,这同时也是对其他人的怜悯和保护;因为这使得仇恨不会扩散、滋长。而仇恨正是凶杀的根源;圣经说:凡恨弟兄的,就是杀人的 (约翰一书3:15)。而我们看到仇恨就是在这种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中不断累积,最终成为无法解开的可怕的结。


对神的百姓来说,面对罪恶,胜过罪恶唯一的路径是,相信神的主权,“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神借着该隐的记号,让人不要复仇,而要把审判的主权留给祂,因唯有祂才是审判的那位。


或许,陈世锋在日本的判决正是上帝要给国人看到的该隐的记号,要告诉所有的人:不要复仇,把审判的主权留给祂,唯有祂才是审判的那位。


转化仇恨的力量


在该隐和亚伯的故事里,上帝对该隐所做的带来了什么结果呢?我们看到两点:


1、该隐的后代为人类的文明做出了贡献:开始了畜牧业,发明了乐器,开始了现代制造业的雏形……(v. 19–22)

2、该隐的后代离神越来越远,越来越残暴:建造城市以记念自己的名(在经文中,上帝的名是一个重要的关注点,创世记4:26),“人若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个七倍!”


对第1 点,或许有人认为那些是该隐后代的发明创作,所以是罪恶的,我们应该远离。笔者认为,我们完全可以看作是神保护该隐的成果,也是祂借该隐及其后代给人的祝福。但是,该隐及其后代如果用这些外在看似绚丽的文化,来躲避或者取代保护他们、怜悯他们的那位,那么他们的结局只能是虚空和毁灭。第2 点似乎给我们看到这个该隐的结局。


当代著名的神学家沃弗在他的经典作品《排斥与拥抱:有关身份认同、异己性与和解的神学探讨》(Exclusion and Embrace: : A Theological Exploration of Identity, Otherncss, Reconciliation)中,以上个世纪90年代他的同胞所经历的种族大清洗为背景探讨了罪恶这个古老的问题,作为受害的那方,他也探讨了如何面对罪恶,胜过罪恶这个艰深的课题。他也深入分析了该隐亚伯的故事,最后谈到该隐的盼望和救赎,说:


该隐谋杀兄弟亚伯不仅使自己失去了弟弟,也使自己失去了归属……这就是为什么神描述祂的处境是“流离失所”,因为归属就是家,家就是有兄弟,而兄弟不再了。


但上帝没有把该隐遗弃在自己造成的排斥漩涡里,祂给了该隐一个记号。借着这记号,该隐归属于神,即使他越来越远离神的同在,但依然被神保护。


在这个原始的故事里,我们看到该隐被保护;但在耶稣的受难日我们会看到他被救赎。该隐,这个排斥而没有拥抱兄弟的人,这个“起来袭击他的弟弟亚伯,把他杀了”的该隐,将会被钉十字架的那位所吸引和拥抱(笔者注:就如与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强盗)……但是,对该隐来说,被钉十字架的那一位无法医治他,除非他学着来爱拥抱他的那位……他起来跟随耶稣的脚踪。


江歌案的宣判结果,我们非常理解江妈的痛苦,并由衷地希望她能过好以后的日子。对于这个结果,我们并无法改变什么,但回顾周遭的这个被仇恨、凶杀、苦毒充斥的世界,特别在此圣诞节前夕,我们有必要省思——那终极的审判和罪人的新生,究竟在哪里?


这位有审判权柄的神,祂有权宣判人死罪,但祂却没有宣布人类的死亡判决。相反,祂亲自从天上审判的宝座下来,祂赐下了祂的独生子耶稣,生在卑微的马槽,死在耻辱的十字架,是代替罪人死的!就在那里,就在耶稣那破碎的身体和流出的宝血中,上帝拥抱了所有的罪人,上帝饶恕了所有的罪,并呼唤所有的罪人回转向祂:从黑暗走向光明,从咒诅步入祝福,从苦涩进入甘甜。


历世历代,被福音的大能所拯救和改变的罪人的名单中,有骄傲的人、自私的人;有杀人犯、强奸犯;有出轨者,骂人者;有赌徒,贪污犯,奴隶贩子;有酗酒的,吸毒的,偷窃的,恐怖分子……这些不堪的人,在耶稣的救赎中,成为一个个新造的人。

赞赏
阅读

上一篇:2017年最受欢迎的《圣经》经文
下一篇:你还在带人做决志祷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