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自闭症总经理:上帝亲自帮我演讲

2018-01-04 吴立夫 基督教论坛报


一位患有亚斯伯格症(自闭症的一种)的患者当上总经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从事业务工作多年,进入保险业和直销业当上主管后,开始需要讲课培训,也必须面对客户进行简报和主讲招商会议。


大家都以为我口若悬河,必然个性很活泼,其实我是个内向到不行的人,而且很怕跟人家讲话,尤其是一对一的谈话,几乎不跟我认识超过十年以上的人聊天。

台上热络台下躲藏  

记得几年前刚接一家美商公司的大中华区主管,在第一次培训时,一开口我便这样自我介绍:“我是吴立夫,我是亚斯伯格症患者。”(编注:亚斯伯格症是没有智能障碍的自闭症患者)其实我根本没想到我怎么会这样介绍自己,台下的同事开始露出紧张且狐疑的神情,他们大概心想:“总经理怎么了?”


当时台下的经销商学员们静默了约卅秒,随之而来的就是喷出笑声:“怎么可能,哈哈哈哈!”下课后学员们纷纷交头接耳,然后说:“那是跟柯文哲(编注:台北市市长,亦自称是亚斯伯格症患者)一样吗?”


其实当天上课前,有许多学员本来很兴奋地要跟我一起合影,也有不少人想来跟我聊天。这些事情在一般人眼中看起来非常稀松平常,尤其我是新官上任,应该极力争取好印象才对。但是面对这种事,在我心中只有三个字:“好可怕!”居然匆匆逃走了。


上课之前我就躲在角落,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等下开训要讲什么。事实上,即便已经当了廿年以上的讲师,每次上台就是脑袋一片空白,压力大到必须将皮鞋鞋带紧紧绑好,前一餐不敢吃,得空着肚子,然后因为紧张,往往臭着一张脸面对我的同事和来宾。


所以,尽管我在台上表现热络,因着在台下有些失礼的行为,往往还是有人因此很讨厌我。当然我极力避免,但很难不因紧张摆出臭脸。


于是多年来,我在这个需要圆滑处事的职场环境中开始被排斥,只因公司常常没人能上台,没有人能做简报,只有我来,自己反而更孤芳自赏起来,也越发骄傲,觉得自己真是太重要了。


祷告之后的神来一笔

自从信主之后,我开始懂得交托,在每一次上台之前,躲在休息室或无人之处祷告。当然每次上台前的禁食照旧,但已经慢慢地不需要绑紧鞋带。很奇妙的,自从开始在上台前祷告,我再也不依靠自己有廿多年经验,每次就是向上帝祷告:“神啊!我等一下该讲什么?”就算祷告前脑袋还是一片空白,一上台观众掌声如雷,我的嘴巴似乎就像不是自己的,常常会自动冒出话来。


碰巧那一年,柯P刚选上台北市长,亚斯伯格症正好是热门的话题,这次开训演说,仿佛有了亚斯伯格症,再白目、再惹人厌的行为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因此以亚斯伯格症患者来介绍自己,也是祷告之后的神来一笔,却没想到引来更好的效果。那几天,如果我不小心摆了臭脸,或是搞害羞躲起来,大家也没怪我。


相对的,因着大家在媒体上对柯P的印象,于是讨论起我这个总经理的行为,果然是可以被理解的;还会进一步讨论亚斯伯格症患者的种种行为模式,然后在我跟他们互动的种种行为中找印证。


于是白目变成直率,害羞变成老实,精于数字这件事,让大家对我更安心了,因为知道他们在种种繁杂的奖金计算问题或业绩达成的目标设定上,找我就对了!


接着我渐渐发现,过去常常准备一堆课程逼台下学员听,结果变成我讲我的、学员继续打瞌睡;或是自以为了不起,讲了一场漂亮的演讲,结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在说什么。


祷告之后,我真正懂得和台下观众互动了。因为我把台下观众和学员交给上帝了!只有上帝知道我该讲什么、他们想听什么。


让神成就不再非我不可  

有时候我会放弃准备了一整个晚上的讲题内容,临时在台上决定讲一个小故事。有时候在重大演讲前感冒失声说不出话来,却在祷告后一上台发出声音,但一下台却又恢复失声状态。


甚至我还曾经在一场培训时经过祷告,决定那场自己不讲,临时把一整个下午培训,丢给一个刚升主管的属下。同为基督徒的她临时被征召,也很紧张,只得努力祷告。后来她的课程在当日意外收到欢迎,也让日后培训和大型会议有更棒的讲师阵容。


到后来,我也让其他同事们全权处理客户服务,试着自己解决客户问题。因为平日的嘘寒问暖我做不到,但我能在关键时刻,帮助解决困难的问题,也因此让属下有更多发挥空间。


渐渐地,我也开始减少上台,反而在台下有很多精神笑脸迎人,帮着接待客人,也把更多心力放在台下,帮属下指点大方向与事业伙伴之间的沟通,以及更多的公司和外部资源的引进,甚至请外部讲师来协助我们的培训课程,不再以为只有自己才能做到。


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凡事交托,让神自己来成就!


基督教论坛报



阅读

上一篇:信用卡债务泛滥?五步教你避免卡债
下一篇:王永信牧师安息主怀,他这篇文章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