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南非华人教会的教会生活究竟是怎样的?

原创  2018-01-15 William Huang 投稿

笔者作为一名南非华人,在南非受洗,并且从去年开始从参加南非讲英语的主流教会转为参与南非华人教会的主日礼拜,而从笔者想从个人这两年在南非华人教会的经历来与读者分享一些关于教会,尤其是各地华人教会现况和未来的一些体会和观察,抛砖引玉,共同探讨。


wisdom180116.jpg


文化的差异


笔者所在的城市是南非的经济与金融中心约翰内斯堡,这里有非洲人数最多,最有影响力的华人社群,而约堡的华人教会数量也不少,但由于历史上的原因,新侨与老侨有不少的隔阂,因此华人教会也有时会有新侨与老侨之分。


新侨主要是指南非1994年种族隔离结束之后移民来南非的,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新移民,大多数仍持有中国国籍,而老侨是指1994年之前便已经来南非的老一代华人华侨。他们到现在已经持有南非国籍,且多数来自香港与台湾。由于老侨信徒人数较新侨多(新侨大多不信基督教),因此南非的华人教会至今大多使用繁体中文的圣经,而礼拜有时也会使用广东话,这有时也让新侨望而却步。


牧者的缺乏


笔者所在的华人教会,老侨人数众多,新移民新血的补充也不多,教会信众人数随着老龄化以及不少华侨因为南非较为不稳定的经济与社会形势而移居他国等原因,逐年递减,而教会牧师来自台湾,且全教会只有他一名牧师,所以他也兼具向充当向新移民传道的角色,明显有一些力不从心,疲于奔命。由于人手不足又缺乏台湾母教会的支持,因此牧师一家只好全家老小齐上阵,教会里唱赞美歌时由牧师的女儿负责弹琴,而牧师未成年的儿子则负责引领信徒祈祷和唱歌,牧师的夫人有时负责为信徒煮午饭。


缺少国内母会的支持


教会本身也没有自己的场地,主日礼拜全部租用南非白人教会的场地,因此礼拜活动只能在白人早晨礼拜和傍晚礼拜之间的下午时间举行,且在礼拜结束后必须收拾干净给人家,而教会本身的声音器材等等也十分简陋。


笔者也有接触过南非的韩国人教会,与之相比,韩国人的教会与华人教会的条件有着天差地别的巨大差距。他们有来自母国的教会的巨大经济支持,除了有钱买地盖起属于自己的教会大楼外,韩国教会也有条件使用自己的显示屏,而且常常会有来自韩国的牧师和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南非协助他们进行教会和传福音等等工作。而随着韩国人社群在南非的不断壮大,约翰内斯堡地区的韩国教会也在不断焕发着勃勃生机。


相比之下,南非的华人教会,或者说是笔者接触的华人教会,就有些略显逊色了。笔者认为,华人教会缺乏支持,而华人之间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不同也使得新侨和老侨之间或多或少存在着隔阂,融合难度较大。这乃是许多海外华人教会(不只是南非)面临的共同挑战,导致许多老侨为主的教会缺乏新鲜血液,因此许多华人教会人数越来越少;而这些教会有时不愿意改革接纳新侨,也导致对许多新侨的传福音工作变得近乎天方夜谭。


同时,与韩国教会相比,华人教会缺乏这种经济上和精神上来自母国教会的支持,因此没有像韩国人教会那样雄厚的条件,也成为了华人教会发展的绊脚石。


国内教会可以做什么?


那么,中国的基督徒和教会可以吸取一些什么教训,或者为当地的华人教会做些什么呢?


首先,中国基督徒可以为同胞的教会祷告,这可谓是最重要的。


其次,海外华人教会的老龄化问题,中国本土的教会当然也随着中国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而被迫面对,因此,青年团契的作用十分重要。笔者所在的华人教会 ,青年团契只剩下包括笔者在内的不到10人,而且青年团契活动不算积极,群里并不活跃,线上活动也很少人参加,说明青年工作严重不足,可见教会应该立即重视青年团契,意识到发展青年基督徒并坚定他们信仰的重要性。


最后一点,笔者窃以为,各地华人教会应该跳出意识形态的藩篱,向普世合一的方向而努力,共同合作。我们都是基督徒,在主里是一家人。


作者简介

95后南非华侨,在南非得救信主,热爱旅行,也希望用自己的文字传播福音。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原文标题:从南非的华人教会看到教会未来的隐忧

赞赏
阅读

上一篇:有一种关系叫永恒
下一篇:【原创】清华校庆大片《无问西东》热映,校长梅贻琦经典问答解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