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你如何对待身边的穆斯林?冲突频发下荷兰基督徒爱穆斯林的4个故事

2018-06-06 张廖婉菁  基督教论坛报

如今,世界上有许多国家,特别是在欧洲,随着穆斯林移民的涌入,现在正在经历着显著的文化转变。来自于穆斯林国家的移民,以及穆斯林的高生育率,影响着生活中的每一个区域。包括在我们身边,我们也能发现越来越多的清真商店,穆斯林同胞以及敬虔礼拜的他们。对于基督徒来说,我们该如何与他们共处?是各行其道,敬而远之,还是仇视偏见?荷兰基督徒的表现值得我们思考与学习。太多时候我们需要抛弃偏见和恐惧,以耶稣的爱心对待他们。


QQ图片20180604151052.png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自21世纪初,就是西方穆斯林移民冲突的爆发点。2004年,荷兰导演西奥·梵谷(Theo van Gogh)因为高调批评穆斯林,遭穆斯林极端主义者在街头枪杀身亡。此事件引发荷兰全国上下的怒火,导致超过40座清真寺遭破坏或焚毁。


恶意反对穆斯林的右翼政客跟着兴起,他们认为穆斯林若无法同化,就应该离开荷兰,于是阿姆斯特丹街头充斥着不信任与分化的气氛。


然而,基督徒到底应该如何反应?过去20年来,多数的西方基督徒面对穆斯林移民的政治立场不是挺右翼就是挺左翼。右翼要基督徒对穆斯林投以惊恐与怀疑的眼光,左翼要基督徒用开明包容与宗教相对论对待穆斯林。


富勒神学院基督教伦理助理教授柯明可博士(Matthew Kaemingk)撰文认为,不论左右翼对穆斯林的立场在政治上都无以为继,也不符合神学。基督徒该有更好的做法来回应此议题,柯明可认为以下四个门徒的故事,就很值得借镜。


1.请穆斯林移民煮家乡菜与社区分享


在阿姆斯特丹新西区,有三分之二的人都不是在荷兰出生,半数居民为穆斯林。这里的居民就像许多欧洲城市,同样挣扎于贫穷、失业、犯罪与种族间的紧张气氛。


狄鲍尔牧师(Serge de Boer)2009年和其他四位基督徒于该区建立“新西区绿洲教会”。身为渴望广传福音的信徒,他们展开拜访穆斯林邻居与穿梭于市场间的行程。他们邀请年轻的移民参与对话,邀他们到教会用餐。但收到回应却相当负面。


后来绿洲教会决定改变策略,也成功扭转局面。本来是煮饭邀他们来吃,现在改成邀请新移民到教会,做饭请社区的人来吃。此后社区许多穆斯林移民便轮番上阵,烹调传统菜肴与人共享。


狄鲍尔牧师认为,新策略奏效有三个原因:1.过去常把移民当成需要支援与教化的人,新策略让新移民有机会为社会作出贡献。2.社会常以怀疑眼光看待穆斯林文化,自以为优越;但教会让社区居民分享他们独一无二的食物与文化。3.新移民认为有机会为这么多人做饭是种荣誉,也是很重要的社会责任。


狄鲍尔牧师指出:“所有的文化都有其优劣,但当大家一起用餐,心态会较放松开放,也更能分享上帝在不同文化创造的美好事物。新移民不想成为社区服务的对象,他们想要的是成为社区的一份子。”


2.裁缝师的故事


在鹿特丹,有关穆斯林移民的争论非常激烈,彼此间的敌意很高。一群基督徒妇女决定采取行动,她们不是大声疾呼或投身竞选,她们做的是建立一个缝纫社团。


她们每个月都深入穆斯林社区,一起缝纫和编织,也一起聊天。当建立交情之后,基督徒和穆斯林才明白,原来大家操心的事也差不多,一样担心孩子被这个越加世俗化的世界影响。当穆斯林分享自己逃离的故事,使得基督徒产生了同理心,才知道有的荷兰人是怎么漠视与排挤他们的穆斯林邻居。


这些基督徒妇女坦白地说,最想要做的是和对方分享福音,但这是条漫漫长路。上帝既然在各人的心里埋下种子,那祂也能让种子发芽长大。而她们的呼召就是搬开花园中的误解与不信任的大石。


timg.jpg


3.一堂不用道歉的神学课


布林克曼(Martien Brinkman)是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跨文化神学教授,他总是告诉学生,不管你是基督徒、犹太人、穆斯林或无神论都欢迎来修课。这堂课绝对不会要求你隐藏或为自己的信仰道歉。


布林克曼教授认为,教育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宗教中立。所有的师生都免不了把自己的宗教观点带到教学中;学校与师生都必须鼓励大家,用诚实开放的态度去面对宗教信仰。假意的同化或拒绝不同宗教间的差异,对整体社会并无益处。


西方的主流学术文化认为,宗教信仰会阻碍批判性思考,也是学术研究的障碍。但是,布林克曼却用最大限度的学术包容态度,来彰显神的包容。


4.打开家门,与失业者一起喝咖啡


海宁克夫妇(Gert and Rita Hunink)常说,来到荷兰的穆斯林永远不用害怕受到基督徒压迫;他们应该害怕的是,基督徒会太爱护他们,让他们动摇到想信耶稣!


阿默斯福特(Amersfoort)有个难民庇护所,当地的圣乔治教堂却从没想过会遇见穆斯林移民。当深受毒瘾之苦的埃及移民哈非兹(Shawky Hafez)敲门询问道:“我想认识耶稣,你能帮帮我吗?”

此后,海宁克夫妇便时常邀请哈非兹到家里喝咖啡。当他遭遇毒瘾、失业、住房与信仰种种挑战时,他们都与哈非兹同行。此后,到他们家聚会的难民人数也多了起来。除了喝咖啡谈天说地,也会讨论移民遇到的挑战与耶稣的故事。


在荷兰文化中,开放自己家让人进出是很罕见的。哈非兹透露自己在荷兰住了18年,才首度被邀请到海宁克夫妇的家中。


海宁克太太表示:“寻求庇护的难民到我家和教会,起初并不想要听道、敬拜音乐或是金钱资助,他们真正想要找的是一个家和手足情谊。”


海宁克先生则认为:“既然在基督里,门徒就应该反映出基督的爱与待客之道。尽管会被人说是太过天真,但若在城市里,连互信与友谊都被剥夺了,没什么比敞开自己的家门,送上一杯咖啡更有勇气,也更迫切。”


今天你我又是如何对待我们身边的穆斯林呢?愿我们都能走出自己的舒适圈,愿意与人分享爱,分享福音。


文章來源:基督教論壇報



阅读

上一篇:【原创】我无法抵挡命运的洪流,但可以选择在尘埃中呼求
下一篇:高考给人一样的难题,上帝给人不一样的带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