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南丁格尔:护理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

2017-05-20 张文亮 今日佳音

一个女人,没有丈夫,没有儿女,没有什么家产,五十五年(1856-1910年)长期的卧病在床,这种人活着有什么快乐?有什么意义可言?这个女人就是南丁格尔,她生命中最伟大的地方,不是她为护理革新了什么,不是她为全世界千万个病人造福了什么,而是她默默的走过生命里这一切的残缺。对她而言,再好的歌功颂德也无法弥补这些残缺,再厉害的攻击误会,岂能在她的破碎、残缺上增加什么损失?

 

当南丁格尔逝世后,在她的日记簿中夹着一首诗笺,是一个不知名的作者写的:

 

“曾经真实的做过,

曾经努力的呼喊过,

这是正确的工作,

带出实际的功效,

失败──不自怜,

成功──不自傲,

因为这是我的责任。

如今,我必须由留恋的工作岗位上离开,

期待获得赏赐的双手,

空空的垂下。

多少的辩论与怀疑,

也渐渐的消失无踪。

我带着一颗寻求被神称义的心,

再踏上那一段从未走过的路。

什么是真实的工作?

不是我的拣选,而是神的命定。” 

 

 护理是一条十字架的路

 

南丁格尔写道:“基督教的信仰让我体会最深的是‘上帝啊!我愿照着你的意思行’这一个祷告。因此,护理是我跟随基督走上的一条十字架的道路。”她晚年的时候写道:“我担心近代的护理,已经是太多的技术性,太少神圣的呼召。”

 

呼召是什么?一种宗教上的神秘经验吗?一种四处无人时的自言自语?一种良心的催促?南丁格尔始终没有解释。她写道:

 

一个优秀的护士,是三种动机的组合。

 

第一种是‘天然的动机’,天生喜欢照顾人,因这动机,可以站在重大手术房,不会因发抖或昏倒而放弃。我不认为‘宗教的动机’可以抹煞这种‘天然的动机’,把原本不喜欢的,因为宗教的缘故,硬讲成喜欢。

 

第二种是‘专业的动机’,因这动机而愿意把一件事情做好,并为此接受更多的教育装备,即使是在工作上处逆境的时候,仍不断的自我教育,与人讨论。‘天然的动机’对于病人的同情,无法取代‘专业的动机’;一个人只强调天然的倾向,不讲专业中的训练,是不负责任的作法。

 

第三种是‘宗教的动机’,因这动机,工作不是为着成功,而是为着上帝,自己所做的是与上帝同工,没有这种心态,护理专业会使人失望,长期下来会使护理人员以愈来愈刚硬的心对待病人。

 

成为一个上好的护理人员必须要有这三个动机。”

 

南丁格尔没有用自己年轻时所经历的“神的呼召”,要求后来的护理人员仿效,她没有把个人的经验套在别人的身上。她一生走过护理的路,回过头反从人心的“动机”来看护理。


 护理的真谛

 

南丁格尔每年都会给“南丁格尔护士学校”的学生一封公开信。晚年时,她在一封公开信上写道:


“护理不只是一种技术,而是生命,你所做的是你的所是。这种护理对病人的影响,是远超过护理人员所能想象的。所以护理是什么?护理是来自上帝的呼召,值得一个人一生的投入。护理人员如果没有这个天上来的呼召,没有信仰,护理会成为一种机械式的工作,每天为固定的工作事项匆忙、焦虑,逐渐失去那起初的目的。护理是什么?护理是一种艺术,帮助人生命健康的法则。

 

护理人员最大的偏差是在知识上自满与骄傲。如果有人自认为是最懂护理的人,那么他完全不懂护理。护理是一生的学习,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的向前进。护理是什么?护理是一种伦理、高度的冷静与责任感。

 

三十多年来,我回顾这么多毕业生,为什么在一样的教育训练下,有些护士做得那么好,有些却是那么差?为什么有些人的生命是那么的满被祝福,有些人却是一无是处?我发现这种差别的关键,在于一个人是否认识自己生命里的黑暗面。在生命的黑暗面里,人有自私、欺骗、偏执、松散、虚浮、空幻、易怒、纵欲、颓废、不思长进、自我放弃、自傲而不与他人配合。人必须先认识自己,才能管理自己,管理自己才能管理别人。当我们管理别人而碰到问题时,其实是看到人生命的问题。

 

我们的头脑是很有意思的,因为一个人愈依自己的喜好去思想,他的头脑就愈不能思想。因此人生的真正标竿不是我们眼目所看的,而是在我们的心中。成为一个护士就如同成为军人,守住一个重要的岗位,我们的敌人就是威胁人生命的病魔与死亡。当我们的总司令需要我们时,我们不能说:‘不!为什么要找我呢?不是还有其他的步兵或炮兵吗?’当我们的总司令要我们独自向前搜索时,我们不能说:‘不!你没有看到我的岗位吗?那种事情不是我这个军种的人干的。’……

 

我认为一个女人,最难控制的是她的脾气,而控制脾气最好的方法,是经常思想什么是最正确的职责,很多难以控制的脾气,是来自看不清自己职责的时候。护理不是牺牲,护理并不是浪漫,护理更不是强迫自己,定罪自己,老是以为自己永远够不上护理人员的完全形像。我一生是个护士,我的一生是一场学习。我每天做我该做的,我得到过很多的称赞,其中我最珍惜的一个称赞是:‘你是如何保持这么清洁的?’除了神赐给人的圣洁之外,清洁是一个护士第二个圣洁。清洁是最符合我职责的要求。因此,我不会在与我职责无关的事上,有太多情绪上的波动。

 

护理是单纯的,不为更高的薪水,不沦为一种商业上的交易,在工作上去爱人如己,服事上帝与服事别人。”



(本文摘自张文亮《南丁格尔与近代护理》,校园书房,1999;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康培思文化”)


阅读

上一篇:尽力将事情做好,把结果交托上帝
下一篇:弱者抱怨环境,强者改变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