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我是以斯拉,为蒙恩的人代言

2017-04-24 ottolui 

今日佳音

愿你手作之工,都蒙上帝恩惠。

 

 

我一生都蒙恩

 
 
 

 

我名字的意思:神的帮助,我一生都蒙神帮助。相信我父母帮我改名的时候是带着这样的祷告,而神也信实地响应我家族向祂的祷求。 

 

我一生都蒙恩、蒙帮助,现在就告诉你我的故事。

 

我生为利未人,背景数起来也很显赫,我的老祖宗,就是鼎鼎大名的首任大祭司亚伦。但是,如果你知道什么叫家道中落,你就知道这背景可能会带给你更大的伤痛。

 

不是所有利未人或祭司都在这动荡的时局中持守本份。你读过先知书,不论是以西结或是阿摩司,他们所指控的,就是领袖不行公义,只顾私利,当中,有我家族成员的大祭司。

 

如果你读过被掳时期的诗篇,第137篇中所流露的,本来是事奉至高神耶和华时唱的诗歌,在巴比伦王宫却被视为娱乐商品。

 

你们这时代有这荒谬的行径吗?事奉神本是认认真真,且是尊贵的机会,但却沦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娱乐大众的商品。为了迎合市场大众的口味,把我们的信仰随意改动,又以人意凌驾神的律法与道德标准,把絶对真理相对化,处处只要求迎合人的胃口,而漠视神的心肠!

 

你可以想象下,在我家族历史中,有如此不光彩的一页,家势显赫,是光荣?还是负累?也许是这个原因,我的父母把我命名为以斯拉,心愿就是神在我的一生中帮助我、引导我。我也相信,在我母腹之中,神已开始帮助我,造就我。

 

“这以斯拉从巴比伦上来,他是一个文士,精通耶和华-以色列上帝所赐摩西的律法。王允准他一切所求的,因为耶和华-他上帝的手帮助他。”(拉7:6)

 

 

先装备,再等候

 
 
 

 

后人介绍我,一般称我为文士以斯拉。之后,还加上一句描述──“精通耶和华-以色列上帝所赐摩西的律法”。不错,我从小喜爱耶和华的律法,这确实是神给我们这个家族的使命。不管先祖有好有坏,神的使命就是神的使命。我的家族虽曾有人放弃,但他们归他们,别人怎样坚持神的使命,可以成为我的榜样,别人怎样胡闹可以成为我的警号,提醒我不要学他们。

 

我们生在外邦地,由我父母辈开始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国破家亡,被掳到外邦之地,但80年前的一道喻旨,部份同族兄弟已先蒙召回归故土,我们的家庭不在这首批回归之列。但我的祖父母没有因此而气馁,反而教我们积极装备自己。80年表两代,到我已是第三代,我很多谢我的父母,他们没有放弃。祭司家族在没有机会服侍下等待是痛苦的,别人有机会而自己没有服侍的机会更是痛苦,神教我们不要比较,忠于神给我的托付,主权在神。我的父母虽没有机会回来耶路撒冷事奉,但却坚持要我学习神的律法,把这使命传承下去。

 

神国使命是给予有装备的人,这是我坚信不移的。也许因为这个原因,在亚达薛西王的喻旨中称呼我为“精通天上之上帝律法的以斯拉祭司文士”。

 

我不敢说这是合宜的称谓,但来自一个外邦君王的口,至少这是一种肯定,肯定我们的神,是那至高创造者,比他所相信的一切外邦神都要大。而我作为服侍这位至高神的奴仆,得到外人这种肯定,并且由他所开的绿灯,在耶路撒冷拥有的资源去重建属灵群体,更叫我感到惊讶。

 

我相信这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学问,老实说,外邦的王有多了解我们这民族的信仰?他只是神手中的工具,为要完成对祂子民的承诺,就是回归故士,重建圣民,而我也是为此被召。

 

 

明确的人生使命

 
 
 

 

有机会事奉是否我的人生目标?当然是,而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一般的事奉,而是与我的召命,即你们今日所讲的人生使命宣言相乎。作为利未家族成员,一生以守护神的律法为己任,守护的意思,包括抄写、解释、教导,甚至当发现有人不依律法而行时,我们要行使纪律,按摩西律法惩罚那些犯罪者。因此,王也赋予我这样的权力,证明他认同摩西律法是犹太地的律法,可以高于波斯国的法律。

 

你,以斯拉啊,要照着你上帝赐你的智慧,指派所有明白你上帝律法的人作官长、审判官,治理河西所有的百姓,教导不明白上帝律法的人。凡不遵行你上帝律法和王命令的人,当速速定他的罪,或处死,或充军,或抄家,或囚禁。(拉7:25-26)

 

作为文士,忠于使命并不代表我只需要按着本子办事,研读圣言、抄写经文便足够。当然,做足本份其实是基本。我经常提醒自己,我所事奉的,是至高神,在列邦中没有神像祂。然而,列邦中,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等着机会把我们的民族,我们的信仰除掉。约60年前,我们的同胞但以理不是因为在家中每日三次祷告便被丢在狮子坑吗?若不是耶和华的看顾,不单是但以理,连我的祖父母也会丧命。我们常以为今日的顺境是理所当然,又或今日的逆境是不幸。若没有神保守,比今日更遭的事会更多。

 

因着神的看顾,神改变外邦君王的心,给我更多的信任、更多的权力。权力大,责任也大,看:

 

我亚达薛西王又降旨达于河西所有的司库:“精通天上之上帝律法的以斯拉祭司文士无论向你们要什么,你们要速速办理,直至一百他连得银子,一百柯珥麦子,一百罢特酒,一百罢特油,盐不限其数。凡天上之上帝所吩咐的,当为天上之上帝的殿切实办理。何必使愤怒临到王和王众子的国呢?我再吩咐你们:至于任何祭司、利未人、歌唱的、门口的守卫和殿役,以及在上帝的这殿事奉的人,不可要求他们进贡,纳粮,缴税。”(拉7:21-24)

 

旁人怎看?你这群在社会上的少数民族,要什么有什么。像你们今日的社会,基督教享有多年的顺境,政府有许多的优惠政策给你们,你们早已成为建制派。失去一些原来是优厚的,但却不一定合理的条件便彷佛世界末日一样,也随便说是什么苦难或逼害!

 

 

你的选择

 
 
 

 

当然,神掌权,掌管君王的心,给我各种方便。我没抗拒。不过,我要设定界线,那些来自王的帮助,我接受、我善用,这是管家的责任。但我没有向王求更多的优惠:

 

那时,我在亚哈瓦河边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上帝面前刻苦己心,求他使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以及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我以求王拨步兵骑兵帮助我们抵挡路上的仇敌为羞愧,因我们曾对王说:“我们上帝施恩的手必帮助凡寻求他的,但他的能力和愤怒必攻击凡离弃他的。”我们为此禁食祈求我们的上帝,他就应允我们。(拉8:21-23)

我以靠人的势力为耻!我们既相信万军之耶和华会出手帮助,我们何需靠地上的势力?若神感动君王的心,他出动出手帮助,我们当然欢迎。但若地上君王不出手,我们还有万军之耶和华作后盾,有何可怕呢?

 

我没有忘记,神的最终心意是要重建圣民,建圣殿只是其中一步,若圣殿没有圣民,这圣殿只是古迹遗址,存在的意义只是凭吊怀缅。只有圣民在这殿中进行敬拜,这殿才称得上为殿。我们的大君王所罗门,当他献殿时称这殿为祷告的殿,没有人在这里祷告,这殿怎能称为至高者的圣所?神和人在这里不能得到复和,反而在这里奉上主之名互相攻击,这还配称为神的殿?

 

你可以问问,你这个时代的人,如何看神的殿?教会架构?还是看重内里的圣民,他们与神的关系怎样!

 

这解释了我为何在回到耶路撒冷途中,先寻找有没有利未人来参与事奉,第二便是禁食祷告,回到耶路撒冷后就在殿中献上赎罪祭。为我们整个民族曾经离弃耶和华祷告救赦。先处理与神的关系,才做神的事工!

 

不过,这只是故事的开始。改变一个民族文化,并不是一时三刻,一些由上而下的措施就可以做到。你今日听到的,只是我,以斯拉的故事的第一部份。也许你也身处同样的处境中,什么处境?

 

有预备,进入了事奉岗位,学习靠神而不看人,虽面对逆境但在努力实践神给你的使命,但愿你也经历到像我名字一样,神的帮助!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

直到永远。

诗篇 23:6

 

来源:奥默经纶

今日佳音编辑整理 | 转载需注明出处

阅读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一个未婚妈妈的重生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