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华山论剑之孰是孰非

原创  2017-04-26 梦潇 今日佳音
华山之巅,高手对决。江湖之中因两派之争风起云涌。两派掌门珍珠和郁金香辩论了五百多个日日夜夜,费尽口舌,可仍是不分上下,于是相约在华山比武一场。



白衣男子拔剑出鞘,“珍珠,我不与你多费口舌了,出招吧。”

青衣男子剑尖一挑,“郁金香,我注定不是你那样的侠客,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白衣男子眼神坚定,“我命定是侠客,一日为侠客,终身为侠客。既是侠客,必定为此争战。”

青衣男子眉头紧锁,“放眼望去,那些行侠仗义之人,最终仍能称做大侠的,也是寥寥。既然一日为侠客,终身为侠客,他们又为何不能善始善终呢?”

白衣男子抿唇凝思,“那些未能善终之人,一开始便错了。他们的目的不对,亦不知何为真正侠客之道也。”

青衣男子极力相劝,“你可知道,正因你的道理,连那江湖大盗都理直气壮说自己注定行恶。难道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悔改吗?”

白衣男子翻开古籍,“恶人若是意欲行恶,自然有他们的借口。若是不然,你又如何解释以弗所书一章四节: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若非神无条件的拣选,你我又如何得救?”

青衣男子冥思许久,“正是神给了人自由的选择,人才得以回应,继而选择做侠客,或是恶人。我并未否认神在创世以前的恩典。至于那回应神的人,换言之便是拣选了。”

白衣男子叹了口气,“人乃完全败坏,人之初,性本恶,岂可靠自己选择?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三节:若不是 被圣灵感动,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

青衣男子微微一笑,“你忘了神起初造人之时,是按祂的形象造男造女?罗马书九章一节:我在基督里说真话,并不谎言,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这良心岂不是人犯罪以后残存的神的荣耀么?”













白衣男子又翻一处,“即或人有良心,亦无法因此得救。只有那些神预先拣选之人能够得到救恩,从过犯罪恶中活过来。耶稣也说,祂是惟一的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祂,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而现实当中,便有许多人未曾听见神的道便离开了这世界,也未曾蒙拣选。恰好证明了神的救赎只给祂预定的那部分人。”

青衣男子嘴角扬起,“你是说神的救赎是有限的?耶稣的血是有限的,不能够救赎所有人?”

白衣男子连连摇头,“非也,非也。蒙救赎之人都出于上帝无条件的拣选。而正因为祂预先知道了人的信心,所以拣选了那部分人。若是不然,为何还有人不接受救恩呢?”

青衣男子后退一步,“人有自由意志因而可以抗拒救恩而不接受。你看那接受救恩以后之人,也有远离神从而失去救恩的,不是么?”

白衣男子厉声指责,“正因你的理论,或有人终日惶惶,担心失去救恩;或有人三心二意,心不专诚。这样的理论害人害己。你从何处得到这样的结论?古籍当中哪一章哪一句这样明言?我平生最讨厌别人不念古籍,自圆其说。再如此偏行己路,有朝一日成了异端,悔之晚矣。”

“咳咳。”树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来者何人?”珍珠和郁金香同时扭头。

“听你们二位辩论多时,甚是有趣。”一个拄着拐杖的白发老者出来,慈眉善目,样貌可亲。他看向珍珠,“你想想,经文中是否多次提到神的拣选?你又为何矢口否认,视若无睹呢?”珍珠低头,自知理亏。老头又看向郁金香,“你想想,神的拣选的表现是否为人的回应?若是人没有回应,你如何知道神的拣选呢?这两者你又如何完全分开呢?”郁金香沉思许久,不知如何答复。

老者看着他们持剑下的棋局,不禁捋着胡须大笑,“正如你们刚刚下的这局棋,双车难破士象全,你们谁都赢不了谁。要不然也不会争这五百多日还未得结果了。和好罢,侠之大者,心怀天下也,怎能因为这一点意见不合而伤了和气叫世人见笑?这当中的辩论原本与是非无关,执意争个孰是孰非未免太较真了,不如彼此接纳,齐心行侠仗义。”

下午在家吃鸡爪闲来无事发一小文浅谈两个“主义”,见笑。

===============================

作者简介:梦潇,90后北美神学生,寄居者,天路客。

赞赏
阅读

上一篇:我是以斯拉,为蒙恩的人代言
下一篇:当我的太太患癌症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