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美国枪击案为何不能毁灭一间教会?

2017-11-07 邱慕天 邬桐 普世佳音

美国得州教堂发生的枪击案,让很多受难者亲友沉浸在悲恸中。在苦难中,人们不禁会问:上帝在哪里?上帝如果是慈爱和全能的,为何不保护敬拜他的人民?


面对苦难,我们承认自己所知极为有限。基督信仰的意义在于,并不是承诺一个顺风顺水的人生,而是透过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我们来重新走向那位受苦的上帝,他赐给绝望中人永恒的盼望。


这部视频,是这间教会在枪击案发生前一个主日聚会时的场景。这既是记录,也是一个见证。


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l0501lygcg1.html


去年 11月的这个时节,我和许多学术友人相聚在得州地区。这里的人民,很有美国的西南部腔、牛仔风,他们是我在美国多年遇见过最纯朴善良的人民。


发生枪案的 Sutherland Springs(萨瑟兰斯普林斯镇),小到很多人也许从没听说过,因为这个镇人口只有不到600人。此次枪击案,导致约 27人死多人受伤,不仅完全毁灭了这间聚会中的小镇浸信会,也相当于杀害了7%镇上的人口。


以下这部视频,是教会上个主日聚会的录像。他们的 Youtube 频道每周都会把影片上传。在想起今年的奥兰多夜店枪案、赌城音乐会枪案新闻时,我心情最复杂的,就是被这些影片画面再现了的聚会。


它不是一个萍水相逢、偶发聚合的场子,像派对或音乐会那种;而是一个集体真实连结的社群。这一群第一浸信会的会友,是生命相交的弟兄姊妹;然后有一天,在他们团契相交、敬拜上帝的时候,有人带了一把AR-15 进门夺命。


讲道.png

牧师在讲道中


现在看着上个礼拜这场聚会的录像、过去每个礼拜聚会的录像,这间教会的50名会友,里面几乎每一个人,非死即伤。


从人的理性上来讲,这些影片保存的是无法被解释和消除的荒谬和伤痛。然而我却又感到,这是个有一天会带出力量的画面。


那力量就来自于一个真实的社群,无所愧地记录他们与彼此、与上帝相交的见证——──那“只晓得杀肉体的”杀不死,也带不走的见证。


就像是曼城演唱会恐攻后,亚莉安娜再次回到曼彻斯特体育馆义唱;《查理》枪击案发生后,巴黎市民举办更大的露天聚会再现他们的肉体,以公民的力量宣称——“我们”是杀不死的!


这个影片提醒我,第一浸信会或也没有能力,或也没需要再现她自己了。因为一个“奉主耶稣之名”聚会的教会,所再现的时光是永恒。她流出的鲜血只可能加强、而不是削弱这一点。


这起事件,或也会让美国个别教会考虑“在停车场设单一出入口、加装监视器,并在聚会时全时有保安看护”的保险措施。


但基督徒既知,我们对于“今世的肉身”并没有真正的保险,唯有耶稣基督的复活,才是今世肉身与灵魂的盼望和归宿,那么也唯有在更真实的敬拜和见证里,我们才有可能传讲战胜荒谬、恐惧,并给予这个世界盼望缘由的信息。



本文原发11月6日《台湾醒报》,作者授权本公号发表

作者简介


邱慕天,《台湾醒报》副总编辑,新媒体宣教学院学务研发主任,传道人。


枪击案,也许对于在中国(或其他地区)的人而言,觉得很遥远,但枪击案的发生,却使我们更深地思考信仰与苦难的议题。我们也许不会经历这样的悲剧,但如果坚守信仰,势必要走十字架的道路。对此,我们抛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我被枪指着脑袋,我是否还会坚持信仰?


以下来自一位作者的回应。也欢迎更多读者朋友点击“写留言”,发表你的观点和感想。


互动:如果我被枪指着脑袋,我是否还会坚持信仰?


回应:邬桐(留美青年,基督徒)


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我思考最多的,并不是我会在刀枪的胁迫下真的会承认信仰与否。我想的最多的其实是:


1、如果我心里依然承认,口中却假装妥协,我这样还算“坚持信仰”吗?是否还会得神的怜悯?


2、如果我嘴巴妥协了,甚至我内心都妥协了,我一时“放弃信仰”了,那是否还会得神的怜悯?


如今我却发现,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伪命题。因为我的神早已经无条件地怜悯了我。在我还没有相信的时候,神都没有因为我的“不相信”而离弃我。祂依然牵引我到了这条恩典的路上。何况此刻,我已相信。我深信,即便我在枪下软弱失态,祂或许会责备我的良心,或许宽慰我的良心,但都绝不会离弃我。


现在我就只等待那个时刻。我当然不盼望它真的发生,但如果发生了,我愿意遵行马太福音10:19所说的,“你们被交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我虽知道自己不会因为一时的软弱而被神离弃,但我还是盼望圣灵那一刻能真的充满我,使我说出不至羞愧的话来,好把荣耀归给神。


阅读

上一篇:【原创】我们正走向地狱,但可以选择奔向天堂——美国枪击案有感
下一篇:它曾经名声大振,它的校训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