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如果你是江妈,你有其它选择吗?

2017-11-15 耶书仑 

导语

发生在一年前左右的江歌案,近日因为对嫌疑犯审判的临近再次引起舆论的极大关注和讨论。可怜天下父母心,更何况江歌是妈妈一手抚养长大的,可以说是江妈妈生命和生活的支柱和意义。《南方周末》最近的报道中的一句话,让许多人留下眼泪:“她在为江歌活着。过去是,现在依然是。”


多少心酸,多少痛苦,多少失落,多少眼泪……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情是:总在生命逝去之时,才真正体会到生命不可承受之轻。


面对江妈,小编想任何人凭着自己都没有资格对她说什么,或者评判什么,也没有任何出于人的话能安慰她的心。小编想,唯有那位把江歌放在江妈生命中的那位创造主,才能给江妈力量和安慰去承受这份沉重。


因此这篇关于饶恕的故事,是给每一位爱江妈,关心江妈、支持江妈的读者的。愿她可以走出丧女的痛苦,重新找到自己生命的意义和价值。


timg.jpg


Igmmaculee Ilibagiza,是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的幸存者。在这次残忍的大屠杀中,有100万的图西族百姓被杀,这其中包括了Ilibagiza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两个兄弟。她和另外7个女孩被人藏在一个1.2平米的小厕所,足足有91天,而后获救。获救后,她反而很绝望,家人都死了,独独她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她也无法饶恕那些杀害了她的家人和同胞的敌人。在这些很深的心灵黑暗中,她最后能够向生命降服,完全的饶恕,而得着真正的喜乐和自由。2006年,她出版了个人传记《Left to tell》(种族灭绝幸存者的告白),迅速成为纽约时报的畅销书。


timg (1).jpg


行过死荫的幽谷


Ilibagiza生活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里,父母对孩子非常慈爱友善,以至于周围的孩子要是犯了错,都心甘情愿来到他们面前接受挨棍子的惩罚。父母会教导他们圣经的道理,温柔的指出他们哪里错了;最后问,你们愿意挨打吗?孩子们都说:愿意。


当屠杀开始的那个夜晚,她被带到那个狭小的小厕所。一开始,她还埋怨这个空间太小。但后来,主人又带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连她总共有8个。她演讲的时候,笑着说:当你埋怨事情很糟的时候,要知道,事情可能更糟。


8个女孩在斗室藏匿90多天,其中的不便和痛苦可想而知,还有对家人的想念,对仇敌的愤恨与恐惧;肉体和心灵同时煎熬着这些年轻的小女孩。她们最终能存活下来实在是一个奇迹。而就是在这生死过程中,Ilibagiza真实的经历了神的保守和大能,她的信仰得着更新和复苏。


那是在一段时间的屠杀之后,胡图政府下次搜寻每一个可能的角落,甚至行李箱也被打开,看是否藏着小baby,他们要把图西族赶尽杀绝。她们8个女孩是被藏在一个胡图家庭。当政府的人来到这个家庭的时候,她当时藏在衣柜里,与来搜查的人离的非常近,她非常紧张;心里有两个声音在交战。一个声音说:其他人都死了,你们也死定了,还藏什么呢?你以为神真的会救你吗?勇敢点,直接开了门出去吧!另一个声音却说:神是全能的;起来呼求神,神必会施行祂的拯救。第一个声音是那么的强大,又是那么的真实,不是吗?她要是活了,还能见到她的家人吗?但第二个声音虽然微小,却驱使她来到神面前呼求:神啊,如果你是真实的。求你保护我们,求你不叫他们进来。这样,我就知道你是大能的神,我就要跟随事奉你。结果,你猜怎么着?神显出了祂的大能和拯救!


当搜查的人来到这个胡图家庭门口的时候,正要打开门进来检查,突然转过身拍着主人的肩膀说:你是一个那么好的人,我相信你不会窝藏那些图西人的。然后就离开了。这次对神的真实经历,深深的触动了在恐慌与愤怒中的Ilibagiza;她经历了神的大能和拯救,从此就深深的认识到祂的怜悯和良善。这是她后来获救后能最终走过绝望和仇恨的阴霾的关键。


u=965584070,940770365&fm=27&gp=0.jpg


走出仇恨的阴霾


在整个过程中,藏匿的时候以及后来获救之后,毫无疑问,她最大的挣扎就是饶恕。当她读圣经的时候,读到神的话说: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4)。她说:不,主,我不能为他们祷告。我无法饶恕他们。读到:迫害你们的,要为他们祝福;只可祝福,不可咒诅(罗12:14),她合上圣经,不想再听神的话。每天吃饭要用主祷文祷告,一祷告到:免我们的债,如同免了人的债,她就祷告不下去了。她干脆把这句话删去了,她觉得这样就自由,就Ok了。她想起她的爸爸妈妈,她的兄弟,心里就充满了苦毒和怨恨,她想报复!她怎么能饶恕呢?怎么能饶恕残忍、无情的杀人者呢?


有一次,她突然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对她说:如果耶稣说要免别人的债,你最好把它加进去。她想起神对她的爱和拯救,深深的被圣灵感动,就跪下来,举起她的手,哭着对主说:如果你这么说了,那一定是这样的。一种因着饶恕而来的平安和喜乐充满了她。


但饶恕之后并不是容易的。她挣扎着要饶恕,但是就是不行。越多的看到他们的暴行,就越难饶恕。直到有一次,在感受仇敌残忍的杀害婴孩之后,她听到有一个清晰的声音:“你们都是我的孩子…那个孩子现在和我在一起了”。


她意识到:那些杀人者就像孩子一样——他们残忍、恶毒、危险,就像孩子有时候也会这样;他们像孩子,看见了但不明白他们给别人带来的极其可怕的伤害。于是,她开始能够饶恕,因为饶恕孩子总是可以的,虽然有时候也很难。


在一次的祷告呼求主的帮助中,她再一次听到了耶稣的声音: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作者注:这是耶稣在十字架上为害他之人的祷告)。从此之后,她向神完全的敞开她的心,她触摸到了神那无限的爱。她也第一次从心里怜悯那些杀人者,她祈求神赦免他们的罪,并拯救他们的灵魂进入祂的光中。


以前,她一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两个兄弟,还有100万的同胞被杀,她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活下来就需要为他们做点什么,要为他们报仇雪恨。但现在,她深深的意识到:生命是一个礼物,一个白白的恩典;无论你活得多久,关键是如何活。如果生命是造物主的赏赐,那么我们该如何向这位生命的赐予者而活呢?


饶恕,是我唯一可以给予的一切!


Ilibagiza在她的传记中提到,最后她有机会在监狱里见到杀她家人的凶手。当她的眼睛碰到他的眼睛,她感受到他的羞耻,她深深的怜悯他。她伸出手,轻轻的碰了他的手,说了她来要说的话:“我饶恕你!”


跟她在一起的官员愤怒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他杀了你全家。我把他带来让你可以质问他…甚至向他吐唾沫。但你饶恕了他!你怎么能做到呢?你又为什么要饶恕他!?”


她诚实地回答说:“饶恕,是我唯一可以给予的一切。”


她鼓励每一个在场听她演讲的人说:

无论你现在经历什么样的难处,紧紧的抓住神,祂是大能的那一位;不要让任何的东西使你惊吓。

如果我能饶恕伤害我的人,那么你肯定也能。在饶恕之中,我们将会经历无限的自由和喜乐!

全场起立,鼓掌;为一个真实的活出爱和饶恕的人!


许多人生的重大创伤,需要时间去治愈。Ilibagiza选择饶恕与爱的故事,只是一个个案,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面对伤害较为积极的应对方式。回归生活的当下,仍有很多人在悲痛和绝望中挣扎——如江妈妈,过往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


“与哀哭的人同哭”,我们愿意与伤痛者一起哀哭,不仅是为了那已经发生的悲剧,也是为了每个人里面根深蒂固的幽暗和罪性。我们不知道江妈妈今后的人生会如何走过,不知道对凶手的审判结果,会对她的人生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有太多的未知和无能为力。


我们只想说——江妈妈,愿你平安!保重身体,为江歌好好活着,相信这是江歌最愿意看到的。



作者简介

耶书仑,原名林伟清;曾经是北京一小教会牧师,加尔文神学院道学硕士毕业;现在就读加尔文神学院神学硕士,新约方向。同时也是丈夫和3个孩子的父亲。个人异象是国内神学教育和植堂牧养。


阅读

上一篇:它曾经名声大振,它的校训你知道吗?
下一篇:人工智能真的会超越人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