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在不可爱的生活中,交个可爱的朋友

原创  2018-03-13 阿浅 投稿

生活虽然常令我们失落,但感恩的是,一份深情厚谊可以点亮你我的生命。上帝是爱的源头,是生命的驱动。今天,特别推荐几个优质的微信公众号,还有它们背后的运营者。关注、阅读之后你会发现,写作是一个人的呼求,但信仰却是一群人的联合。因为爱,因为同一个梦想,我们不再孤单……


wisdom180312.jpg


范学德大哥让我写篇帖子,推荐几位一起写作的弟兄姐妹。我说:好!

 

然后拖了一个半月。

 

我习惯于写自己,觉得写别人很难:如果没有深入的交往,写的多半不是真实的对方,而是自己眼中的印象。

 

但后来我转念一想:我爱不爱他们呢?爱!

 

那写我所爱的他们就够了。因为在某种意义上,爱是通往真实的途径

 

以下是我对几位弟兄姐妹的一点印象。不求详细、全面,只希望我能和你一起,越来越多地了解他们,珍惜这些可爱的朋友。

 

1

 

先说说范学德大哥。

 

就在前不久,我还看见有微信群转发他十几年前写的文章。在文字速朽的时代,还能写出有生命力的内容——这是真的作家啊。

 

但我在这里,不谈他的学识和文笔,只谈他的可爱。他的学识和文笔学得来,他的可爱学不来。

 

我怎么描述这种可爱呢?想来想去,还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有话直说”最准确(参《有话直说的范学德大哥》)。要知道,他是从一个有话不说、甚至有话反说、乃至无话可说的年代走过来的(在我们父母那代人身上,还能看见这种痕迹)。他的直率到底是怎么捱过时代的荼毒,幸存下来并且野蛮生长的呢?

 

我只能想到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赞美他的人很多,敌对他的人也不少,但只要这股力量还在,他就会朝着认定的方向一直写下去。

 

2

 

刘树鹏大哥这个人,乍看之下,不像搞文学的。

 

记得那次笔会,他一身大衣,夹着公文包,说话慢条斯理。大家都觉得,他像个来考察的乡镇企业家。

 

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他吃饭时接了个电话,说了句:“啊,我在外地呢。”同席的人都笑了,估计是觉得他更像企业家了,而且是到外地躲债的那种。

 

但你如果稍微了解他,就会大吃一惊。他曾经是一家权威报社的记者,写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报道,让贪官下马,为百姓伸冤,人送外号“刘青天”。

 

这些年来,他的锋芒收敛了很多。他开了自己的公众号,叫“诗意恩典”,谈自然,谈文学,谈艺术,谈故乡。

 

但偶然之间,诗意中透露犀利,恩典下彰显公义。他默默地告诉你:那位挥斥方遒的记者没有死。

 

他只是重生了。

 

3

 

郭颜姐,写起文章来像个学者,说起话来却像个小女孩,心直口快。在这方面,她和范大哥很像。

 

记得有一次,大家讨论:基督徒作者的创作,是否要有神学要求?她脱口而出:我觉得不用。语气还非常笃定,很有说服力。

 

她还很爱笑。有次大家聊天,说到某人“爱惜羽毛”,她不知道被这个词戳中哪个笑点,哈哈笑个不停。你和她聊天,会感到格外愉快和清爽。有时聊着聊着,在笑声中还会蹦出一两个洞见。

 

相比之下,我觉得她写文章太小心了,过于拘谨和严肃了些。当然,这是她对文字负责任的态度。她会仔细处理材料,顾及受访者和读者的感受。她落笔是有沉淀的,但少了点谈笑风生的爽朗,略感遗憾。

 

不过,她以写作的新手自居,很有志气。以她的学养加上灵性,不知道将来会写出什么奇文。

 

对了,她的公众号叫“麦田播种者”,时常有艺术类的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

 

4

 

雷鸣是牧者,理工男。两个形象放在一起,再加上一副眼镜,你大概会觉得他很刻板吧。

 

其实不是这样。他特别热心,尤其是在解答圣经问题方面。有一次,无花果听友群里有人问:《启示录》里受印的十二支派,为什么没有但支派?我也不知道,就去问雷鸣。没几天,他就写出详细的回答,发表在他的公众号“活水泉”上。

 

你也有圣经问题?可以关注活水泉,给他提问呀。

 

他还乐意分享自己的生活。这本来是比较轻松、随意的事,但和理工男的认真劲儿结合起来,就有一种神奇的化学反应。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有一次写到自己和妻子拥抱,不能抱太久,总想做点搞笑的举动。妻子教育他:不要逃避,静静地享受亲密就好了。读到这里,我一方面觉得有意思,一方面又为他如此认真地记载这些生活而感动。

 

他有一个程序员的脑子,和一颗朝圣者的心。那种从天而来的胸怀,让他甘愿改变自己,克服内在、外在的困难,向人们传递真实的爱。

 

5

 

以诺姓章,很有存在感。

 

早在和他见面前,我就时常见他在各个微信群里发文章,最后总要加上四个字:请君赏读。不是随便读一下,而是欣赏着读,这样你和他就有君子之交。

 

或者,“赏读”也可以解释为赞赏和阅读。这是和他的努力相配的。

 

见面后,我发现:他没有文字表现的那么文绉绉。有时他走着走着,会突然唱起歌来,声音嘹亮,在长城上能从一个烽火台传到另一个烽火台。有时他还会突然表演某个小品桥段,让人忍俊不禁。

 

其实你读他的文章,会知道他的生活不太容易。从这个角度看,他的歌声和幽默,更像是对悲观的宣战。他提笔为刀,是个真性情的战士。范大哥说:“读章以诺文章者当是勇者,想玩小资的,慎入。”

 

我很喜欢他的一张照片:临风老师在本子上写字,他蹲在一边,从桌角冒出一个脑袋,一脸阳光少年,像极了大树旁边的小树苗。

 

据说成年人用嘴笑,孩子用眼睛笑。以诺真是天父的孩子。

 

6


最后说说我自己。

 

大学毕业后,我换了几份工作:

 

先是自由撰稿人,写了一本没能出版的武侠小说;

又做老师,从小学三年级教到高中三年级;

又宣传藏獒,各种夸脑袋、体格和毛色;

又给艺人拍照片、写新闻稿;

又学习婚姻咨询,到社区去,给大爷大妈讲婚姻课……

 

有段时间在主内机构服侍,做视频网站的编辑。目前则是全职做“微读圣经”公众号,努力帮助大家更好地沉浸在圣经里。

 

你可以看出,我对自己人生没啥规划,吃了不少苦头。但神奇的是,每份工作都经历到主的带领,最近稍微有点方向。

 

或许也因为这样,我的个人公众号无花果听歌内容比较杂,有时是无花果看电影,有时是无花果读书,有时是无花果秀恩爱(我结婚快5年),有时是无花果育儿(宝宝快4个月)……

 

不管怎样,每篇总有一首我喜欢的歌。反正是业余时间写一写,就放飞自我吧。


……

 

想到这一群可爱的弟兄姐妹,不禁觉得自己也可爱起来了。

 

确实,生活有时不那么可爱,甚至可悲、可厌、可恨。但就算失去了很多,我们还有彼此,还有主。

 

或者说,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一直惟有彼此,惟有主。我们是基督里的大家庭,是蒙神的恩典才成了今天这样的人。

 

有一天,你会离开这个世界,到时什么都带不走。但同走天路的朋友,会一直陪着你。我们是彼此永恒的财富。

赞赏
阅读

上一篇:葛培理牧师14句名言,句句发人深省
下一篇:从霍金的逝世,看科学家眼中的造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