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世界名画里的基督受难

2018-03-29 佳音小编 综合整理

耶稣基督的生与死,是人类史上极其独特的事件。他的生,是如此超越理性——荣耀的君王竟选择了一位妇人的子宫,降生在最寒微的马槽中;他的死,是如此超越人间道德——当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仍然为那些伤害他的人们祷告。十字架的基督,将上帝的爱显明到最高峰。

 

基督的降生和受难,也因此成为几千年来许多杰出艺术家的创作泉源。艺术家们,以自己的情感和画笔,再现人类史上最悲怆的一幕。

 

诚然,基督的死亡现场,一定不像画面上我们所看到的那样颜色鲜艳,形神俱佳。被画家进行加工和处理后的基督受难的现场,某种程度凝聚着艺术家自身对基督受难的理解和悲悯。


timg.jpg

乔托:《哀悼基督》

 

《哀悼基督》是乔托为意大利帕多瓦的阿雷那礼拜堂所作的最负盛名的装饰壁画之一。这幅作品以其饱含的强烈感染力和浓厚的戏剧性持久散发着古典而震撼人心的美。

 

在乔托的这幅画面中,耶稣的遗体四周围绕着一群备感绝望的女圣徒和使徒。圣约翰张开了双臂,俯身凝视着耶稣的尸体,一种庄严肃穆的气势在向前的姿势中流动着,没有刻意制造的巨大悲伤,没有排山倒海式的愤怒。一群挥舞着翅膀的天使,在画面上方以各异的姿态表达着难以克制的伤痛。圣母马利亚双臂吃力地揽着赤裸的儿子,注视着耶稣平静的面容。一位穿长袍的女圣徒背对着画外,小心翼翼地托着耶稣的头,没有人知道她心里的滋味,因为谁也看不见她的表情。

 

在这幅画中,人物形象立体而真实、衣着朴素,每一个人的目光和动作,甚至那斜向的山梁都将观者的心思引向一个中心——死去的耶稣。

 

u=2126539394,883131644&fm=27&gp=0.jpg

格吕内瓦尔德:《钉刑图》

 

《钉刑图》这个题材,一直是格吕内瓦尔德所喜欢的绘画主题之一。他是虔诚的教徒,认为要感化世人,就要把震撼人心的场面表现出来,让观者受到冲击,直接感受到教义真理。

 

他用细致的手法描绘基督全身受到暴力摧残的伤痕,为了强调基督的牺牲,不单将体形放大、减少人物,并刻意勾画出基督临死前的痛苦,以极为简单的架构,让悲伤的气氛凝聚不散。

 

timg (1).jpg

拉斐尔:《基督被解下十字架》

 

艺术史学家瓦萨里曾经如此描绘《基督被解下十字架》:“在此画的构思中,拉斐尔充分表现了死者的骨肉至亲在安葬时的悲哀,死者是他们最亲爱的人,事实上一家的幸福、荣誉和安康全赖于他。圣母痛不欲生,其他的人物饮泣吞声,尤其是圣约翰,绞着双手,耷拉着头,铁石心肠见之亦禁不住黯然泪下。'

 

timg (2).jpg

曼特尼亚:《哀悼基督》

 

这幅《哀悼基督》,现藏于米兰市勃列拉博物馆。和其它的同题材的作品不同的是,曼特尼亚笔下的基督受难,画家用最写实的笔法,还原了基督受难后的现场。在画面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个躺在床上,双脚面向画面,连双手和双脚上被钉的洞都看得清清楚楚的基督。这些细节足以令人震颤、落泪,一位无辜者,却因为我们的罪,受了极大的侮辱和痛苦。

 


41836.jpg

卡拉瓦乔:《基督下葬》

 

《基督下葬》是画家卡拉瓦乔创作于1602年至1603年间的一幅油画。现由梵蒂冈美术馆珍藏。

 

在这幅作品中,画家突出了其绘画的两个最基本的要求:一是借由光线,表现出人物个性和形象以及物体之质感;二是与之紧密联系的揭示显现基督的光。在伴随着基督身体入葬动作的整体运作中,画中的六个角色呈现了纪念碑似的戏剧性效果。

 


20130220023348530.jpg

格列柯作品《基督被剥去圣衣》

 

基督被捕后,受到严刑拷打,罗马帝国地方行政长官判他死刑。为了讽刺他想当犹太王,就用荆棘为他编制了一顶王冠戴上,又脱去他的衣服换上一件国王穿的紫红色长袍,示众后钉死在十字架上。

 

这件作品描绘的便是基督被脱去圣衣换上国王长袍的情景。作品中色彩安排很讲究,紫红色、银色、绿色、白色和黄色交混在一起,灿烂夺目,然而极不协调。

 

timg (4).jpg

阿隆索·卡诺:《天使托住死去的基督》

 

《天使托住死去的基督》,画的是天使托住从十字架上放下来的,已死去了的基督的情形。再现了《圣经》中那悲恸的一幕。画面处理十分简洁,背景被深色隐去,只剩下披着裹尸布的基督和背后托住基督的天使,地上放着基督的荆棘冠及钉死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大铁钉、铜盆等。人物刻划生动,色调呈中间色,柔和协调。



《沉重的时刻》

里尔克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无缘无故在世上哭,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无缘无故在夜间笑,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无缘无故在世上走,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无缘无故在世上死,望着我。



阅读

上一篇:【原创】中美贸易之战,对基督徒有什么提醒?
下一篇:【原创】强者认为:天下事我说了算,这行得通吗?——从《罪与罚》的故事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