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新媒体到不了的地方,心可以抵达

原创  2018-04-14 安平 投稿

story180414.jpg

当下的新媒体、自媒体可谓如日中天。媒体的形态从起初的广播、电视、网络到现在的手机移动端,经历了许多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鲜活的大众以及他们内心的真实需求。无论媒体怎么变革,用心用爱来服务(服侍)每一个受众,都是至关重要的。也许,媒体到不了的地方,用心却可以抵达……


一个拳头的距离


差不多18年前,我加入福音电台,开始学习制作主持节目。有一位前辈负责带我。她说的一句话,令我终身难忘,受益匪浅:阅读用脑,收听走心,人们接收声音的器官不是耳朵,而是心灵。耳朵只是一个通路。想想确实如此,听圣经和看圣经有不一样的领受。人们听广播,往往把收音机放在枕边,或者戴上耳机,所以说话时和听众只需保持一个拳头的距离,甚至更近,是一种很亲密的氛围。所以说话要轻,必须有爱,听的人才能用心来聆听领受。


别小看这一个拳头的距离,这对习惯了大声说话的北方汉子和义正言辞的官方广播来说,还真是一种不小的操练。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敢主持对话或是讲道节目,假设场景空间相对较大,说话大声一些也无妨。直到有一次搭档时间调不过来,我只有硬着头皮尝试一个人主持,那种感觉和谈话类节目完全不同,对一个人轻声说话,要做到亲密而不亲昵,有爱而不煽情,分寸尺度的拿捏相当不易。后来我干脆把录音室的大灯全关了,让自己沉浸在黑暗中,只剩下操控台的指示灯如点点星光;不用提示大纲,随心而动,把自己生命中的一些经历和体悟,以一种祷告的心向最知心的朋友耶稣来分享诉说。这才让我找到了独白节目的主持要领和感觉。


把听众当作向一位密友说话,是很多广播主持人都明白的技巧。但把耶稣作为模拟倾听对象却可以说是福音广播的独家秘笈。把耶稣作为倾诉对象,主持人则必须敞开而不能有半点假装,但态度上又可以保持合宜的距离,不致逾矩。而耶稣作为你和听众之间的中间人,更时刻提醒主持人不要忘记自己的角色,僭越上帝。这对主持人自己建立和主的美好关系是一个非常切实的操练,也有助于和听友建立一种健康的互动,对彼此都是一种保护


特别是当有耶稣在你的节目当中时,他也会成为中保,弥补人的不足和失误。记得有一次我回复一位听友“小鸟”来信时,针对她的自怨自艾,我就自然地“用爱心说诚实话”, 虽然轻声,但还是说了重话。但当后来得知她是一位脑瘫患者当时并身处忧郁之中后,我明白了她的处境和原因,对自己的冒失深感懊悔。然而感恩的是,也因为这样的原因,她身边的人从来不敢也不忍指出她自身的问题,我的回复用她的话说反倒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让她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神使用了广播和人的不足与缺陷,并在人的软弱上彰显了他的能力。后来她成了一名忠实的义工,用笔尖和下巴操作电脑,帮助我们在新媒体上的推动。

 

从心与心,到面与面


当然,虽然广播是心与心的交流,这是它的特点和优势,但也是它天然的局限,缺乏和受众面对面的交流。传播学者查理斯· 克拉夫特在他所著 《改变生命的沟通传播》(华神,2002)中这样说到:


“对于那些使用大众传媒的人,……他们要大量减少使用那些会将信息非人性化和知识化的传播工具,相对地运用增加人际交流和认同,刺激人在行为方面成长的传播工具。另外,结合公开和大众沟通传播用更亲切的方法,例如,生活交往和小组对话,能大大提高每种技巧最好的一面。”  简单成一句话:“如果传递者亲自与收讯者接触,就会大大提高冲击的潜力。”


如今的新媒体,可以说完美地把大众传播和人际传播结合在了一起。但长久以来,囿于各方面原因的限制,福音广播主持人是很难有机会和听友面对面交流互动的。不能不说,这是很大的一个缺憾。直到差不多十年前,在电台开设网站及论坛之后,当主持人和听众的互动更加直接快速、外部环境不断宽松,我们这些福音广播人和听众见面才顺理成章,成为可能。电台也开始组织一些见面的活动。记得当时为此我还写了一首歌《同行在爱中》,并成为电台当年的广播主题曲。


总是在每一个相约的夜晚,

借电波传递遥远的思念,
一个小小的心愿,就是渴望有一天,

能够与你面对面,

终于在那一个期待的时间,

曾经的梦想终于已实现

一个更深的盼望,就是祈祷能与你,

携手同行肩并肩。

 

与你同行,同行以爱相连,

与你同行,同行把爱广传,
与你同行在爱中,

在爱中与你同行,

一起走向,走向全新的明天。

 

愿所做的都荣耀上帝


在与听友的互动中,有几个人对我的事奉和生命成长影响很大。比如“春雨”姐妹,她是一名癌症患者,在电台网站的留言版上她总是主动回答其他听友的问题,并且给予关怀和鼓励,她积极乐观的生命态度和对神坚定的信仰,更成为许多人的祝福。在生活中也是这样,她自己并不富有,却经常探望当地的老人院、孤儿院和麻风病人,逢年过节更送上一些食物。我们也组织了同工、义工和听友多次探望“春雨”姐妹。后来她病逝,我们制作了长达十天的纪念专辑,和听友一起缅怀,可谓史无前例。


 “春雨”姐妹影响了很多人。后来我们几位同工、义工和听友奉献了一点钱,用以帮助她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完成学业。每逢中秋,我们还会为她曾经关怀过的老人、孤儿和病人上寄上月饼、水果等等,直到今天,未曾间断。


还有一位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小鸟”,因为她希望那些曾帮助过她的节目,可以借助新媒体帮助更多人,便用鼻尖和下巴打字上传,成为了我开拓新媒体事工的第一位义工,更坚定了我在新媒体事工上开展的信心。后来我们也曾有机会到她家探望,亲眼看到她的艰难,超乎我们的想象。她结婚时还特地让我录了一段信息在婚礼上播放,希望在场来宾可以听闻福音。


时光荏苒,我于2013年离开自己心爱的福音广播,专注于新媒体事工的开展和推动,是回应神的呼召,其实也可以说是出于这些听友们的激励。每每外出分享,我还会常常想起“春雨”、“明灯”、“小鸟”等等那些见过面的、没有见过面的和未来只能天上再见的弟兄姐妹,用他们的见证勉励大家,勉励自己,并愿我们和我们手所做的,都能荣耀上帝。


作者简介:安平, 旅美作家,资深媒体人,非营利机构管理顾问。长期致力新媒体事工开展,推动和研究。

赞赏
阅读

上一篇:你的思维和说法方式,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
下一篇:【原创】在布满荆棘的世代,我的使命是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