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获奖征文•见证 | 鱼腹中的三日三夜

原创  2017-06-05 刘思齐 今日佳音


证书-长印章4.jpg




一、与你相遇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相信啊,这世上不仅有鬼,还有神。”

“真的吗?什么神?”

“全世界的神”

“世界这么大,祂管的过来吗?”

“上帝是全能的啊,你有兴趣可以周日跟我一起去教堂。”

“好啊好啊!”


第一次听闻上帝,是我在武汉音乐学院附中读高一年级时,高中三年我都寄住在一位基督徒姐姐家中直到毕业。我们常一起在家中看电影,有次看完一部恐怖片,后脊发凉,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对话。后来,我回屋在日记本上写下给上帝的第一封信,告诉祂,我如今听闻有祂,希望祂是真实存在的,并保佑我。


我很快就信主了。第一次去的是武汉市武昌圣米迦勒堂,那是一座高高的红房子,房墙被绿绿的、茂密的爬山虎缠绕着,墙边窄小的楼梯口,有几位年轻的弟兄姊妹给我们发信息传单,我看到房顶阳光下的十字架,亮亮的像有光。那天牧师讲的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只是很喜欢来这里。后来我和班上的另一个同学开始参加圣诞受洗慕道班,并在2008年的圣诞周受洗。那次圣诞节我为主耶稣写了一首英文歌作为送给祂的生日礼物,我叫上班上其他五位同学(加上我共六人)在圣诞夜来教堂演唱,台下的观众还有我妈妈和二姨妈,那时她们刚好从湖南来看望我。


我家在湖南。13岁那年考上武汉音乐附中初中,也是从那时起,开始一个人的求学生涯至今。附中的很多同学大多都是武汉人,来自外地的同学也基本都有家长陪读,而我却不希望爸爸妈妈来陪我,因为陪读就意味着辞职,也就等于与社会脱轨,我不希望他们为了照顾我放弃工作,打断他们原本的生活方式,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如果爸妈在我身边,我反而要担心他们,是不是无聊,是不是没有人讲话。所以也是从13、14岁起,我就是一个人往来求学,坐火车、上课、练琴、学习、看小说电影等。感谢主,一直保守看顾我,直到让我在17岁那年与祂相遇,从此有祂住在我的生命里,真实地与我牵手同行。


timg (19).jpg


二、行走在黎明


“爸爸,如果你敢将这张卡上的一分钱用不合理的事上,我绝对不考学了,中央音乐学院我绝对不考了。”

“好好好…… 反正都是给你用的,你既然这么说,那就这样吧……”


我很渴望考上中央音乐学院,为此一个人来北京找地方住,找老师学习,之所以一个人来,因为爸爸妈妈工作忙,而且我一个人的开销会比较少。高三我就住在北京学习,住在一个琴行里,里面有一个单间,小小的房子,就是一扇窗户,一张床,一张书桌,一台钢琴。单间的外面是吵嚷的琴房,虽然不如一整套房子舒适,但毕竟我一个人住在这里是安全的,因为经营琴行的阿姨也住在这里面。


我很刻苦。几乎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起床晨更祷告,因为我在网上了解到晨更是神所喜悦的,在一天中最静谧的时刻,在万物都苏醒以前,可以与神亲近。感谢主,这个单间有一扇大大的窗户,可以眺望很远。每天凌晨四五点,窗外的天际是深沉的蓝色,然后慢慢淡成浅蓝色,又揉进少许橘色,直到微微泛红,太阳就在云层里出来了。晨祷完后背诵英文和课文,再开始一天的专业课学习、练琴等。


我绝不浪费每一分钟的时间,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考中央音乐学院。那时唯一的娱乐就是听音乐,一有时间就跑去外文出版社买原版的歌剧,几乎跑遍整个北京,每天的休息就是在吃饭的时候看看《Friends(老友记)》,其余时间都是在学音乐。


我也努力贴近主,想更多地认识祂。每一天的晨祷我都奋力抓住经文中的应许,每天都记下祂给我感动的话语,为了在将来印证,我相信我一定能考上中央音乐学院。临考之前,爸爸来北京陪我,他对我说是不是应该给老师送礼物,我毅然回绝。虽然我嘴上说的干脆,但我心里却一下就软弱了,突然感到这座学校对我来说那么遥不可及。我倚着墙,心里祷告说:主啊,我当做的一切努力我都尽力了,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因为我不倚靠除你以外的任何事。


其实考学并没有那时我们想象的那么严峻,一切都是很公平很透明的,拼的就是实力。就这样,我同时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


三、浪子的尽头

本科的五年里,上帝不再是我的No.1,在我眼中最重要的事是学好专业,不再有时常早起,也没有再回到黎明之前听祂的声音,曾经在我最孤单无力的时候陪伴我的主,在我本科的时候,仅仅只存在回忆里,成为虚幻。


timg (18).jpg


四、生命的弹性

本科阶段我虽然努力,但仍旧错失了很多机会,申请保送上研究生失败,给了我当头一棒,让自认为还算优秀的我清醒过来,看清楚了我在学习上的诸多问题,我不得不备战考研,不得不再次重拾坚毅,上帝一直与我同在。


准备考研的一年,我知道完全不能松懈,更是竭力抓住上帝:每天凌晨四点起床读经祷告,五点半到七点整理音乐史,七点到七点半去食堂吃早餐,八点到十一点学习英语,十一点到十一点半去食堂吃午饭,十一点半到十二点半洗衣服打扫卫生,十二点半到一点午睡,一点到下午三点复习专业,三点到五点做英语阅读,五点到五点半吃晚饭,五点半到六点洗衣服打扫卫生,六点到九点学习政治,九点到十一点整理一天中没有学习到位的科目,十一点睡觉。每天都是这样,过了一年。


这段时光看似痛苦地把身体熬成了机器,但我却觉得那时的我是幸福的,因为每天的开始,上帝的话都更新了我,给我力量,我什么都不需要担忧,每天当作的事早已计划好了,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去做就好,只要坚持下去就好。如果把我想要收获的考上研究生这个结果比喻成一条大鱼,那我每一天累积起来的持之以恒的努力就是编织的厚厚密密的渔网,虽然我考场意外失利,因为难免的疏忽大意使我有一科不及格,但由于我每天的坚持,这张网已经织得太紧太厚,即使最后意外有个破口,我依然稳稳当当的把我想要的那条鱼收入囊中。没有压力和逼迫怎么知道生命能有多大的弹力,怎么知道你可以做到的最好是什么样子?


考研结束后,我为这一年的时光写了一段结语:上帝的爱镶嵌在每一朵云彩里,每一片绿叶里,每一天的阳光下;我们从四季的路旁匆匆走过,偶尔瞥一眼散落的温暖的阳光,就这样,花开过了春天,淋着夏天,我们也未曾发觉;几时起在某一天夜里,树叶掉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枝桠映衬在蓝天里尤为美丽;数算着日子像一页一页撕下的日历,铺满了路又充满在空气里直到如今;谢谢你一路与我同行,我要在每一个今日与明天感谢你,在每一个黎明之前聆听你慈爱的话语,帮助我在每一天的生活里荣耀你,我爱你,上帝。


timg (20).jpg


五、再次认识你

考上中央音乐学院的研究生,成功地开完毕业音乐会,我好像收获了人生最好的开端。本科毕业的夏天,我想这应该是最无忧无虑的时光,我满满地计划着,盘算着我接下来想要的收获,我要利用这个暑假和接下来的一年,考托福,学习历史研究方法,在专业上更有突破,争取公派出国交流一年。此时的我常常对人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不需要休息,因为上帝在天上为我预备了最好的安息。(这句话是我听闻唐崇荣牧师讲道里的一句话,我深被其所感,也以此要求我自己。)


然而上帝的计划总让我测不透,就在此时,我得了眼疾,医院查出来的结果是高眼压症,实际症状是一看书就头痛,后脑头皮发麻。这就意味着我所有的计划全部落空,我每天能做的事就是休息,只能远眺,在家中一拿起书,看了两行就头痛,实在严重。我常因此难过哭泣,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废人了,也担忧自己好不了。只能听了,听《圣经》,讲道,历史故事,百家讲坛,家人在看电视,看新闻,我就坐在窗台上眺望远方的山川河流,听电视里的内容,心里却暗自落寞。


有时心里会绝望到不想信上帝了,因为感觉不到祂,体会不到心里的平安,很多次想把《圣经》扔掉,也下定决心放弃信仰。此时上帝也仍然不回应我,也没有将我的杯拿去,我的境况仍旧每天如此,休息再多却仍没有任何好转。我发现摆在我面前有两条路,一个是放弃信仰,一个是相信到底。我仿佛一个人在幽暗的深谷行走,不知道哪里才是出口。我可以不信,那我去找佛祖?找进化论?自我放纵?我真能把自己交给某个菩萨或者佛祖吗,或者就相信机械论,人就是机器罢了。难道我还能信伊斯兰教吗?这时我才发现,相信主耶稣,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只能将自己全然交托给上帝,从圣经中寻求应许,从祷告中卸下担忧的缠累,从赞美中获得爱的医治。


这段幽谷的时光,使我将眼光放宽,从不得不关注自然的美丽以至于让眼睛放松好得更快,直到切实的享受每一天的阳光与绿树。我的心也逐渐变宽了,清澈了。我开始习惯用笔记下,主手中每一天天空中的蓝色,每一朵云彩的模样,每一缕照进我心里的阳光,每一天的朝云与晚霞。回想祂在我软弱时候的责备,在我哭泣的时候的安慰,在我跌倒的时候的扶持,在我懒惰的时候的坚固。这些都是确确实实的,都是真实的。也后悔曾疑惑悖逆的回应,我实在愿在我一生的年日里,居住在那慈爱的话语里、恩典里、长阔高深的爱里。


timg (21).jpg


六、有主在的地方,才是天堂

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学霸,因为我并没有时常努力。一想到上帝给我多少,将来也会向我收取多少,就会觉得亏欠太多。本科的最后一年每日工作十五小时,让我觉得人生应该是这样,那时我相信博尔赫斯说的,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样子。当我突患眼疾,在前行的路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障碍,我开始嘲笑以前的生活,心想天堂应该是世外桃源的样子,再后来,障碍仍然没有消失,我也时常跌倒,甘愿软弱,也许障碍一直会存在。但我知道了不能逃避,而是靠着主胜过。因为无论怎样的环境,有主在的地方,才是天堂。


七、鱼腹中的三日三夜

研一的上学期,我的眼睛开始逐渐好转,慢慢可以正常学习了,我亲身体验了上帝奇妙的医治,因为是祂再次喝了我的苦杯,为我负了轭。


我们的人生,像自然界中的事物一样,在时间里尽情地享受生命的过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美丽才是风景。


我们生活的全世界都伏在那恶者的手下,为什么我们还有平安、有幸福、有盼望、有将来呢?从生命的开始,我们就如同约拿被吞进大鱼的肚腹里却不被大鱼所消化。因为即使在这黑暗的肚腹里,神仍然与我们同在,祂的供养一直在,祂的眼目一直在,祂的爱一直在,永不撇下我们,直到见主面的那日。


我一直喜欢一副风景画,作为电脑、手机背景图,很多年都没有换。因为它展现了我最理想的生活状态:上帝之光,穿透天边的云彩,和我一起,奔跑在未来。


timg (22).jpg


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

约翰福音 14:17




赞赏
阅读

上一篇:【6·1小说】这小孩真怪!
下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我的家族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