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获奖征文•见证 | 走出躁郁症的泥潭

原创  2017-08-01 王文娟 投稿

证书-长印章4.jpg

时间过的好快,记起童年的经历,似乎都是被设计好了的路线。那时,虽然我不知道真的有一位上帝,但是总觉得冥冥之中有超自然的力量伴随着我。


大学毕业后,我依然不知道有一位上帝,虽然听过几次耶稣基督的名字,但仍觉得很陌生。



认识神


我出生在西藏,成长在一个伊斯兰的家庭,爷爷奶奶都是虔诚的回教徒,而我的妈妈信佛教。


大学毕业后,我在情感、工作和家人的关系上都经历了很大的挫折,身体出现了很多问题,我的内心也被黑暗和愁苦压制着。


我是中国农业大学毕业的,那时,认识我的朋友觉得二十出头的我像四十多岁,我不知道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而实际上当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失眠、神经衰弱了;当我高中的时候,基本每天去长跑,父母以为我只是到了青春期,而实际上我得了轻度的躁狂症。我的情绪和人生完全失控。


我在一次拓展训练中认识了一位牧师,他在踢足球,而我也是个足球爱好者。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他,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牧师。他一直耐心邀约我去教会,而我总是反反复复地生病去不了,终于在他小组的帮助下去了教会。去教会后,其实我已经不认识他了,而他的讲道让我觉得好像在对我讲。我的内心似乎被光吸引,以后的时间里一有时间我就会去教会敬拜。


慢慢的,我认识了上帝,接受了耶稣基督成为我生命的救主。2010年5月22日,我受洗了,我真的很希望我的家人可以认识上帝。在《圣经》里,我学会了孝敬父母,也在教会中学会了“饶恕”的医治祷告。因为从小常在爷爷奶奶身边,所以和父母的关系成了我情感中最大的痛点,当我顺服圣经的教导去孝敬父母的时候,我的父母很感动,说:“女儿,你信了耶稣基督,感觉你脱胎换骨了,父母很欣慰。”后来,我的爷爷和姥爷也认可了我的信仰,也愿意接受基督耶稣为救主。似乎那些可以让我为之出家或去轻生的情感经历也被屏蔽了,我真的像新造的人,走上了一条光明而我从没有预期过的道路,感受着主的爱。


得安歇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到可安歇水边…”


今年是我信主的第七年,我没有想过我可以在主的爱里、脱离世俗的试探引诱、单身走过这么多年,而事实上,我的恋爱经历一直很失败,更别说结婚了。过去总是很着急,如今我很感恩,因为主保守我、医治我的同时,也在断开我的很多捆绑。


在中国农大我是足球、长跑、登山等运动的爱好者,但大三的时候,因为家里的一些变故、学业的压力并感情的挫折,我就一度消沉下去。抽烟、喝酒、上网、去操场,或者是在宿舍蒙头睡觉,一睡就睡很长时间。


信主后,我在一两年的时间里渐渐脱离了这些恶习,然而我的身体和情绪还是处于一种无法控制的局面,内心被抛弃感、自卑和痛苦所捆绑,我常常想到用死亡结束自己的生命。我的人际关系还是会出现很多问题,生活也是常常出现问题,在很长的时间里,我成了教会重点的祷告和帮助对象。


没想过自己可以走到今天,因为之前去医院检查,精神科检查为重度躁郁症。这个病发作起来就精力旺盛,白天跑步好几千米做很多事情晚上睡不着,这是躁狂的表现;而在抑郁的时候就连呼吸和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睛一闭就想割腕自杀。我的内心觉得自己就是个孤儿,没有价值,无人理解,罪恶感很深,总是抱怨神和人。然而多年来,神没有让我缺衣少食,我的精神也慢慢变得健康向上,而且很喜欢传福音,带领了不少人信主。


得释放


“万物都有定时,哀哭有时,欢笑有时,医治有时,释放有时…”


在争战的日子里,上帝的命令托着万有,基督耶稣的救赎从来没有在我的身上停止,尽管我很多次求主接我走,我也很多次地嚎啕大哭,很多次地对一切失去了盼望,但无数次上帝的膀臂环绕着我,他好像告诉我:“女儿,你是我最爱的,我理解你,你会好的。”


“因着耶稣基督受鞭伤我得医治,他受刑罚我得平安,他受咒诅我得祝福……”


在大约三年的时间里,我开始默想基督耶稣的生平——祂的降生、受死和复活,这就像是一场争战,以我薄弱的意志我坚信我根本不可能坚持到如今,然而就是在年复一年的信仰生活中,我的生命不断成长,很多捆绑不断地脱落,我的内心也在一次次的痛哭中被医治释放,我的内心被耶稣基督无条件的爱深深地打动。这也是我内心最大的满足。


医生曾经建议我住院治疗,但是我没有多少钱,事实上,多年来是上帝感动了他的儿女一直在帮助我,以至于我如今居然没有外债的压力。“天上的飞鸟上帝依然养活,他很爱我。”很多弟兄姊妹牧者特别为我祷告,他们的祷告托着我,他们也特别包容忍耐我的情绪。在那些日子里,我学会了依靠神,向神发泄、倾心吐意,慢慢地,我不再那么依赖人的帮助安慰。



不再害怕


“耶和华神看千年如同一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有耶和华帮助我还怕什么。”


之前吃过很多抗躁郁症的药,但是后来药物对我完全失去了效用。有一年春节我没有回家,我一个人在屋里,躁狂抑郁一起发作,内心被惊恐和绝望孤独压制,我居然不记得药放在了什么地方。药没有找到,无奈之余我翻开了《圣经》,似乎诗篇的经文正是我需要的,我在那个晚上就爬在床上读《圣经》,后来唱赞美诗,似乎有冷气从我的身上往外冒,到早上我已经很平静了。


如今,我已经完全不吃一颗药有一年三个多月了。医生说,如果不吃药一周最多一个月会发作的更加严重,我也有过体会,但是我已经完全不吃药一年三个多月了,而且前两周去三甲级医院体检,我的身体非常好,医生说我的心率很平稳,各项指标非常正常,这让我无比开心。


如今我已经在某个集团的上市公司转正了,而且工作中也是被神大大地祝福,也常给周围的同事讲福音,在工作中的突出表现也让很多不相信上帝的同事开始对神有了敬畏之心。


我的爸妈看了我的照片特别开心,而这么多年来上帝也听了我的祷告,一直保守我的父母亲人的身体。之前也一直为我家乡的小镇祈祷,后来离小镇十几分钟的路程的地方被泥石流淹了,但是我长大的小镇很平安,我的弟弟从西藏开车到山东的时候路上下雪,弟兄姊妹一起祷告,他就平安到达了,而他如今也开始寻求上帝,还主动问我信仰。


记得有一次抑郁发作,脸都变的很难看,当时我的二叔来电话说“如果你真的信了基督耶稣,就不要回家看你奶奶了。”我当时觉得自己就没有出路了,我曾经对着镜子看见自己绝望的流下两行泪,后来我告诉上帝“耶稣基督,无论我疯了或是傻了或死了,我都交给你,我相信你是我的救主。”因为我的二叔还常常去清真寺,对于我信基督小镇上真的起了风波,然而上帝可以翻转一切。


今年,我在新疆的纯回族的二姑夫和姑父来看我了,他们来前我真的很紧张,但是靠着加给我力量的上帝,在一切的事情上得胜有余了。他们玩的很开心,我真的感谢主的保守,当他们提起信仰和很多问题时,我告诉了他们我的经历,这么多年来如何地走了出来,从躁郁症的泥潭里完全的出来,生命被翻转,亲人们也还是希望我过的开心过的好,所以也不再反对,我相信上帝会在他们的心中做工。




赞赏
阅读

上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生命的初升
下一篇:【原创】中国式寂寞:所有的孤单,都因只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