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中国式寂寞:所有的孤单,都因只爱自己

原创  2017-08-02 一勤 普世佳音

有媒体报导,现今的社会,生存着大量的独居青年,他们成为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他们孤独抑郁的身影,是“中国式寂寞”的典型写照。


人人渴望友谊,渴望阳光温暖的生活。上帝创造了生命,是要让我们在爱的关系中被建立。可是,当我们的眼中只有自己,对他人冷暖不闻不问时,孤独感就悄然而至。



孤独的大冰和吉吉


一只小老鼠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里屋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不时朝屋里望一眼,眼神忧愁地。


屋里睡的是大冰,一个大男孩儿,听屋里这响亮的呼噜声,他似乎睡得很香,其实不是,他醒来时针扎似的头痛。大冰病了,虽然他不肯承认,然而他身后明显的那个影子越托越长。


不只大冰,其他人也是。人们走在路上时,身后都托着那么长长的一条,一个个默然走着,一声不吭,一脸冰冷。这样一天天的,所有越来越长的影子汇聚在一起,把天都遮闭了。


大冰心情一直很低落,后来就失眠了,可能他太让人压抑,他养了多年的狗也离开了他。想起来,他无奈地笑了。他彻底孤独了,大白天都拉着厚重的窗帘,屋里一直阴暗的。


后来吉吉来了——就是那只小老鼠,才使他免于被孤独窒息。有一次,吉吉饿得太厉害,从阳台打开的门进屋,本要去厨房找点吃的,不想和大冰撞个正着。大冰穿着睡衣,清秀的脸上满是倦态,他正吃着抹草莓酱的面包,一低头瞅见了溜进来的吉吉。


吉吉吓呆了,不想大冰却冲他笑了——疲惫的脸上僵硬的笑。大冰把手上的面包掰了一角扔到他跟前。吉吉太恐慌,好一会儿没理解大冰的意思。他怔怔地望着大冰,又低头看着跟前的面包,口水淌了出来,滴在面包上。


大冰又朝他笑笑,顾自吃着。吉吉本能地低下头,一把抱起那角面包,吞咽起来。打这儿,他俩认识了,一来二去成了朋友,不过也只是在吃饭的时候见个面。


吉吉本来很乐意四处转悠,自从身后的影子越来越长,也不愿意出去了。他后来就住在了屋里,却很少和大冰说话,各忙各的。


吉吉又朝屋里望一眼,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窗帘前,拉开一条缝朝外望,外面的天依然阴沉的。


他拉严窗帘,坐回沙发上。他在等大冰起床,想跟大冰说个事儿,因为昨天他在窗帘后,无意中听到阳台上两个麻雀的说话,说就在他们住的这小区里,有一个地方有阳光!


有阳光的地方


大冰醒了。


吉吉朝屋里望着,听到一声干咳和一阵起床的唏簌,几声沉重的脚步声传出,大冰走了出来。他还是十分疲惫的样儿,像是走了一宿的夜路,睁着惺忪的眼睛,来到茶几前拿起水杯喝几口,躺在沙发上,一会儿又闭上了眼睛。


吉吉怕他再睡着,忙跳到他跟前的茶几上,声音轻而急地叫:“大冰,大冰……”


大冰睡意浓重地“嗯”一声。


“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儿啊?”他说梦话似的。


“咱们出去吧。”


“去哪?”


“有个地方有个阳光!”


“嗯?”


“我听说这小区里有个地方有阳光!”


大冰没回答,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在想吉吉到底说了句什么,好一会儿睁开眼睛,扭头看着他问:“你说什么?”


“这小区里有个地方有阳光!”


大冰看着一脸急切的吉吉,坐了起来,说:“真的?”


“真的!我听两只麻雀说的,就在3号楼,咱们这楼斜对过儿,挨着路边的那个,很近的!今天是礼拜天,他们刚好在,咱们去看看吧!”吉吉说着跳到沙发上,扒着大冰的睡裤。


大冰朝外看,透过窗帘的缝隙,见外面的天阴着,无奈地摇摇头,他也想出去走走,顺便买些食物,于是同意了。吉吉顿时一脸欣喜,蹦蹦跳跳地催着大冰赶紧洗漱,又进卧室帮他抱出衣服来,像个小仆人。


出了楼门,这一大一小走在小区里,吉吉指着前面的楼说:“就是那个楼,3单元底下的那家咖啡馆里。”


大冰望过去,见那儿根本也是阴天,可吉吉先一步走了过去,他只好跟着。来到咖啡馆别致的木门外,大冰把吉吉放进上衣口袋里,轻声告诉他不要出声,犹豫再三敲响了木门。


面前的木门开了,就在门开的刹那,大冰呆了,因为一束久违的阳光照在了他脸上,那光芒似是从屋里射出,又似是从面前的天上,以至于他怔在了门前。


“你好,欢迎你!请进!”一个女孩站在门边微笑地招呼。


大冰走了进去,见屋里的座位上坐了许多人,于是坐在角落。他一直低着头,坐下好一会儿才抬起羞怯的眼神,一眼看见了前面墙上挂的十字架。人们向他点头、微笑,他僵硬地笑着回应。


这是个特别的聚会,为敬拜、赞美,大冰感觉到一种满足与欢乐洋溢在这里。歌声自心底发出,阳光也喜乐起来,在歌声中闪烁。大冰记不起自己多久不听歌了,而这歌声是那么不一样。歌声中,他像是被举了起来,像是要飞翔……他想不出比美好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太美好,所以他提前走了出来。


一个小时似一瞬。大冰又走在路上,还梦中似的不真切。回到屋里,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那歌声。他站在窗帘边一直望着,渴望再看到他们。直到他们走出来,大冰看着愣了,因为他们走过的地方一直有阳光!


你只爱你自己



之后每个周日,大冰和吉吉都会去那里,每次回来他俩都兴奋地讨论好久,把得来的不一样的感受一直说。


他俩每天盼着周日快来,这成了他们生活中惟一可期待的。一同与大家唱歌,聊天,像是一种家的归属。渐渐的,他俩爱笑了。


又一个周日,大冰从咖啡馆回来后,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吉吉从他的上衣口袋里钻出来,坐在他一旁,不时担心地望他。


吉吉知道出了什么事,大家坐在一块聊天分享时,有人开了个玩笑,说大冰像个蜗牛。吉吉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明白大家是因为熟了才会这么说。


这本无心的一句话刺痛了大冰,使他躲在屋里再不想出去。出门时高高兴兴的,回来却心里别扭,他不愿再去。


吉吉望着大冰,似听见他愁郁的眼神说,与人交往是一种折磨


吉吉不想让他再次陷进那怪圈里,叫大冰一声,“大冰,有个事儿我想跟你说。”吉吉声音很小。


大冰迟顿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他,“嗯?”


吉吉避开他的眼神,说:“你知道大黄为什么走吗?”大黄是大冰养了多年的那条金毛犬。


“为什么?”


“她觉得你不爱她。”


“她这样想?这么多年……”大冰眼里浸出泪。


“她说每次她高兴地去抱你,都被你推开。”


大冰看着吉吉。


“她说你只爱你自己。”


大冰听着呆了,泪水滑落,哭出了这存了许久的泪水。


哭过之后,大冰脸上的愁云散了。他向吉吉认错,承认自己的自私,总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自怨自艾,看不见身边人的需要,没有爱……


吉吉听大冰说着,也湿了眼睛。


再一个周日,大冰和吉吉又欣喜地出门,去了那里。


后来,他们家也有了阳光。


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

也要顾别人的事。

——腓立比书2:4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公号首发;原文标题:《有阳光的地方》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获奖征文•见证 | 走出躁郁症的泥潭
下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信,让我放下所有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