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复活节:一切的新生命都在经历幻灭之后开始

2019-04-21 潘文凯 投稿

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一种幻灭感,那或许是对领袖的失望,对教会的挑剔,对上帝的质疑,对自我的失落,经历难以接受的苦难等等。在耶稣被钉十字架的那一天,他的门徒也经历这样的幻灭感,他们所认为的能够带给他们新生活的王竟然以最羞辱的方式被杀害了。只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三天之后,耶稣复活了,那幻灭感其实是真正新生的开始。


朋霍费尔在《团契生活》(Life Together)中警告人们,对教会生活抱有不现实的期待,会给人的灵性带来损害。他说,“一些认真的基督徒在第一次进入教会群体时,会带入关于基督徒应怎样过群体生活的一种很确定的想法,而且他们会非常急切地要去实现它。但是上帝的恩典很快就挫败了所有这些梦想。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对他人的幻灭感(disillusionment),和一种对基督徒的普遍幻灭感。如果我们有幸,还可能对自己生发出一种幻灭感。”

 

幻灭感的背后,是深藏人心的偶像和幻象


幻灭感是人感受到此前所持守的信念,已经走到了破产的尽头。幻灭就是对一种幻象的松手。人之所以会产生幻灭感,是因为他/她持守的那一种信念是与真理和真相有距离的。

 

幻灭感是一种人对让人生无力的经历,但它也可能是一件好事,哪怕是人对信仰本身产生一种幻灭感。朋霍费尔还说,“只有当一个群体进入到这样一种深刻的幻灭感,看清那些不悦、甚至邪恶的真相时,人们才能开始看到上帝眼中所看到的,他们才开始抓住那赐给他们的信心。” 幻灭感的出现是上帝破碎我们内心偶像的作为,是真信心继续扎根的重要一步。我们幻灭,因为我们不实的期待,也因为上帝是活的上帝,他要求一种开放的、活泼的真信心。

 

很对基督徒也许很熟悉这种对教会,对团契,甚至对曾经的信仰所产生的幻灭感,那是一种深深的失望,对教会,对人性,对自己。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因为错误的信任他人和被他人背叛。还有更深的一种幻灭感,是对上帝没有介入不公义之事的失望。

 

然而,杨腓力曾在《无语问上帝》一书中写到,“圣经从不淡化人的失望,但它加上了一个重要的关键词:‘暂时的’。我们的失望本身就是一个路标,一种对某样更美好事物的渴求。”

 

的确,当我们的心灵蜷缩在幻灭期时,却也是一次重新理解福音的机会。从一信主,我们常常就被教导而且确信,上帝可以满足我们所有最深的渴望,上帝总是聆听并回应祷告(不蒙应允的也是一种回应), 上帝的子民要有新生的样式,教会才是我们身份的归属,等等。尽管上帝不会符合我们的预期,常常打乱我们个人的计划,但只要我们跟随他,不停祷告,我们的世界总是有序的,我们与上帝的关系总在一个可预期的轨道上进深。直到某一天,这个轨道上出现了巨大的创伤:幼年的孩子离世,配偶出轨,牧者骗局被曝光,等等。在这些幻灭感背后,倒塌的是一个个因惧怕而生长于人心中的偶像和幻象:掌控感、身份认同、自我价值、成就感、可见的确定性。

 

幻灭不是结局,而是一场更新的开始


在耶稣人生的最后一周,跟随他的门徒们也一定经历了同样的一种幻灭感。从铺满棕榈树的君王级迎接礼遇,到圣殿里的混乱,再到一场深夜逮捕和审判,最后走到处决。耶稣骑着驴驹进入圣城耶路撒冷,一周后,他的尸体却被人用麻布卷着放进城外的坟墓里。

 

从受难日到复活的这段时间,门徒心中必定充满了令人无力的幻灭感。难道他们把信心放在了一个错误的人身上吗?为何耶稣显得如此无能,但前不久他不是还平静风浪、让死人复活了吗?他真的就这样死了吗?我们到底是不是信错了?

 

在基督的受难、受死与复活这条主线中,穿插的是门徒的失败 。一场空前的属灵争战在他们的狂傲(争论谁为大)、出卖、逃散和幻灭中上演,写实感力透纸背。然而,正是这样一种呈现,让后来的读者看到盼望,因为这都说明,门徒们靠自己并没有什么见证可以给世人看。若不是恩典再次寻找他们,就是救主以复活的样式,主动显明在离弃他的一群人当中,门徒们不可能明白,幻灭并不是结局,而是一场真正更新的开始。

 

这个更新是在主基督的身上,他道成肉身,在面对世上的审判的时候,彼拉多对围观的人说,“你们看这个人”(约19:5),更好的翻译是“瞧,这个人”。那时人们无法认识这位荣耀的君王,复活的主,而是喊着说,“钉他十字架!”。但是,主却说,当我们这些人,这些在黑暗死荫中的人,这些生命中所有建立在自己身上的希望幻灭时,看见他却就必定活着,有盼望。正如朋霍费尔曾经说过的,“瞧个人!在他里面,世界和上帝和好了,世界被征服,不是通推翻,而是通和好。不是理念、纲领、良心、义务任、德行,而是上帝单纯,无与比的完美之上帝世界的不是从在中撤回离世界,而是经历和承受着世界的苦。世上的罪折磨着基督,却被位救主所恕;瞧个人!上帝成人,个世界无法度的。神爱世人,爱这个世界。不是理念之人,而是真的人;不是理念的世界,而是真的世界,……上帝不允按照自己的准将人分门别类,将自己作为他们审判者。通他自己成真正的人,罪人的朋友,让我们知道自己的荒谬。上帝站在真的人和真的世界中反对一对他们的控告。他和人同世界一起面一切的判者、断者,从而使论断人却成了被控告的。在耶基督里,做出了整个人的判决,个判决不是出自于无情的判者,而是自始自遭受并承担了人命运的满有怜悯的耶基督的身上。他是人!他的名就包括了人和上帝”。

 

当我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和失,一个人有没有价候,也只能基督,来真正知道其有没有价,因此,上帝不是因在世界上一事无成而可怜我来接,也不会因在世界上成功赫而接,而是因基督,在他里面抱了成功的人,有失的人,在它里面,他十字架上的奥秘,一切都更新,他自己取代我一切的价!C. S. Lewis曾经很有智慧地讲述了天堂和地狱之间的差别,在天堂中,人们对上帝说,愿您的旨意成全;在地狱中,上帝对人说,愿你的旨意成全。

 

冲破幻灭,更新生命


在当下,我们一面生活在对死亡的恐惧中,一面生活在虚无的娱乐之中,每个人都生活在一种幻灭感中,要么我们对生命抱怨,要么我们就吃喝快乐,今朝有酒今朝醉,死亡成为了我们中间盛行的偶像,成为了我们人生的目标,成为了我们及时行乐,活在当下的理由,我们的生活在这个阴影下要么就拥有一切,要么就成为乌有。然而朋霍费尔在临终的岁月中曾写下一句话,不仅仅安慰着他那个时代的人,同时也提醒着我们,只要人认识到死亡的权势被粉碎,只要复活与新生命的奇迹之光照入死亡的世界中,人民就不向生命要求永恒……人所盼望的新人和新世界,唯独来自死亡的彼岸,来自克服死亡的柄。复活的基督自身中有新的人性,怀有上帝新人的最荣耀的肯定。类虽活在旧的生命中,但已超越了旧的生命。人类虽生活在死亡的世界中,但已超越了死亡。人类虽还生活在罪孽的世界中,但已经超越了罪孽。黑夜已深,白昼将近


阅读

上一篇:【原创】Good Friday好在哪里?
下一篇:【原创】理性证据告诉你,耶稣复活究竟是不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