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理性证据告诉你,耶稣复活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原创  2019-04-22 朱宪奔 投稿

昨天的复活节虽然已过,但对于大多数有理性的人来说,无论是“口里认耶稣为主”, 或是“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都不是容易的事。诚然,从心里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是基督信仰的核心与根基,离开了耶稣基督的复活,基督信仰便冰消瓦解。


本文试图透过理性分析、调查、考证耶稣复活的真实性与可信度,重新确立个人对基督信仰的根基。部分内容是透过医学的角度分析耶稣受死的过程,阅读中或许会略有不适,但惟其如此,才印证了基督的受难是极其真实的历史事件,而他的复活,更是我们永远的盼望。

耶稣真的死在十字架上吗?

 

我们将从最后的晚餐结束开始回顾耶稣受死的过程,讨论耶稣是否真的死在十字架上。

 

一、血汗


路加福音22章44节有耶稣汗血的记载。现代医学告诉我们,汗血是一种不常见的症状,只有当一个人经受极大的压力、焦虑、恐慌时,才可能产生。症状是皮下毛细血管破裂以致皮下出血,血液顺着细毛孔随汗液渗出皮肤,形成汗血。


耶稣知道神要他为世人的罪受十字架的刑罚,作为一个完全的人,耶稣身心经受着极大的压力与焦虑,圣经记载他迫切地祷告,甚至豆大的汗珠如血滴出来。


现代医学实践告诉我们,汗血的过程使皮下组织变得非常脆弱易破,以致第二天耶稣被罗马士兵鞭打时皮肤会特别敏感,加增其痛苦。

 

二、鞭刑


罗马的鞭刑以残酷著称。罗马鞭刑所用的皮鞭是把一个个小铁球编织在皮条鞭子里面,打到人体时,有重量较大的小铁球携带着强大的离心力敲打着人体,以致对人的皮下组织、肌肉、神经系统都有极大伤害。


一位研究过罗马鞭刑的外科医生说:“持续的鞭打,肌肉的撕裂直达紧贴骨骼的组织,受刑人的血管、肌腱、甚至内脏都要外露出来, 导致肌肉血流不止、破碎分离, 许多受刑人在被钉十字架之前便死在鞭下了,即或不死,也会导致失血性昏迷。”


耶稣背着十字架横粱在往各各他的路上踉跄以致摔倒,可能是因为耶稣正经历失血性昏迷,到后来耶稣说:“我渴了”,这些都是失血过多的证明。经历过鞭打的酷刑,在被钉十字架前,无疑耶稣已经生命垂危了。

 

三、十字架

 

1968年,考古学家在耶路撒冷找到在主后70年因反抗罗马政府而牺牲的36具犹太人的尸体, 有一个人显然是被钉十字架,他的脚上还有一根7英寸长的钉子穿透着,并有几片橄榄木的碎片与之相连。这些事实正好验证福音书中所记载的钉十字架的酷刑在第一世纪的罗马统治时期确实存在。


钉十字架是一种极其残忍的刑罚。受刑时,钉子穿透手部和脚部神经已是无法忍受的疼痛,当犯人被竖立挂起来时,他的两个手臂被迫张开,每边约6英寸长,两个肩膀因无法承受体重而必须脱节。这是应验诗篇22章14节所预言的:“……我的骨头都脱了节。”


当犯人被垂直挂在十字架上后,他会因窒息而慢慢死去。因为加在肌肉横膈膜的压力使整个胸腔一直置于吸气的状态,他若要呼气,则必须用脚跟、腿背、乃至整个背部抵着竖杆用力使身体上倾,使被压紧的肌肉稍得片刻缓和,但是这会使穿过脚的钉子割入更深的肌肉,逐渐锁紧在跗骨里面。


这样一次艰难的呼气过程后,被挂在十字架上的犯人可得片刻休息,然后便开始另一次艰难的呼吸历程,直到气力用尽,窒息而死。


这个事实可以在福音书中罗马士兵打断两个与耶稣同钉十架的犯人的腿,以使他们尽快死亡,好在日落以前结束这刑罚的举动得到验证。腿被打断,十字架上的犯人即无法支撑身体上移,无法呼吸,很快会窒息而死。


当一个人的呼吸变缓慢后, 血液中的CO2积蓄而水解成为碳酸HCO-,使得血液中的PH值下降, 结果会导致心率混乱。事实上,当耶稣感到自己心率不齐呼吸困难时,他知道自己将死,大喊出声:“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说了这话,气就断了(路23:46),他便心脏骤停而死。


尽管在临死以前,耶稣所经历的失血性昏迷也会导致心跳严重加快,这样也会加速心脏功能受损,引致心脏周围的细胞充水,医学上称这种症状为“恶性心包积液”,肺部也会发生类似的积液现象,形成肺积水。根据约翰的记载,后来罗马士兵用长枪戳进耶稣的身体时,很可能戳进耶稣身体右侧的两肋之间,穿透肺部而戳入心脏,以致当长枪被拔出来后,先流出来的是包心的积液以及肺积液,随后是大量的血。


我们认真看约翰福音19:34中记载“有血和水流出来”,约翰先写的是血,而不是水。当时约翰肯定不明白,为何有水流出而不是直接流出血,但作为目击者忠实的记载正好反映了事实,现代科学证明了当时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之事实。


然而,这并不代表约翰先看到的是血而不是水。希腊文写作的特点是,文字使用的先后并不一定代表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而是强调事情的严重程度。


罗马士兵本来要像对另外两个犯人一样要来打断耶稣的腿以使他尽快气绝而死,但因一士兵用长枪已经检验确定耶稣已死,因此不用再打断他的腿,那些训练有素的罗马士兵对于辨别一个人死亡与否他们有绝对的信心;而且,在严酷的罗马政府管制下,若犯人从士兵手下逃脱,士兵要承担死罪,因此,当时没有打断耶稣的腿说明士兵已经确信耶稣已死。


以上这些士兵的正常举动正好验证了耶稣的死之事实。至此,如果福音书中所记载的事情属实,作为一个完全的人,耶稣当年在十字架上是必死无疑了。


面对一些人依然怀疑耶稣是否已死在十字架上,是否有一丝他当年在十字架上存活的可能,那么首先需要正视并回答以下几个难题:


1. 耶稣的两个脚被7寸的钉子钉在一起,如何能走路逃跑?

2. 耶稣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蹒跚地走了那么远,出现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

3. 耶稣的双肩已经脱节,他的双手怎么能用力?

4. 耶稣的背上满是鞭伤,心脏与肺部又被长枪所戳,身负重伤,如何能独自挪开那沉重的墓石,从严酷的罗马士兵眼下逃脱?

5. 如此一个身负重伤、落魄不堪的失败者,如何能鼓动他的门徒继续相信他、跟随他,并宁愿舍掉自己的生命传扬他,直到今天?

 

如果耶稣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为何他面对拘捕不反抗,面对审判不为自己辩护,面对残酷的鞭刑不退缩,面对十字架上的可怖却不抗拒?若把千万答案浓缩成一个字,就是“爱”了

耶稣的坟墓真的空了吗?

 

空坟墓是耶稣复活的重要标记,如果空坟墓不能确定,耶稣复活的历史事实必然值得怀疑,整个基督信仰的核心也得动摇。在研究耶稣的坟墓是否空了之前,一个重要的前提是确认耶稣是否真的曾被放置于坟墓里。


关于耶稣的埋葬、复活,最早出现的记载是在哥林多前书15章3到7节,这是保罗所写并在早期教会里传阅的信经。在这个信经里,保罗强调了四点,一是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二是耶稣被埋葬,三是耶稣复活,四是耶稣显现。另外,在公认为是最早的福音书的马可福音中,清楚地描述了耶稣被埋葬的细节,这些描写与事情本身的发生之间的时间相差不远,不会像传说一样因着代代相传而有的细节被增删。

 

1、亚利马太人约瑟


福音书中记载,耶稣的身体经彼拉多同意,由亚利马太人约瑟领了去。质疑者说马可福音记载当时整个公会投票要处死耶稣,而约瑟是公会成员,如果说一个曾投票要处死耶稣的人却争取要了耶稣的身体并给他一个尊贵的安葬,逻辑上说不过去。


然而在路加福音中解释了约瑟的背景,他是“素常盼望神国”的人,暗暗作了耶稣的门徒,在公会中众人所谋的,他并不附从(参路 23:50-51)。可见约瑟对死后的耶稣尊崇有加。


另外,在第一世纪早期,那些耶稣的门徒对公会里逼迫耶稣的人十分仇恨,在耶稣被钉于十字架时他们因畏惧而四处逃跑,如果他们要编造一个事实,按道理讲绝不太可能编造一个公会里的人,勇敢地领了耶稣的身体并给了耶稣尊荣的安葬。因为这样会使他们自己更加难堪。

 

2、空坟墓的概念


在哥林多前书15章3-7节,看起来并未提到耶稣的坟墓变空之事实。然而,在犹太人的观念里,承认耶稣复活即隐含了承认耶稣的坟墓变空的事实。


犹太人有一个非常直观的复活观念。他们认为复活的主体是骨骼而非肌肉,因此,犹太人有收取先人骨骼的传统。死人埋葬后,待其肌肉腐烂,他们要去把先人所遗留的骨骼收集起来,保存在一个盒子里,等待在世界末日时神让以色列的义人复活,他们从此便一起活在神国里。


因此,在犹太人的观念里,复活意味着身体已离开坟墓。因此,圣经里虽然没有清楚描述耶稣坟墓空了,而在犹太人的观念里,如果承认耶稣复活,则他的坟墓一定是空了。

 

3、坟墓是否被把守妥当?

 

古犹太人的坟墓是凿在石壁上的一个洞,门口开在低处,尸体被放进坟墓后,人们便把一块碟形的巨石沿一个小槽滚到洞口,然后用一块小石头置于小槽内抵住碟形巨石使其纹丝不动。堵住洞口的巨石滚下来不难,但要重新推上去把坟墓打开,却至少需要四、五个壮年人合力才有可能做到。从这点上来看,坟墓本身是相当牢固的。


耶稣的坟墓是由训练有素的罗马士兵把守的。福音书记载,耶稣复活后犹太人贿赂罗马守兵说他们自己晚上睡着了,因此不知道耶稣的门徒来把耶稣身体偷走了。事实上,如果罗马守兵真的如此玩忽职守,他们要用生命去抵偿此过失;再者,此说法不合逻辑,若士兵睡着,他们岂知是耶稣门徒把身体偷了去?


综合四福音书的记载,新约专家王守仁教授认为,守护耶稣坟墓的是经彼拉多授权、听从犹太大祭司调遣的罗马士兵。大祭司与公会的犹太人都十分了解耶稣生前有关他自己将要三天后复活的预言,他们对此的重视程度其实比耶稣的门徒更甚,可以想象他们一定严防死守,绝不会让人打开坟墓偷了耶稣身体以造谣其复活。

 

4、有关空坟墓被发现之记载的差异

 

有怀疑论者认为四福音书对空坟墓的发现的记载有偏差之处,这是否成为空坟墓之事实令人怀疑之证据?


事实上,这些不同的描写正是反映福音书中不同作者从不同角度描写空坟墓的事实,他们没有串供以写成统一的细节,而是反映了事情本身的真实性。更重要的是,那些在福音书中描写有偏差的内容都只是次要细节,而四本福音书所描写耶稣从埋葬、到天使告诉妇女们耶稣已经复活,这些核心主题完全一致。若枉顾四福音书中一致的核心内容,却只因为书中描写这个事件的次要细节不相符而拒绝承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也有以偏概全之嫌。


再者,必须了解的是在第一世纪的犹太社会中,妇女的地位是十分卑微的,然而,耶稣的空坟墓却被当时地位如此低下的妇人发现,对当时的作者而言,若不是事实,他们不可能写进去。如果空坟墓的故事是耶稣门徒的编造,按照逻辑,他们应该把空坟墓的发现者编写成耶稣的门徒,至少是男性,而不会写成女性,因为由当时地位低下的女性所发表的意见,根本不会被重视;而且,对于耶稣门徒以至一般的男人来说,承认妇女在发现空坟墓这一事实上的角色其实对于男性门徒而言是一种羞辱,如果是编造故事,他们一定会把这个妇女发现的事实掩盖住。

 

耶稣的显现

 

历史学家有大量的证据显示耶稣当年实在是被钉于十字架上;医学家也证明作为一个完全的人,耶稣在十字架上是必死无疑。透过以上分析,耶稣的坟墓变空是一个不能推诿的事实,如果耶稣后来的显现确有其事,那么对于耶稣是神以及他所说过的一切话,都值得世上每一个人相信、深思、省察。


首先,一个令所有学者都认同的事实,就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5章所记载的耶稣向他显现的事实。这些记载是深具影响的,因为保罗清楚地写了与他同一时代且还活着的具体人名与群体,若非事实,当时憎恨基督信仰的犹太人随时可以公开反驳他。


学者们相信哥林多前书写于公元55到57年间,在林15:1-4节里保罗强调他已经把信经传阅于哥林多教会,他所指的必是公元51年时他初访哥林多教会的事情。如此看来,保罗撰写的信经是在复活发生的二十年内,是相当早期的资料。


更有甚者,有学者认为,这个信经有可能在复活发生后的两、三年后就产生了,也就是保罗自己亲眼见到耶稣显现而信主后,他自己到耶路撒冷面见了彼得与雅各而得此信经,加拉太书1:18-19对此行程有记载。那里使用一个有趣的希腊文:historeo,保罗以此强调他在耶路撒冷面见彼得与雅各并非随意打招呼并简单领受他们所说的话,而是进行一个细致谨慎的调查与探究。


基于保罗本身的深厚的理性与学术背景,他自己亲自从两个面见耶稣显现的见证人身上所得到的信息,使保罗自己信服耶稣的复活与显现是事实,这个证据说明,耶稣确实复活显现的概率非常高。有一个犹太新约专家Pinchas Lapide甚至说:“这个证据如此强有力,甚至可以认为是第一手目击证据。”


另外,在哥林多前书15:11保罗强调,其他使徒也是在传同样的福音,同样的复活信息。这说明见证人保罗所传讲的与见证人彼得和雅各所传说的完全一致。


福音书中有更详细的关于耶稣复活后显示的记载,耶稣的显现内容是丰富的:有向个别人显现,有向群体显现;有在室内,有在室外;有的摸过显现的耶稣,有的与耶稣同吃……这些显现持续了几个星期,他的每次显现都软化那些怀疑者如约翰与多马的心。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显现的真实性,因为它们不如典型的神话传说那样有内容增删的趋势。


结语


无疑,耶稣的复活是早期教会信仰的核心,这个核心是从最初就开始的。那些早期的基督徒不仅认同耶稣的教导,他们更加确信他们亲眼见过受死后复活的耶稣,这是使得他们的生命改变以及教会拓展的核心原因。正是因为这是他们的信仰核心,他们一定确信其真实可靠性。


这对于我们今天的基督徒同样适用,确信耶稣的复活是今天每一个真正基督徒信仰的核心;这个确信,并非听一个道或见证就可能得到,而需要自己“尽心、尽性、尽意、尽力”地以理性分析加上信心接受,才可能打下坚实的信仰基石,使自己的信心有根有基,不至随波逐浪、被今世的歪风邪说所迷惑,才能更好地为主作见证。


作者简介

农业与生物工程博士、家庭事工硕士,基督使者协会同工,专注助人以理性与信心考察自己真实的信仰,过正直健康的人生,以圣经原则培育并享受上帝所赐的美好家庭,见证上帝的荣耀。


感谢著者汇寄,“今日佳音”首发

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复活节:一切的新生命都在经历幻灭之后开始
下一篇:【原创】精神病患和这个世界,到底谁不正常?——电影《一念无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