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精神病患和这个世界,到底谁不正常?——电影《一念无明》

原创  2019-04-23 腓力 投稿

电影《一念无明》,是一个写实的故事。电影由尖锐议题出发,毫不避讳凝视家庭黑暗面。电影中,阿东(余文乐饰),是躁郁症患者,曾被强制送入青山医院(精神病医院)一年。出来后处处受排挤、歧视,不被这个“正常”的世界接纳。

 

当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前行,那些停下来观望、反省的人,就成了“异己”。虽然周围的人都是正常人,但实际上,只有阿东一人承担着正常人该做的事;也正是有着如阿东这样的人存在,这个世界才没有毁于人类的贪婪和自私。

 

01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我想这是所有现实题材电影的主题。

 

阿东是一个极具责任感、孝顺和爱心的人,人类大部分美好的品质都闪耀在他的身上,可恰恰就是这些东西,让他陷入痛苦的深渊。

 

阿东的母亲病重,身体功能失禁,生活不能自理。阿东的父亲常年在外不回家,弟弟是美国的高材生,有优厚的工作,但不顾家里死活。只有阿东放不下病重的母亲,也不愿意将母亲抛在养老院里,甚至为了母亲与自己的未婚妻发生争吵。

 

母亲出事是他人生的转折,也是噩梦的开始。

 

在一次替母亲擦洗身体时,阿东失手误杀了母亲,最终被法院判为躁郁症,强行关进青山医院。电影讲述的正是阿东从医院出来后的那段故事。

 

从医院出来的阿东,阳光温暖。如果不是事先已知他患有躁郁症,根本看不出他与常人有何不同,甚至看他比正常人还要正常。虽然阿东对新生活充满热情与期待,并希望能尽早投入社会,融进这个由“正常人”组成的圈子,但这个社会并不因此接受他。

 

先是被家人、好友质疑,找工作屡屡碰壁,接着再度被深爱的未婚妻jenny伤害。就这样,一位看似正常的阿东,在这个看似正常的世界,独自承受着所有不正常的对待。

 

在与jenny重逢后,阿东过去的记忆再次被触发。随着jenny内心世界的剖露,阿东极度压抑的精神显然被最后的那根稻草压垮。阿东本身就困在对过去记忆的恐惧和自责中,加之身边人的语言暴力、情感勒索、错误的爱,便造成情感上的二次伤害,再也承受不住。

 

躁郁症病发的阿东跑到便利店,疯狂吞吃朱古力,以减缓心情低落引发的病症。但便利店里没有人关心他,反而看起热闹。人们纷纷掏出手机,录下这不堪的一段,甚至有人将视频传到网络,随后网友又人肉出了阿东痛苦不堪的经历,并加以嘲笑和攻击。

 

所有的人似乎都在嘲笑和排挤这位躁郁症患者,却没有人愿意伸出安慰和问候的手。作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他并没有得到所需要的帮助,反而被伤害。为此父亲黄大海忍痛说到,“我不是想要你们帮忙,我只希望你们不要落井下石”。

 

其实我们就像是电影中的这群“正常人”,阿东所受的伤害,就像我们在面对一位犯错之人的声讨,我们缺少的是接纳和爱他们的心。但耶稣曾做出过不同的回应,他原谅了那位妇女,只是叫她不要再犯罪了。

 

虽然电影放大了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和残酷,但这何尝不是现实呢?每个人都蜷缩在个人的狭小空间里,这个空间自私、封闭、黑暗,我们需要爱,但我们又都不懂得去爱,因此也就没有人懂得去爱另一个同样需要爱的人。

 

02谁才是正常人?

 

电影开头透露了三个细节,这三个细节牵引着整个故事线索的走向。

 

第一个是,黄大海在去青山医院接阿东之前,从器械箱中翻出锤子,藏在枕头底下。他担心这个患有精神病,曾失手杀掉自己妻子的儿子,会对自己造成威胁。或许父亲是出于自我保护,但何尝又不是亲情破产、人与人失去信任产生的结果呢?

 

锤子象征着暴力,也象征着没有信任的防卫。但在这部影片中,也象征着父子恩怨的冰冷刚硬,想化解,却并不容易。

 

第二个是,在阿东即将出院之前,他做了两件事。他先是在每位病友的桌上都放了几块巧克力,从情节透露,这对他们的病症有一定的帮助,可见阿东是一个细心、富有爱心的人。

 

放完巧克力后,阿东拉开自己床前的抽屉,面板上尽都是阿东极度狂躁时留下的印痕。虽然阿东患有躁郁症,但他将这种情绪掩藏的很好,并没有表现在外人眼中,而是藏在不会伤害到任何人的抽屉里。

 

这也印证他在朋友婚礼上的讲话,他明白并承认自己是个精神病人,但他懂得对人最基本的尊重,反而社会上所谓的“正常人”,却没有这些似乎“正常”的举动。他知道自己可能会伤害到别人,所以格外克制,但那些相比正常的人,却毫不节制对他人造成伤害的举动。

 

最后一个细节,虽然细微但同样关键:正常人与不正常人之间的对比。一个“不正常的人”做着“正常人”应该做的事,但没有一个“正常人”敢承担“正常人”的责任。

 

黄大海在医院内抽烟,但医院是禁止吸烟的。看到护士带阿东过来,黄大海随即将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烟蒂。阿东上前捡起父亲扔在地上的烟头,放进身边的垃圾箱。这小小的细节,实际上是在对所谓“正常”的质疑,是在反问“正常人”与“非正常的精神病人”的区别到底在哪里?

 

实际上,阿东需要的仅仅是一点供他生存的空间,但这个世界给出的回应却是冰冷的,就像筒子楼里那位老大爷说的“空间?这里就是没有空间,困一个神经病在这里,不就让他更疯嘛!”

 

无论是在现实世界或是电影中,所谓正常的我们都缺乏对弱势群体的关爱。

 

03让世界好一点点

 

如果说糟糕的现状令人绝望,那么电影中出现的人们为修复关系所做的努力,是唯一带给我们的安慰,虽然看似昙花一现,但也足够让我们看见希望。

 

就在阿东临近奔溃之时,他们父子在医院天台的一段对话,解开了父子半辈子的恩怨情仇。

 

父亲黄大海在阿东的责问下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也道出了自己的软弱和憋屈。这种坦白和对亲情的唤醒,修复了两人,也是在这个时候,黄大海说:“我这个混蛋都已经回来了,你能不能也争气一点?坚强一些?”

 

后来黄大海说,“要做一个混蛋其实很容易,不想处理的,就撒手不管,放在一旁,眼不见为净。然后给自己几十个借口,说自己没有错、没办法了、已经尽力了。”要逃避很容易,像其他家属一样,找个理由把儿子再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就不会麻烦自己了。

 

但同时黄大海也很清楚,自己这么做,儿子一定会恨自己,而自己再也无法原谅自己。虽然身边的人都在劝他放弃阿东这个麻烦,但黄大海却说“我活了大半生,什么都逃避,避到追不回来。(现在)懂得了后悔,已没有用。我六十几岁了,如果再这样活下去,我会恨自己一辈子。”

 

当所有人都在向着自己考虑,父亲黄大海却挣扎着想要回头,想要转变成一位温情的、爱护儿子的父亲;暖心纯洁的小男孩余果,用睡前故事来治愈阿东。

 

他们两位,也是这部有些压抑的电影所夹带的一丝人性的光芒

 

余果还只是小男孩,仍旧保持着那份人性中的纯洁;而“混蛋”父亲出走半生,却要回转像小孩的样式。原先阿东一个人孤零零地对抗这个世界,现在有了父亲和余果的陪伴,已经不再那么孤单了。

 

最后,阿东与父亲拥抱在一起,说:没事了。

 

没事了,都会好起来的。真正不可原谅的人和事物,其实很少。但问题是,我们的坚持,能不能让这个世界好上那么一点点?哪怕只是温暖身边的某个人。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理性证据告诉你,耶稣复活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下一篇:上海17岁少年跳桥,多少父母不会和孩子好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