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公共化的信仰”不能代替个人与神同行

2017-06-01 莱尔 今日佳音
当“公共化信仰”兴起,我们有了更多的教堂,更多的聚会和各种各样的服事,然而这并不能代替我们个人退到内室与上帝的亲密沟通。在现今的世代,我们更需要竭力与神同行。


0062Of2Lzy77NC7xf07ab&690.jpg


这个时代信仰的缺失



在这末后的日子,有一个普遍的哀叹,就是当代基督教缺乏能力,以基督为元首的教会,他的身体,在今天不能像在以往的日子中那样撼动世界。要不要我直白地告诉你为什么?那是因为在信徒中普遍存在的欲振乏力的生命。我们需要有更多的弟兄和姊妹像以诺和亚伯拉罕那样与上帝同行,活在上帝面前。虽然我们今天信徒的数量远远超过我们先辈的日子,但是在基督徒信仰实践上我们却远远不及他们。


许多年前,那些我们先辈们所有的特质,今天在哪里呢?那就是,舍己、珍惜光阴、与奢侈和放纵隔绝、毫无妥协地从世俗之事中分别出来、总是以天父的事为念、一心一意跟随主、简朴的家庭生活、在社会中的美好见证、忍耐、谦卑、随时待人有恩……是啊,如今在哪里呢?我们继承了他们的真理,穿戴了他们的盔甲,但是恐怕我们没有他们活出来的信仰。


圣灵看到了这一切,并为此忧伤;世人看到了这一切,便轻视我们。世界看到了这些,便对我们的见证不以为然。相信我,是我们的生命——属天的、敬虔的、效法基督的生命——影响世人。让我们靠着上帝的恩典,下定决心,除去这羞辱。让我们苏醒过来,清楚知道,这个时代需要我们在这事上做什么。让我们有一个更高的信仰实践的标准。


我们曾以肤浅的圣洁为满足,让我们使这成为过去吧。从此以后,让我们竭力与上帝同行,在我们日常生活中谨慎自守、无可指摘,那么,即使我们不能叫一个讥笑的世界归信,也要使他们转为沉默。



公共化信仰不能代替个人信仰生活



我想,在近些年中,任何一个有头脑的英国人都会看到,在这片土地上,极大地兴起了一种我称之为“公共化的信仰”(我找不到更好的描述语了)。各种各样的服事不可思议地骤然增加。很多地方为祷告、讲道和施行圣餐开放了,至少要有五十年前的十倍多。在大教堂举行的宗教仪式、在大型场所如农业大会堂和迈尔美(Mildmay)大会议厅举办的聚会、不分昼夜连续举办的宣教活动——这些都成为大家常见又熟悉的事了。事实上,它们在今天已经成为惯例,从参加的人数上就可以清楚证明,它们是大受欢迎的。简言之,我们发现自己正在面对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就是,在19世纪过去的二十五年,是一个有着大量公共化信仰的年代。


我不是说这个不好。大家一刻也不要觉得是这样。相反,我感谢上帝,叫当年使徒们“主动进攻”的战略在今天重现,并且叫“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9:22)这样的渴望明显地传播开来。为着精炼了的敬拜仪式,为着国内的宣教事工,为着像慕迪和桑基那样的布道运动,我感谢上帝。任何事都强于麻木、冷漠和无所作为。如果基督被传开了,我就欢喜,并且还要欢喜(腓1:18)。


从前在英格兰的先知和义人们曾渴望看到这些事,但是从未看到。如果怀特菲尔德和卫斯理在他们的年代中被告之,会有这样一天来临,就是英国的主教和大主教们不仅不会禁止布道活动,还会积极地参与其中,我很难想象他们会相信这事。相反,我觉得他们可能会像以利沙时代的那个撒玛利亚的军长一样说:“即便耶和华使天开了窗户,也不能有这事。”(王下7:2)


但我们为公共化信仰之兴起感恩的同时,一定不要忘记,除非有个人性的信仰生活随着它,否则公共化的信仰生活就没有实质的价值,甚至会产生最糟糕的结果。不停地追逐明星讲员,无休止地参加火热的、持续到深夜的大型聚会,无休止地渴望获得新鲜的兴奋感,以及讲台上激动人心的别出心裁——这些事都会造成非常不健康的基督徒信仰方式。恐怕在很多情况下,会完全把灵魂毁坏。


不幸的是,许多把公共化信仰当作全部的人,他们常常被单单一时的情绪所牵引,在参加了一些场面震撼的布道之后,他们就作出了一些超过他们真实情形的宣告。在这之后,他们想象他们已经达到了一个程度,而要使他们继续在这个程度中,就需要有接连不断的宗教兴奋感。渐渐地,就像吸食鸦片者和酗酒者,会有一个时候,药剂会失去效力,一种耗尽了的空虚感会爬进他们的心里。恐怕太常见的是,整件事的结果就是,倒退到彻底的死寂和不信,完全地回到世界之中。这些都是因为除了公共化的信仰之外一无所有!


哦,愿人们记住,向以利亚显明上帝的同在的,不是烈风、不是火、不是地震,而是“微小的声音”(王上19:12)。


Worship.jpeg


我们应当竭力与神同行



现在我想要在这个话题上发出提醒的声音。记住,我不愿看到公共化信仰的减少;但是我确实想要推动更多的个人性的信仰——私下的、在个人与他的上帝之间的。


在地面上你看不到一株植物或一棵树的根。如果你向下挖到它,观察它,它是其貌不扬的、沾满泥土的、表面粗糙的,远不及你眼里看到的果子、叶子或花那样美丽。但是,这个令人瞧不起的树根,是你眼睛所见的一切生命、健康、活力和繁衍力的真源头,没有它,植物或树木很快就会死。


那么,个人性的信仰就是一切有生命力的基督信仰的根源。没有它,你或许可以在聚会或舞台上有大胆的表现,大声的歌唱,流泪不止,并且出名和得到人的称赞。但是没有它,我们就没有赴婚筵的礼服,在上帝面前是死的。我直白地告诉我的读者,这个时代需要我们更多关注个人性的信仰。


1.让我们在私底下更用心地来祷告,把我们全部的心灵投入到我们的祷告中。有活的祷告和死的祷告;有的祷告我们没有付上任何代价,有的祷告我们付上大声呼求和泪水。你的祷告是怎样的呢?当一些伟大的信徒在众人眼前滑跌的时候,教会为之感到惊奇和震惊,事实是,他们早早在膝盖上就已经滑跌了。他们忽视了施恩宝座。


 2.让我们在私底下更多地读经,更多地用心和殷勤。对圣经的无知是一切错误的根源,并使一个人在魔鬼的手中孤立无援。今天个人性的读经恐怕要少于五十年前。我相信,如果许多的英国人不是在读上帝话语上养成了一个懒惰、肤浅、疏忽和敷衍的习惯,他们就不会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一些人落入怀疑主义,一些人一头冲进最荒诞、最狭隘的狂热主义,一些人到了天主教那边。“你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太22:29)在讲道中听圣经,决不能代替在家里个人性的读经。


3.让我们培养起坚持默想和与基督相交的习惯。让我们下决心给自己时常留出时间,以便我们像大卫那样与自己的灵魂交谈,在我们的大祭司、中保和坐在上帝右边的代求者面前倾心吐意。我们需要更多私底下的忏悔——但不是对人。我们要的忏悔不是在忏悔室里面,而是在施恩宝座前。


我看到有一些基督徒总是在寻找灵粮,总是出现在公共场合,总是不得喘息、来去匆匆,从不给自己留时间安静地坐下来消化思考,审视自己属灵的光景。如果这样的基督徒有一个侏儒式的发育不良的信仰,不见长大;如果他们的信仰就像法老梦中那又干瘦又丑陋的牛一样(参见创41章),在公开场合大吃大嚼之后,样子却和先前一样,甚至更丑更瘦了,我是绝不会感到奇怪的。


灵命的兴旺非常仰赖于我们个人性的信仰生活,而除非我们下定决心,无论付上什么代价,都靠着上帝的帮助留出默想、祷告、读经和与基督内室交通的时间,个人性的信仰不会兴旺。哎!令人悲哀的是,我们主说的那句话被忽略了:“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太6:6)


我们的布道先辈们比我们今天拥有少得多的方法和机遇。除了偶尔在教堂和户外讲道以外,大型的宗教聚会和人群,对于怀特菲尔德、卫斯理和罗兰兹他们来说,是闻所未闻的。他们用的方法既不合潮流,也不广受欢迎,并且时常给他们带来逼迫和羞辱,而不是称赞。但是,虽然他们能用的武器很少,他们却用得非常好。


我们有大型的会议、聚会、宣教礼堂和大楼、多种多样的信仰工具,但是我相信,他们虽然比我们少有来自人的喧哗和夸赞,却比我们在自己的时代中为上帝留下了更深的烙印。我觉得,他们所带领归主的人,就像老式衣服和面料,更耐磨,更耐穿,更慢损坏,更不易褪色,比起我们这个时代新信主的人而言,他们更稳固,更扎实,更有根基。


为什么会这样呢?很简单,是因为他们普遍而言比我们更注意个人性的信仰。他们与上帝亲密同行,在内室中尊敬上帝,所以上帝在公开场合尊敬他们。哦,让我们效法基督并且效法他们!让我们去照着行吧。


o-GOD-facebook.jpg

来源:忠心好管家



阅读

上一篇:【6.1】这样养育孩子,他的一生都会积极坚韧
下一篇:伤害孩子的7种爸爸,你家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