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这才是教师的伟大之处

2017-09-10 张文亮 河马教授的网站

我们在世界,就像个艺术家,要在歪七扭八的画框上,完成优美的创作。



看啊,教师

在现今的时代当老师,是幸运的,却也是不易的。幸运的是,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教师依然算是一个稳定的职位,依然有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们争先踏入这一行业,在家长们的心目中也是颇受尊敬。不幸的是,真正搞学术、不以混日子为目的的教师尴尬于科研经费的缺乏,教授不如明星更受人爱戴和欢迎……如今更是有教师猥亵学生等等丑闻频频曝出。到底今天我们该如何来看待教师这一职业?身为教师又该如何定位自己的身份?

 

台大教授张文亮曾写过一篇关于教师如何定位自己身份的文章。现今读来,依然令人深思和鼓舞。

 

“我们的职业,似乎代表知识的“权威”,别人祇要用张单据,就可以全然撼动,连根拔起。我们的头衔,容易得到众人的“尊敬”,祇要报纸负面报导一下,那些尊敬就成泡泡。我们的工作,在社会上比较“清高”,一旦落入试探,瞬间就很黯淡。我们的授课、作研究、上下班都较“自由”,这些自由都不是真自由。在司法之下,教授绝对不是自主的人,而是另一种型态的奴仆。教授,过去是长期被宠坏的人,高教风波在提醒人,我们是奴仆。既然是奴仆,“不可私拿东西;要显为忠诚,…”(提多书二章10节)。

 

我们爱国,国家没有用爱回报的必要;我们有对改革有期待,政治对我们没期待。你看到教授在报章建言,在议会对施政者报告。我要清楚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不会在乎教授的专业建议,不会倾听知识分子的肺腑之言,祇先在乎你与他们是否在同一阵线。你如果不想与他们同一阵线,请不要自表多情。政府是世界的组织,世界不是你的主人。要处处小心,处处有爪子,伴君如伴虎,即使你在号称最自由的美国,也有许多爪子。

 

订定法条的美意,不在使人走向公义,而在增加犯罪的阻拦。律法无法提供使人走向公义的力量,祇在放置减少人犯罪的绊脚石。不幸的结果是,绊脚石又多又细时,一下子就使人摔跤。律法使人知罪,律法愈多的国家,人就愈易沦为罪。这在提醒我们,这世界非我家。

 

当耶稣将被钉十字架时,有个女人为祂倾倒香膏,立刻有人控告她,这是枉费。主耶稣说:“为什么难为她呢?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连这么好的美事,都有人控告,可见我们无论怎么小心,世界都可以找到控告的理由。学习不要将别人控告的话,吞进心里去,有一天,主有祂自己的解释。自己要思考的是,平日的金钱使用,是否为美事。

 

1990年有晚,我乘车到云林,隔天上午要在斗六开会。我抵达时已经晚上十点多,到了旅社,询问住宿的费用,才知道核发的住宿费太低。祇好请求打个折扣,对方不肯。我走出大门几步,对方仍说:“台湾大学的教授,住不起斗六的旅社?”这句话,我当时无解,至今也无解。

 

后来,我睡觉的地方,床是百年前的木板架,棉被硬的打不开,床边有痰盆,这里符合可报的住宿费。后来我住过“国军英雄馆”,重回当兵的生活;住过“劳工之家”,与劳工们在地下室打乒乓球;住过“教师会馆”,享受点教师的福利;住过招待所,有蟑螂四处爬。尤其,有晚住在新竹的某旅社,整夜抓跳蚤。

 

喔,要当老师:

随随便便的吃点,邋里邋遢的睡点,

什么样的床都可躺,任何的棉被都可盖,

热时吹风扇,否则自己来摇扇,

蟑螂可作室友,壁虎可当好听众。

 

我们在世界,就像个艺术家,要在歪七扭八的画框上,完成优美的创作;像个表演者,在破烂不堪的舞台上,伸展肢体;像个音乐家,在走音的钢琴,补足音域的残缺。我们不用自己的一生,去证明众人皆知的腐败;而是去印证,众人未知上帝的荣美。

 

为学生,值得这一切。”



文章来源:河马教授的网站

阅读

上一篇:一起祷告的家庭不会散
下一篇:【原创】女人,拿什么抚慰你心深处的生产之痛?——榆林产妇事件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