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女人,拿什么抚慰你心深处的生产之痛?——榆林产妇事件有感

原创  2017-09-10 王敏俐 普世佳音

近日,发生在陕西榆林的产妇跳楼事件,引起舆论哗然。事发后,院方发表声明称,产妇曾向医护人员提出剖宫产的要求,但家属拒绝。家属对此说法则予以否认,并称曾主动向院方提出剖宫产。在这起事件中,家属和院方各执一词。


在许多报道中,媒体与舆论纷纷指向剖腹与顺产之争。究竟是院方还是家属坚持顺产,成了这几日网络论坛中的热议。不可否认,双方在这个过程中都有必须要负起的责任。遗憾的是,真相在医患双方为求自保的互卸罪责之中越来越模糊。


wisdom170910.jpg


我们热议的不是产妇,而是我们内心的惶恐与焦灼

榆林产妇事件,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多数网络上的评论在第一时间将批评的矛头对准了家属,或者更确切地说,对准产妇老公,引起一连串关于女性生育权与婚姻的讨论,例如网红咪蒙所写的《我把你当老公,你把我当子宫》之中提到:“真正能够逼死一个女人的,相比对医院的失望,更有可能是对老公的绝望。” “原来,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产房才是。” 榆林产妇之死,所践踏的是女性在生产过程中应被珍爱珍惜的生命尊严。


怀孕生产,是一个女性重新调整自我定位的重要转捩点。女性在妊娠的过程中,身体会产生颠覆性的变化,内在情绪也会产生极大波动。大众媒体与我们周遭的舆论其实对一个正在适应成为母亲的女性并不友善,我们担心自己变得不再有魅力、不再有价值,害怕自己的一生将淹没在孩子的哭闹之中失去自我,甚至有些人感到亲属看重胎儿过于自己,感觉自己不过是他人眼中的生产工具。不难理解,为何许多女性对榆林产妇跳楼一案有深深的共鸣,下意识地在参与评论的过程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代入这个事件里,我们热议的不是榆林产妇,而是我们内心的惶恐与焦灼。


咪蒙并不是唯一以此事件探讨生育与婚姻的作者,搜寻关键字,笔者找到了许多极为类似的相关评论:《榆林产妇跳楼,一场中国式变态婚姻下的谋杀!》《不是死于产前疼痛,而是死于丈夫全家的自私与冷漠!》《不到怀孕生孩子,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还是狗》《榆林产妇跳楼身亡:在中国做女人到底有多难……》这些文章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被成千上万的女性点赞支持。这个现象帮助我们看见,当今日女性面对婚姻与成为母亲的角色转换时,心中有着一层深深的不安与恐惧:我将要跟随一生的这个男人,在生死时刻与利益交锋之际,是否真的愿意为我挺身而出?


timg.jpg


我们应被珍惜如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这是自上帝创造人类之后,亚当夏娃堕落以来,在女人心中深藏已久的恐惧。早在伊甸园之中,蛇引诱亚当夏娃吃了禁果,罪进入人的内心之后,亚当便不再成为保护夏娃的勇士:当神责问亚当为何吃了神吩咐不可吃的果子时,亚当回答道:“是祢所赐给我的女人,把那树上的果子给了我吃......”


在上帝面前,亚当逃避他当面对的责任,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卸给他的妻子,没有承担起一个保护者的职份。对于夏娃以及夏娃的女儿们,过往曾经以为是托付终身的良人,却在许多时候为求自保选择沉默与怯懦,成为历世历代以来心中永远的痛。圣经中明明地指出,在因罪堕落的世界里,女人将受恋慕丈夫之苦。


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在这个女人撑起半边天的时代,依然有无数女人为爱心碎。上个世纪,张爱玲在小说《封锁》中无比感慨地表示:“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那不然,你想怎样呢?女人总是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男人,女人的全部世界。” 在今日又何尝不是如此?


严格意义上来说,世上没有真正的女汉子。今日的女人用各种指标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确认自己的定位,但是当亚当看见夏娃时,亚当清楚宣告道,“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他为女人。” 我们受造乃是与我们的丈夫成为一体,他原是我们的保护与遮盖。女人渴望在爱中被保护,在四面受敌时有丈夫作我们的后盾,在经历生产之痛时有另一半感同身受并相知相惜。这是上帝在创世之初安放在我们内心深处的记忆。


timg (2).jpg


怯懦的巨婴何时真正长大?

当榆林产妇深陷无助绝望时,他的丈夫在哪里?起初,神设立婚姻之时,祂的心意是,要让丈夫以爱和牺牲守护妻子,妻子以敬重和顺服尊荣丈夫。但是当罪进入这个世界之后,不管是男是女,我们都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活在一个失序错乱的世界里:女人为了保护内心的脆弱而在婚姻中把自己武装得越来越强势;男人为了逃避繁琐的日常与责任躲进自己的封闭世界,让自己在婚姻里越来越退缩,失去了在家中作为领袖的责任。


在我们的社会,很少有父亲知道怎么教导男孩成为男人,怎么去承担人生的风浪,去舍己守护心爱的家。许多男人在成长过程中孤独摸索,找不到一个可以效法的典范。他们进入婚姻之后,不知道如何放下自己的舒适与利益,在许多的责任、在与妻子沟通的过程、领导自己儿女的职份上成为逃兵,在生死定夺的关键时刻如无助无知的“巨婴”。榆林事件里那位手足无措的丈夫,只是整个社会中男性群像的缩影。作为主导一家方向的领袖,却失守当尽的责任,男人们必须要来到上帝的面前悔改。


美国作家艾杰奇在他的著作《男子汉养成班》中提到:“我们的世界充满着有待开发的男人;半成人。你所见的多半是男孩,住在男人的身体里,从事男人的工作、支撑一个家庭、财务与担当。他们身上的男性气魄从未得到完整传授——甚至可能一点传授都没有。” “这些男孩长大,成为犹豫不定的男人,因为,他们生命核心的问题迟迟未得解答,或者,得到非常糟糕的答案。于是他们虽成为付诸行动的男人,却没有植根在真正的力量、智慧与慈爱上。” 


所有男性的旅程,最终来说都是灵性的旅程。” 艾杰奇认为。事实上,更多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无需改变,更别说让人来指教我们成长。男人要脱离巨婴,首先需要的是承认自己的破碎,放下内心的骄傲,直视自己真实的状态。我们需要回到使生命成长的上帝面前,承认自己需要帮助,需要上帝介入我们的生命中。在这个父爱缺失的时代,让创造天地的神成为我们的父亲,带领我们、教导我们、训练我们、管教我们,离开吃奶的阶段,竭力进入更深的成长。不再放任自己对于生命的认识处于一个肤浅的扁平状态,不是用一种最粗糙的方式敷衍规避内心的问题与家庭中的责任,而是去承担保护者的角色,在婚姻中,待妻子如同自己的身子,因她是你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timg (3).jpg


女人,拿什么来抚慰你心深处的生产之痛?

一个生命的到来,原是一件极大的喜事,在上帝最初创造的心意中,也是要我们带着从神而来的生命与智慧生养众多,治理这地。生儿育女,本是上帝为女性所预备的殊荣与特权,在生命的延续与传承中见证上帝的恩典与慈爱。但是我们的世界已被罪恶所充满,人与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被破坏,女人在生产过程中经历一次又一次身心的磨难。身体上的痛楚,尚可承受,心灵上的那种害怕自己不再被爱的恐惧,却使我们感到无限绝望。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生命深处最迫切的需要与渴望,没有一个人可以满足。若我们定睛在我们所爱的人,将一切关乎心灵深处的期待完全放在配偶的身上,我们最终会崩溃,成为一个不断苛责对方的人,直至我们的期盼将彼此压垮。唯有神,能给我们永不撇弃的爱,祂的爱有医治的大能,能抚慰医治我们灵魂深处因爱成伤的撕心痛。


主没有让我们离开这个充满罪恶、伤心与眼泪的世界,但是祂保护我们的心,使我们在经受熬炼的过程中,生命变得更谦卑,更能体会别人的苦楚与无奈,更亲近祂,因着祂的介入,我们能有一个选择权:选择带着温柔而非定罪的眼睛,看见另一半与我们一样,都是充满局限与软弱的人;选择陪伴对方一同来到神面前成长,成为对方的帮助。


timg (5).jpg


作者简介

王敏俐,来自台湾,留学德国,现居美国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赞赏
阅读

上一篇:这才是教师的伟大之处
下一篇:【原创】怎样追求幸福,然后毁掉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