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你不能改变你的过去,但你可以改变对过去的态度

2017-10-27 路卡杜 康培思文化

原谅别人是承认自己的局限。原谅是表示尊重。原谅并非说那个伤害你的人是对的。原谅是声明:上帝是公义的, 会秉公行事。


u=2332250065,2409827406&fm=27&gp=0.jpg

假如这章显得有点脱节的话,请多多包涵。我在写这章时很生气,为了那只蟋蟀而生气。它叫得很响,让人讨厌。它又擅于躲藏。我若是看见它,它就倒霉了。


我很早就到办公室。在闹钟响之前两个小时我就到这里了。我卷起袖子,打开电脑,准备在电话铃响起来之前工作一会儿,计划着抢在早晨来到之前先做点活儿,在白天到来之前先行一步。


然而,我口中不停嘟囔的是“抓住那只蟋蟀”。


请不要误会。我喜欢大自然,也喜欢金丝雀的歌唱。风在树梢上的鸣唱声,我欣赏;可是大清早蟋蟀唧唧不断的叫声却让我心烦。


都是虫虫惹的祸


于是,我跪在地上,顺着叫声的来源在办公室俯伏爬行着寻找。我翻开盒子底下看,把书从书架上移开看,趴在桌子下面看。真够低声下气的。我的计划被一只虫子给破坏了。


这种把人变成虫虫大捕头的混账是什么?


我终于把那个罪犯给围困起来。


可恶,它藏在书架后面。我的手够不着。它躲在胶合板的隐蔽处,我不能过去。百般无奈,我只好用铅笔对准书架下面扔。于是,咻、咻、咻、咻——一支接一支,一打铅笔都扔出去了。它终于不叫了。


可是,好景不长,宁静只持续了一分钟。


所以,假若我的思路断断续续不太连贯,请多多包涵。因为我每写两行,就得向那只蟋蟀发动一连串进攻,实在没办法写作,也没办法开始一天的工作。我办公室的地上乱七八糟。裤子被搞脏了,思路也被弄岔了轨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的办公室里有只可恶的虫子作祟,你怎么写得出有关生气的文章?


看似糟糕,结果,搞了半天我这种状况写这个题目还正合适。


今天早上很容易给怒气下定义:


怒气:灵命中的噪音。

怒气:心中无形的敌人。

怒气:宁静时无情的侵犯者


正如那只蟋蟀,怒气使人烦躁;正如那只蟋蟀,怒气不能轻易平息;正如那只蟋蟀,怒气有办法提高音量,直到它成为我们能听见的唯一声音。怒气越大,我们越绝望越挣扎。


当我们受到不公平对待时,我们兽性的反应是要追杀,本能地要以双拳出击。想要报复是很自然的。这恰巧是问题的所在。报复很自然,但不属灵。报复是丛林规则,施恩才是神国的规则。

timg.jpg

报复是丛林规则


你们有人一定在想:“说得容易,路卡杜,坐在办公室里,拿个蟋蟀当做头号敌人。你来试试和我太太相处看看。不然,你来对付我的过去看看。或者,你来教养我的小孩看看。你不知道我以前的另一半待我多不公平。你一点都不知道我的生活有多么艰难。”


你们说的不错,我是不知道。不过我清楚地知道,倘若你不处理你的怒气,你将来会有多么痛苦。


给有复仇心理的人拍张灵魂X光片,你就能看到苦毒的肿瘤:黑黑的,吓人的恶性肿瘤。它是灵命的癌症。它那致命的纤维缠绕着心脏的边缘,摧毁着心脏。你不能改变昨天,但可以改变你对昨天的反应。你不能改变你的过去,但可以改变你对过去的态度。


抱怨的法庭


现在,我有一个问题要问。


不是问你们所有的人,只是问你们当中某些人。有的人曾出席过这种法庭——抱怨的法庭。他们只要有人肯听,一有机会就会把受过的伤害再重讲一遍。


我要问这个问题:是谁让你们扮演上帝的角色?我不是说你们傲慢自大,而是说你们为什么做上帝的工作?


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又说:“主要审判的子民。”(来10:30)


不可自行报仇,要信靠上主, 必为你伸冤。(箴20:22)


审判是上帝的工作。如果你不这么认为,就是认为上帝不会审判。


报仇是不尊重上帝。当我们回击时,我们是在说:“上帝啊,我知道伸冤在你。不过我认为你罚得不够厉害。我想最好还是我自己来。你总是心太软。”


约瑟知道这一点,没有报复。他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们,并且把他的父亲和全家人都接到埃及去住。他保证他们的安全,给他们提供住的地方,与他们一起和睦相处了十七年。


后来,雅各死了。约瑟的哥哥们想,父亲雅各死了,他们若能脑袋留在肩膀上,活着逃出埃及就算大幸。于是,他们就来到约瑟面前,请求约瑟怜悯。


“父亲临终的时候交代……‘……求你饶恕他们的罪过。’”(创50:16-17)(想到成年人讲这样的话,不免觉得好笑。他们是不是就像小孩子,哭啼着说“爸爸说你要好好待我们”?)


约瑟怎么回答?“约瑟听到这话就哭了。”(创50:17)


“我还要做什么才能使你们放心呢?”他哀哭道,“我已经给了你们一个家,并养活你们的家人。你们为什么还不相信我的好意?”


请仔细读接下来他对他哥哥们说的两句话。他先问:“我岂能做只有上帝能做的事?”(参:创50:19)


请允许我再重复一遍这显而易见的意思:“伸冤在上帝!倘若复仇在于上帝,那它就不是我们的事。上帝没有叫我们去伸冤报仇,从来没有叫我们这样做过。”


上帝化恶为善


为什么?答案在约瑟接下来说的第二句话中可以找到:“你们本来想害我,但是上帝却化恶为善,为的是要保存许多人的生命;由于从前所发生的事,今天才有这许多人活着。”(创50:20)


用广角镜来看问题,宽恕起来就比较容易。约瑟就这样看清了整个事件。他拒绝“不看上帝的信实”,也拒绝只着眼于他哥哥的背信弃义。


目光放远些总是有益的。


不久以前,我在机场大厅遇见一个熟人。我很久没见到他了。他刚刚离婚。我因和他关系较近,知道他应对离婚负一定的责任。


他不是只身一人来机场,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不正经!离婚才几个月就勾搭上别的女人了!


因为我这样论断了他的人格,一切和他打招呼的念头顿时消失殆尽。可是,他看见了我,并向我招手,打手势叫我过去。我心里想:糟了。这下我落进陷阱,逃也逃不了,只好去见那个道德败坏的人。


“路卡杜,这是我的姑妈和姑父。”


我吓了一跳。我刚才怎么没注意到那个男的呢?


“我们去参加家庭团聚。我知道他们很想见见你。”


“我们在家庭查经中用你写的书,”我朋友的姑父开口说,“你很有见地。”


“你们若是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就不会那样说了。”我暗自说。我犯了一个很常见的罪——不原谅人的罪。我在还不了解事实真相之前,就已下了论断。


我们都需要广角镜


原谅别人是承认自己的局限。我们只有人生拼图中的一小块,只有上帝才有拼图盒盖上的图画。


原谅是表示尊重。原谅并非说那个伤害你的人是对的。


原谅是声明:上帝是公义的, 会秉公行事。


总而言之,难道我们自己当做的事还不够多,还要去做上帝分内的事吗?


你猜怎么样?我刚刚才注意到:蟋蟀不叫了。我这么专注地写这章,几乎把它给忘了。我有一个小时没扔铅笔了。


它大概睡着了。可能这原来就是它要做的事,而我一直用铅笔把它吵醒。


它总算得到一点休息,我也总算写完了这一章。奇怪,当我们息怒不再生气时,就能完成不少事情。      

0.jpg

摘自《上帝的悄悄话》,作者路卡杜。



阅读

上一篇:父亲中风的那五年
下一篇:【原创】重阳节,上帝命令我们要孝敬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