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独处是一种能力,带我们到特别的地方

2017-12-18 惠特尼 康培思文化

散了众人以后,他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太14:23)


基督徒生活中的某些操练,需要透过和其他的交往来达成;相反地,有时我们同样必须暂离人群,进入安静和独处的操练中。安静和独处需要与团契相交成为互补的操练。若没有安静和独处,我们会变得肤浅;若没有团契,我们会变得呆滞。为达平衡,两方面皆不可或缺。


安静的操练,是出于自愿,暂时回避不说话,好让自己追求某些属灵目标。有时安静是为了阅读、写作和祷告等其他目标。虽然没有外在形式的说话,但心里会与自己和神对话,这称为“外在的安静”。另外有些时候,安静不只是外在形式,也是内里的状态,好让我们更清楚听到神的声音。


独处的操练,同样是为了属灵的目标,自发性地暂时隐退。独处的时间,短可至几分钟,长可延续好几天。与安静一样,追求独处可能是为了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参与其他属灵操练,或只是单独与神同处。虽然安静和独处可以区分,但两者通常连在一起、视为一对。


安静和独处有助于我们实践其他的属灵操练,可带来整个生命的转变。因为人在安静和独处的时候,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人生和聆听神的声音。大多数人在这件事上其实做得不够,也是明显的事实。


有些人享受操练安静和独处,就如享受阅读或观赏精彩的历险一样。他们并没有亲身培养这些习惯,只是间接与这些操练擦身而过,或站在远处表示欣羡。他们梦想能实践这些操练,却没有去做。以下这些实际建议,有助于将安静和独处付诸实践,并且养成习惯。


 “一分钟退修”


我所居住的地区有一家基督教电台,其中有个三十秒钟的节目,强调安静的益处。另外还加上十秒钟如何安静的示范时间。听起来简单,但那意想不到的安静时刻,却发挥了特别大的影响力。


在你的日程中,也可以依照情况安排同样的心灵时刻。在等红绿灯、搭电梯,或等候公车时,你都可以享受“一分钟退修”,把这段时间分别出来安静和独处。把餐前祷告的时刻,当作灵性时间。回想看看在听电话的时候,那段“待机”的时间,你的思想是多么安静。


我无法为每个人的情况提供建议,但我鼓励你找出方法,把惯常的事务赋予神圣的意义,找到“一分钟退修”的时间,即使在最繁忙的日子仍能够带来歇息,为你增添力量。


当然,关键不仅是吸一口气和安静下来。虽然这也很重要,但我所强调的是要仰望耶稣,倾听圣灵的声音。正如我们在诗歌中所唱的:“虔诚奉献我光阴,赞美歌声永不停”。把握神所赐给你这些意想不到的时刻,单单聚焦于神和圣灵里的生命。即使神只赐给你几秒钟,甚至找不到能完全安静或独处的地方,也仍然可以察觉耶稣基督的同在,因而重新得力。


每天定下安静独处的目标


我所认识在属灵的成长上进步迅速、明显,且能贯彻始终的人,他们不分男女,都是能培养每天与神独处习惯的人。这些安静的时间,也就是每天读经和祷告的时刻。这段独处的时间,是个人敬拜的时机。


每天灵修的习惯并不容易培养,因为我们生活繁忙,而且仇敌魔鬼也知道箇中利害。殉道者艾略特(JIm Elliot)明白这场争战:“魔鬼特别擅长利用三种元素:噪音、匆忙和人群……安静能为人带来力量,撒旦对此相当清楚。”


我们的生活常被太多噪音充斥,时常处于匆忙状态,身边又常有人环绕。所以除非我妈妈定下计划,每天在神面前独处和安静,那些杂务总会像海水涌进“泰坦尼克号”一样,塞满我们的时间。


这些日常时刻,就是操练安静和独处的关键。能好好每天操练安静和独处的人,也更能够操练自己,例如在“一分钟退修”、主日,或是一段长时间之中,享受这些练习。


少做运动的人,上几级楼梯或跑一里路都有困难,而每天慢跑的人,就容易做到。同样地,每天做属灵操练的人,最能够享受“一分钟退修”和长时间的安静和独处。


为了安静和独处而暂离


为了长时间安静和独处而“暂离”,也许只需要在你的教会找个空房间,花一个下午、晚上,或星期天,也可以在退修中心、旅舍、小屋,花上一个晚上或周末的时光。


在某些退修的日子,你可以只带上圣经和笔记本。有些时候,你可以读一本会为自己的生命带来影响力的书。这样的退修,也是制定计划和评估目标的好时机。


假如你从来没有花一整个晚上、半天或更长的时间安静和独处,也许你不知道该用那段时间来做什么。我建议你准备一张日程表,将想做的事预先写下来,或是退修当天再拟定,因为你会惊讶于时间的飞逝。你不必非得按部就班照计划进行不可,即使你不过夜,如果有需要的话,只管睡觉也无妨。不过,事先计划有助于善用时间达成目标,而不是把时间白白花掉。


虽然在较远的地方过夜退修很好,但是别执意要等到像以利亚到何烈山过四十天,才开始操练安静和独处。一般来说,所有的属灵操练,包括安静和独处,都是为了能在日常生活中实践。


特别的地方


找出可以安静和独处的特别地点。你可以在家中、在步行可及的距离内、在几分钟的车程之内,或是可过夜,甚至更长时间退修的地点进行。


怀特菲尔德的朋友,具有先知风范的威尔斯传道人哈里斯(Howell harris),有个特别用来安静和独处的地方,就在一座教会建筑物里。为怀特菲尔德写传记的达里茂(Arnold A. Dallimore),这样描写这位布道家的经历:


这段日子里,哈里斯对属灵事物的认识还很少。他只知道自己爱主,渴望更多爱他。在追求神的过程中,他想方设法找出安静的地方,退到主面前,向他祷告。他很喜欢一个退修的地点是在朗加斯提(Llangasty)的教堂,当时他在这个村庄授课。他信主后不久,有一次爬到教堂的塔楼,单独与主共处。在这里,他连续几个小时向主恳求,经历到神的同在和大能如排山倒海而至。孤高的教堂塔楼成了他的至圣所。之后他写道:


“我突然感觉到,因着我对救主的爱,我的心像蜡烛遇火烧那样融化;我不但感觉到爱与平安,也渴望融入基督的里面。我的灵魂从深处发出呼声,是我以前从未知道的:‘阿爸,父啊!’……我知道我是他的儿子,他爱我,倾听我的心声。我的灵里满溢且欢呼:‘我心已满足,请赐我力量,我将跟随你经过水火。’”


爱德华兹则选择在空旷的田野独处。当他游经康乃狄克河,他记下这些文字:“在塞布鲁克,星期日我们沿着河岸走到旅舍,在那里守安息日。这是我感到甜美且神清气爽的一段时间,我独自走在田间。”他也常常退到树林里,安静地与神独处。“我骑马进入林间,这对我健康有益……我来到一处退修的地方,按照往常的习惯,下了马散步,默想神,向他祷告。”


你的住所附近也许没有田野或树林,但在不远处可能会有公园,不会让你受到干扰,适合散步、思想和祷告。我们教会有一位药剂师,育有四名年幼儿女,他常常在回家前,先到相隔他家两个街区的公园,花几分钟时间安静和独处。我最喜欢的安静地点,是我家附近的摩顿植物园。


卓道森经常到他家街道尽头的小丘去。“在这里,他独自享受珍贵的时刻,花几小时大声祷告,唱歌赞美主,心中默念圣经中的应许和激励人的话语,有时他在迫切的祷告中与神摔跤,有时则安静地在山坡上踱步。”


我的一位好朋友则喜欢拿着祷告卡,上面写着他要代祷的事项,一边在邻近的街区散步,一边静静地在神面前倾心吐意。


卫斯理兄弟的母亲苏珊娜要养育一个大家庭,许多年来他很难找到独处的时间。众人皆知,当她需要安静和独处,就拉起围裙包着头,开始读经、祷告。这当然不能隔去所有噪音,但是这个姿态等于向孩子们发出讯号,在这段时间不要打扰她,兄姐要负责照顾弟妹。


如同苏珊娜那样,你的环境不一定合乎理想,也许还需要不时改变,但你仍可以找到一个地方,借由安静和独处追求敬虔。你那个特别的地方在哪里呢?



(摘自《操练的力量》,作者 惠特尼,校园书房出版。源自生命之光读书汇)

阅读

上一篇:与上帝相爱带来婚姻里的亲密关系
下一篇:【原创】袁立这出戏,到底演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