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圣诞:这一幕如此惊人,足以让人厌弃基督

原创  2017-12-25 李晋&马丽 投稿

圣诞快乐

这个世界曾经发生过最震撼人心的孕育——最伟大的君王竟降生在贫寒之家。谁会期待一个生于如此赤贫中的婴孩,可以带来国度的复兴和救赎呢?谁有眼光可以看出来,这个孩子就是万民之王呢?

产房和马槽


一个女人的第一次生产是多么需要呵护的时刻,今天很多家庭(哪怕在经济上比较拮据的)都会尽全力安排比较好的医疗环境。若到临产还没有安排好产房或住处,那该是一件多么令人窘迫的事?


我曾有一位大学好友,毕业后成为职业女性,很讲究生活质量,从衣着到吃用都选好品质和品牌。她并不是推崇物质至上,她为人慷慨,只是生活方式比较高标准一些。我很爱她,但知道每次与她一起吃饭,就不能挑路边摊。当她生第一个孩子时,我和先生去上海一家医院探望,看到她和刚出生的宝宝挤在一间六个产妇同住的大房间,每个家庭只用帘子隔开,声音嘈杂,我心中有些心疼她,觉得按她平时的要求,这样的条件有些委屈她了。估计她已经被新生儿的幸福包围,也没多顾及这些,而且生产过程顺利,并不需要特殊护理的房间。


我们在看耶稣出生场景的油画或美术作品时,一般只体会到温暖的光、可爱的小动物安静俯卧一旁,玛利亚看婴孩的时候,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约瑟也尽职地守在一旁。但我相信,真实场境的辛酸是可以想象出来的。正如加尔文在《路加福音注释》中所写的,“那一定是令人震惊的一幕,它足以让看到的人对基督产生厌弃。”


实际上,玛利亚刚刚成年,脸上还带着稚气,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女孩子,却在旅行途中的一个夜晚经历临产的阵痛。为他接生的这个成年男子约瑟,却只有一双做木工粗糙的手 ,和不多的言语陪伴她。在那个夜晚,约瑟甚至都没有办法找到足够的木头和工具,来不及为婴孩耶稣打造一个像样点的婴儿床。就是附近穷人家生孩子,至少也会收拾出一间单独的房间来,摆上一个简单的小床。可是,他们又有什么选择呢?他们不仅贫困,而且正背井离乡。不过,约瑟脸上的窘迫,在玛利亚生产之后,就被看到新生儿的欣喜遮掩过去了。就这样,耶稣出生在一堆充满牲畜异味的干草中,被用布裹了一下,放在喂牲畜的马槽里面。整个场景并没有什么美感可言,更没有后来画家笔下那种舒适和光芒。


可见的和不可见的


谁会期待一个生于如此赤贫中的婴孩,可以带来国度的复兴和救赎呢?谁有眼光可以看出来,这个孩子就是万民之王呢?


基督的贫穷原本很有可能成为人们相信他的绊脚石,但牧羊人凭着一种谦卑之信,东方智者凭着一种确定之信,都超越肉眼的约束,看出这婴儿是谁。加尔文在《马太福音注释》中说,刚出生的基督并没有展现出高贵的外在:“这一幕如此惊人,会让人很自然产生一种偏见,因为基督绝没有任何王室高贵的标志环绕他,他乃是比任何一个农夫家的孩子更加卑微、更容易遭人鄙夷。但东方智者确信他是被上帝立为君王的。只有这一个念头在他们头脑中扎根,带出他们对基督的敬畏。”外在环境的贫寒并没有阻碍东方智者向婴儿献上敬拜。他们看到了所不见之物,克服了眼目的情欲。加尔文认为,牧羊人和智者的见证都指向信心的本质,就是不被基督的穷困绊倒,而确信眼目所不见的。


贫穷显出基督的宝贵,就如拙石显出它里面璞玉的宝贵一样。上帝让他的儿子降世,居然是伴随着默默无闻和谦卑。但同时,上帝也差遣天使报佳音,指教牧羊人去朝拜基督;让明亮之星显于东方,带领智者献上人间至宝,作为他们信心的祭。加尔文说,“天父用星辰和智者作为我们的向导,直接指向他的儿子:他脱去一切属世的华丽,为的是让我们知道,他的国是属灵的。”他贫寒的出生,也传递出另一个信息:基督的道成肉身,也同样具有一种属灵性的意义。这样,我们的信心就不在于眼见的虚荣,或人间浮华的权力地位。因为“人所尊贵的是上帝看为可憎恶的。”(路16:15)


贫穷的人有福了


在很多文化中,贫困是令人蒙羞的。经济上的贫穷不仅限制了人的潜力和选择,也将人放在社会歧视、压力和羞辱之下。 除了修道主义影响的一些甘愿守贫以靠近上帝的灵性操练之外,一般人都不愿意陷入贫困。在现代社会,国家对经济增长、社会福利的强调,整个社会对成功、成就的追求,让贫困更添加了一种“落后”甚至耻辱的色彩。一个人的经济产出(挣多少钱)仿佛成为定义他价值的唯一尺度。当人们把贫困与愚昧、懒惰联系在一起,穷人也在品格上被蔑视。


耶稣基督在道成肉身中完全拥抱了贫困这一现实,不仅是物质意义上的。首先,一位无限荣耀的上帝,竟然取了比宇宙中星云微尘更小的人的肉身样式,这是极大的反差。人在浩瀚宇宙中是多么微不足道,不仅在尺寸上,也在生命年岁上体现出来。而耶稣不仅取了人的样式,而且进入人类的最“底端”。其次,他三十年在世的生命之短暂,也好似是一种穷乏。他死在十字架上,作为罗马帝国阶层最低的人受刑罚。直到死时,也只能借用别人的坟墓安放尸体。加尔文在《哥林多后书注释》中说,“他还是成了贫穷的,因为他什么财物都没有,活在世上的时候放弃了他的权利。从他从母腹中生出来,他就进入一种赤贫的状态。我们听他说过,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他因此以自己的贫穷让我们富足,好让我们不吝啬于将我们的丰富分赐给我们的弟兄们。”


在贫寒的幔子后面,基督早已是万有的源头和归宿,一切可见、不可见的美善都源于他、归于他。那至宝贵的,就是永恒的生命。基督曾自己说过,“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6)


贫困对人有一种辖制,在于人会让它来定义“我是谁”。经济拘束带来的自卑自怜或仇富,都不断定义着“穷人”的自我身份,因为周围人的眼光也是按经济产出主导的。古今中外,这都是不变的现实,残酷的现实,让人异化的现实。如果财富是世人的神,穷人就是这个神的弃儿。为了摆脱这一困境,人总想要努力抓住财富。但在一些社会体制中,不是努力就可以带来财富。灾难人祸也常让人从令人羡慕的财富之梯上,滑到不幸的底端。财富的世俗之神是极其多变、势利的,即便你跟随他,他也无法忠诚地回报你。


同时,极少有人认识到,贫困可以是一种隐藏的祝福。有多少家庭经历过贫困时温暖、发富后破裂的悲剧?很多时候,贫困揭示出生命的本质,因为人们只能抓住那些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东西,体会到如亲情友情的可贵,是金钱不能换来的。当基督以一个穷人的面貌出现在世人面前时,信心之人看到的只是他的生命,审视的也只有他的生命。那生命是极其丰富的,因为“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他里面居住”(歌1:19)。


当基督降生在马槽里时,他的贫穷和他的软弱一样,虽然对于一些人是鄙夷的理由,也让另一些人可以接近他。那些渴慕来朝见他的,不是因羡慕金钱名利,而是在黑暗中看见了大光。


作者简介


李晋,现为加尔文神学院博士研究生。马丽,现为加尔文大学亨利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晋、马丽夫妻二人同为社科和神学类译者,译有《自然正义》、《托克维尔的政治经济学》、《致年轻加尔文主义者的信》、《宽容的不宽容》、《思想的境界》、《慷慨的正义》等书。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原文标题:圣诞默想:他降生于贫寒之家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动物选择了道歉,为什么人却不能?
下一篇:中国第一高尔夫球手吴阿顺:如果没有信仰,我的生命不会如此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