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基甸:精神控制术是不是基督教的发明?回应罗振宇第413期"得到"

原创  2018-01-29 基甸 投稿

timg.jpg


【作者前言】国内知名自媒体音频节目“罗辑思维”(2015年)曾经有一期谈到基督宗教与科学的历史纠葛(《到底谁在迫害科学?》,www.luojiji.com/thread-512-1-1.html  ,有好些基督徒朋友转给我看。我觉得罗振宇老师聊科学与基督教的历史这期,还算是有料、有知识而基本靠谱,也对纠正很多人对两者关系的先入为主的误解有帮助。那期节目的结论——即历史上基督教与科学不但并不总是彼此冲突,而且基督教可以说是“科学的母体”,两者有很多“血脉相连”之处,我也觉得是基本客观和公允的。

 

近日,同样是由罗振宇老师主持的“得到”第413期的题目是《基督教的四大发明》

https://m.igetget.com/share/audio/aid/RsW9SMgLTdDTsx4mJN5F )。我仔细读了,觉得这期就相当不靠谱了。罗老师介绍的观点也许是典型的对基督教信仰缺乏了解而又以无神论者的角度来看待基督教的中国文化人的看法,对基督教信仰有很多误解和肤浅的看法。

 

“基督教的四大发明”并非罗老师自己的“发明”,而是人大哲学系赵汀阳老师的说法,罗胖只是在简单介绍赵老师的观点。按照罗老师的转述,所谓“基督教的四大发明”是说基督教“创新”、“发明”了“心灵管理”、“绝对敌人”、“宣传”和“群众”这四个“完善熟练的精神控制术”。但罗老师说他这么讲,并不是要批判、攻击基督教,而是把基督教当成“西方文明”的一个方面,采取一种“拿来主义”、实用主义的态度学而实习之。

 

但是,很遗憾,这些“精神控制术”也许很“中国化”,却与基督教信仰、与罗胖自以为了解的“基督教精神”完全是两码事。它们在实质上不但不符合基督教精神,而且在很多地方与基督教信仰是恰恰相反、背道而驰的。

 

下面具体分析一下这几个“精神控制术”。

 

心灵管理


罗老师说基督教为了“强调人心灵的纯洁性和单一性”“发明了很多”“ 心灵管理体系”,但他并没有列举“很多”“心灵管理”的做法,只举了一个“忏悔”的例子。他说忏悔“就是灵魂的自我检讨”,是“彻底向上帝坦白交代罪行”。而听取信徒的忏悔,则是基督教神职人员的“主要的工作”。

 

说基督教“强调人心灵的纯洁”算是基本靠谱。耶稣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马太福音5:8)。“清心”就是内心清洁、纯正,在圣经里,这是指人单纯遵从上帝、追求圣洁(与世俗分别),没有其它乱七八糟甚至邪恶的动机(例如想操控他人)。但是跟罗胖讲的意思相反,心灵纯洁并不是愚昧、反智的意思,“清心”不等于轻信。实际上圣经很多地方都教导基督徒面对各种心灵鸡汤和“成功学”应该追求智慧、留心分辨。

 

而罗老师关于“忏悔”的认识就是典型的一知半解了。圣经里面与“忏悔”最相关的词是“悔改”(repent)。基督徒当然也有自省,但“悔改”的含义远远超过自省。真正的悔改,是基督徒重生得救的结果,是人被圣灵光照后能真切、诚实地认识到及承认自己的罪(基督教所说的“罪”并不只是一些不好的行为,而首先是人狂妄骄傲悖逆上帝的“罪性”),并且愿意切实地离弃罪恶,有实际行动上的改变,“行事与悔改的心相称”(使徒行传26:20)。所以真正的悔改,是既有内心的“(忏)悔”,也必须有行为的“改(变)”,而并不是很多人想象的假模三道地做做“忏悔”的样子,好像电影里演的,悄悄跑到黑黢黢的教堂里的告解小房子前履行一个宗教的仪式,消除罪疚心理,然后又回到阳光灿烂的现实生活中,该干啥干啥,就算职业是杀人贩毒的黑手党,也因为已经做过“忏悔”的仪式而可以心安理得。

 

这样的想象可能是某些包含天主教场景的电影看太多了造成的错误印象。其实即使是天主教的忏悔(告解),也不是这么肤浅和庸俗(电影只是电影,不一定是现实)。更不必说在宗教改革后的新教教会,基督徒都可以直接来到上帝面前祷告(包括但不限于认罪悔改),并不需要经过“神职人员”;而新教的牧师、传道人(“神职人员”)的“主要工作”也并非是一天到晚当“树洞”做“辅导员”、听人“告解”,而是宣讲上帝的真道,带领教会的成长,建造基督的国度(虽然关怀信徒的心灵需要也可以说是他们的工作之一)。


绝对敌人


关于基督教“发明”的“敌人”思维,罗老师说是指基督教为了“增加凝聚力”而把“敌人”这个概念绝对化:“只要你不是基督教徒,你就是异教徒。在基督教内,如果你的思想不是那么正统,那你就是‘异端’,那也是永恒的敌人。只要是敌人,就不可讨论,不可妥协,无可商量,必须斗争到底”;“斗争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信徒终身的使命”。

 

罗老师这个“发明”显现出的对基督教的无知和误解更加严重。当然,基督徒的确相信绝对真理的存在(基督徒相信的上帝是绝对真实的),而绝对真理必然是排他的(比如“2+2=4”就排斥“2+2=3”或“2+2=5”),就像逻辑思维所根据的逻辑律也一定有这样的排他性一样。(“A不是非A”——例如“不是基督徒就是非基督徒”——只不过是最基本的逻辑,并非是不宽容思想的洗脑。另外“异端”的定义就是“不正统”,自称是“基督教”实质却与正统基督教信仰相异的异端是实际存在的。)

 

但是基督教信仰同时也强调人不是上帝,所以(除了基督)没有人是绝对真理的化身或代表,人不应该骄傲自大、自以为是。圣经也明确反对拉帮结派的“宗派主义”(宗派主义的症状之一就是自以为是“唯一正统”,轻易把一些并没有基要分歧的不同观点打成“异端”)。而且因为上帝有“普遍恩典”,因此非基督徒也常常可能有正确的思想,而基督徒因为还有“老我”,还在跟罪性“斗争”的过程当中,也常常可能犯错。基督徒之间,对神学、对时事、对社会文化,也有不同的看法,基督的教会因此既有合一又有多样性。故此,圣经的教导,是要基督徒“爱人如己”,用温柔、尊重的态度对待跟我们信仰和看法不同的人;在基督徒当中更是要彼此谦卑、互相宽容,“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以弗所书4:3)。

 

这也意味着基督徒其实在世人当中是“无敌”——没有敌人的。跟我们信仰、观点不同的人不是我们的仇敌,而是我们应该要关爱、为之祷告、向其传福音的“潜在的慕道友”。基督徒真正和终极的仇敌,只可能是撒旦,是罪性(“老我”)。这才是基督徒终其一生都要与之斗争以“攻克己身”(哥林多前书9:27)的“圣战”对象。

 

这跟罗老师所讲的“斗争哲学”是完全不同的。我很理解国人多年深受“斗争哲学”的苦害,对那种党同伐异的不宽容精神深恶痛绝,但这样的哲学和思维方式显然广泛存在于历史和现实当中,而绝非仅限于灵命稚弱的基督徒当中。我真不认为这是“基督教的发明”。

 

宣传洗脑


罗老师说基督教“反复说,天天说”的宣传,目的是要信徒“直接停止思考、放弃思想”。而要达到着这样的洗脑效果,基督教用的“办法”包括许诺美好的天堂、用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受苦冲击人的感情以唤起同情,以及给信徒灌输“一个简单而完整的世界观、历史观”。

 

前面已经说了,圣经并没有教导基督徒停止、放弃思想。基督教信仰确实给追求真理的人提供了一套“简单而完整的世界观、历史观”,但基督教的“三观”是建立在宇宙万物之上(之外)存在一位独一的真神,而耶稣基督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子”(“三位一体”的上帝中的“圣子”)的信仰之上的。基督徒相信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苦、受死,救赎我们的罪,并且三天后为我们复活,这是上帝战胜罪和死亡的“奥秘”。这样的相信也许可以说是很“简单”,简单到连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村老太太都能理解、接受;但也可以说很“深奥”,深奥到连罗胖这样不是毫无见识的文化人,如果没有圣灵的感动,也会视之为“愚拙”、“软弱”(哥林多前书1:22-25),并嗤之以鼻。

 

所以如果我是戈培尔(纳粹“宣传”大师)或者《1984》里面“真理部”的宣传官员,我想我一定会用成功学的心灵鸡汤来做宣传的诱饵,而不是“愚拙”、“软弱”到“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哥林多前书2:2)。所以罗胖这个“宣传”的“发明”,也不是“基督教的”。


利用群众

 

罗老师对“群众”的定义是“精神高度相似、高度同质的一群人”,他认为基督教制造出具高度一致性的群体,就像现代社会用意识形态搞社会运动、用民族主义煽动战争或者用广告统一消费者的消费品味。

 

问题是如果后面这几个都是利用群众从众心理的“精神控制术”,那最多只说明这样的“技术”存在于各种信仰背景的群体当中,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并非基督教独有——且不说这种思维是否符合基督教信仰。而且这样的现象显然也是自古就有,世界历史的事实根本不支持罗胖这“是基督教出现以后的新事物”的论断。既然这样,又怎么能说是“基督教的发明”呢?

 

其实基督徒的信仰可以说是非常不从众、不随波逐流、特立独行甚至“反(潮流)文化”的。圣经一再教导基督徒要“走窄路”、“进窄门”(马太福音7:13-14),“不要效法这个世界”(罗马书1:2),这样的“分别”也是“圣洁”的基本含义之一。基督徒在面对流行文化、成功“秘术”、商业宣传、民族主义和政党政治等等时,都不应该盲从,而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拒绝洗脑,持守福音真道。这也许是罗胖的“发明”给我们的一个提醒吧。


基督信仰vs成功学


综上可见,罗老师这碗“学习基督教精神控制术”的鸡汤里面,放了一大勺成功学的味精,其套路跟机场书店里面热卖的“读心术”、“厚黑学”之类的畅销书碟类似(这些东西背后的确有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不择手段追求“成功”的“精神”),但跟“基督教精神”没什么关系。这样的“精神控制术”根本就不是“基督教的发明”。

 

这不是说世上没有人妄图利用听起来像是“基督教”的话术来控制他人的精神。我们都知道,“精神控制”往往是邪教、异端,为了“成功”不择手段的商家、雇主采取和利用的辖制人心的手段,很多时候他们也可能会打着“上帝”或“基督教”的旗号。这也不是说基督徒信主了,就不再会迷信,不再会被世界上(包括“宗教”里面)的各种“精神控制术”欺骗、蒙蔽甚至辖制。(基督徒也应该对各种“精神控制术”保持警惕,并用圣经真理抵御它们。)

 

然而世有邪教、异端,不代表没有敬拜真神的“正教”;世有神棍、迷信,不代表没有按照“心灵和诚实“(约翰福音4:23-24)相信真神的人。真正的“基督教精神”,绝不是控制、奴役他人以求自身的成功,而是真诚悔改,因信称义,谦卑舍己,荣神益人。

 

耶稣基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2)。北大前身燕京大学的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就是出自耶稣这句话。美国一些知名高校也把这句话写在他们的校训、校徽上。耶稣降世为人,不是要控制人的精神,而是要释放人被罪捆绑和奴役的灵魂,赐给人真正的自由;不但如此,基督的十字架体现的是全然舍己、牺牲的爱:“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马太福音20:28)。

 

这才是“基督教精神”的精髓。(这跟为了自己成功而妄图控制他人精神的思维是何其不同!)这样的信仰,显然是罗老师这样的中国文化人知之甚少、非常陌生的。然而,因着上帝的大爱和怜悯,在中国,已经有数以千万计的人(包括很多知识分子)认识基督教的真理,悔改信主、蒙恩得救。但愿这样的恩典也临到罗老师这样的中国文化人,让他们不再被这个世界的“精神控制术”和成功崇拜迷蒙心窍,而能有真正的悔改,归向真神,认识真正的基督福音。



作者简介


作者为“海外校园机构”( OCfuyin.org )同工。1992年到美国留学,曾多年在美从事化工科研开发和管理工作 。1995年“触网”(中文网络),后一直活跃于其上跟中国知识分子谈道。网络写作后来结集出版《追寻与回归》和《穿越网络的信仰思辨》,2011年蒙召“转行”,加入OC全职事奉,从事福音传媒和新媒体工作。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

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赞赏
阅读

上一篇:提摩太·凯勒:蒙福地忘记自己
下一篇:工作只为求生存,神的帮助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