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从“鸿茅药酒”事件看,说真话到底有多难?

原创  2018-04-18 Rebekah 投稿

做一个诚实的人,有多难?



近日一篇《某药酒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医生发1篇科普文却被跨省抓捕》的新闻将鸿茅药酒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原来,鸿茅药酒属于药品被当成保健品大肆销售,其广告夸大宣传屡登黑榜,销量却一直高歌猛进。且其成分和不良反应引来众多医生质疑。而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毒酒,阅读量仅为2000的医生则被起诉涉嫌损害商品声誉被警方跨省追捕。


消息一出,很快各种相关报道陆续出。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揭露事实,甚至爆出多名推荐该酒的专家竟在其公司任职。在舆论的推波助澜下,此事件已引起最高检和公安部的关注。


鸿茅药酒事件,不禁再一次令人思考,为什么在现在的社会说真话这么难?


我们教导孩子要诚实,自己却做虚假的榜样。对事实沉默也是撒谎者的帮凶。我们常常表面冠冕堂皇说做一个正直公义之人,私下里却只对“与我有益”的部分保持诚实。企业为了利益隐瞒事实,夸大事实,许多的个人为了自己利益和方便无视事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的社会,说实话的人成了“傻白甜”,撒谎者倒成了“聪明人”。


为什么我们不诚实


为什么我们变得不诚实了?


知乎上有这样的一段解释: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其实是不诚实的来源和价值的问题,即人的欺骗行为从哪里来,同时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价值。在原始时代,人们通过设计陷阱,声东击西等方法来捕捉猎物。在现代的生活中,人们往往为了维持一段关系的良性发展,为了维护自己的优秀形象,甚至一个国家为了维持国内局势的稳定,都会作出不诚实的行为来,不仅欺骗别人,有时也会欺骗自己。“习惯成自然”说的就是不诚实行为可能是通过“学习”而来的。在幼年期间,我们不仅可以通过“强化机制”(自己的不诚实行为会获得好处),还可以通过“替代强化机制”(看到别人不诚实行为会获得好处)等学习到欺骗行为,于是当遇到类似的情况,也会采取相同的方式来应对。


看起来分析的很有理。心理学总能为人们各样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但抛开这些面具,这实际上是人心欲望的问题。圣经上说: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上帝早已告诉人类人的本相——世人都犯了罪,人心早已被这个世界弄瞎了眼睛。人们已经习惯戴上面具生活,而戴久了面具的人往往就会忘记自己原来的样子。


人心出于自己的利益,很多时候会本能选择说谎,因为人从起初就是撒谎的。而谎言的创始者应上溯到伊甸时代的蛇,它才是导引人说谎的始作俑者。神原本创造的亚当与夏娃,是真诚善良,但撒但先向他们播下怀疑的种子:“上帝岂是真说?”而谎言要成真,必须打铁趁热,撒但再追加:“你们不一定死”。但神原本的命令是:“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7节)最后撒但还向人提出一个最大的诱因:“你们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恶。”如此这般,致人于死的罪,便形成了。罪进入人心之后,人便不再思念上帝的公义、良善、怜悯,唯有仅存的一点良心还在我们心中提醒着我们善恶。所以很多时候,人本能的会选择撒谎,选择为自己的利益辩护。


如何做一个勇敢诚实之人?


但是,把责任推给撒旦,推给别人就可以了吗?每一个“我”难道不需要思考到底是否要做出改变?不需要分辨我到底当以怎样的价值观过活我们这一生?当然需要!上帝把良知放在每个人的心里,正是在呼唤、引导我们知道何为善,何为恶。


上帝期待我们诚实,希望我们行公义,好怜悯。对人不诚就如同刀伤人一样,如《箴言》2518节所说,“作假见证陷害邻舍的,就是大槌,是利刀,是快箭。只是已经被罪玷污的我们,还有机会改变吗?


可以!在基督耶稣里,一切都可以被更新被改变,如圣经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无论从前我们多么败坏,或撒谎或自私或骄傲或经历失败,被欺骗被辜负,在神里面一切都可以被改变。我们的那些罪被基督的宝血遮盖,那些羞辱变为安慰,那些失败变为我们生命的冠冕。基督信仰最奇妙的便在于此。他改变的是我们的生命。那些归入基督的人,不再被罪被世界辖制,乃是好像一个孩童找到了父亲,在父的慈爱中重新看见自我的价值,树立真正正确的价值观,走在真理的道路上。


在真理当中,没有虚假和谎言,基督的教训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对于基督徒来说,常有圣灵的催促和圣经的引导,帮助我们可以有勇气,有决心去做一个诚实公义之人。而基督徒更应该在社会中成为发光之人,塑造诚信的榜样和氛围。


也许要揭露一个事实是困难的,或许我们没有那样的机会和胆量。但在我们每一天的工作、生活中,做一个守时、诚信、善良、公义之人是最基本的操练。


愿我们都能成为光,照亮我们的周围。  






阅读

上一篇:《士师记》的血泪史——慎思迦南化生活
下一篇:奥斯卡获奖电影《金钱与世界》:除了钱之外,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