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教师节特稿】我在孙中山和奥巴马的母校这样当老师

原创  2017-09-09 赵荔 普世佳音
Teachers' Day
师节就要到了。教师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们承担着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对比中美的教学制度,可以看到有许多的不同和差异。本文作者赵荔老师,是资深的教育工作者和社会活动家,拥有30年教学经验的她,对于教育有哪些心得和体会呢?


我是一个不太一般的教师。不是说我这个人不一般,而是我的教书历程不太一般。


不一般的教书历程


1976年,我在中国教小学五年级常识课几个月。1977年教高二英语一学期。去美国后,1984到1986年教了三年大学日语和汉语,中小学生汉语夏令营,中学暑期学校汉语课。1989年,我开始家教,教日本人英语,美国人日语和汉语。1993和1994年回大学教汉语。2000年开始在初中、高中教日语,汉语和世界历史。一教就是15年。


其实这个时间表没什么特别。我自己解释不清,别人难以理解的是我怎么就成了老师。首先,我没上过师范大学,没有教师资格证。除了日语以外,其它都不是我学过的专业。比如汉语,我在中国出生,长大,汉语是我的母语,仅此而已;英语,我在美国生活了30多年,英语自然不在话下。而世界历史,从石器时代到古代史,到近代史,到现代史,到国际时政,都要教,而我自己在中国26年,除了党史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反反复复地学了又学以外,只是星星点点地上过几堂中国古代史和日本历史课。


70年代,我在中国教中小学,那个年代成为老师没有学术或知识的门槛。资深的老师们不是在牛棚里就是被强迫去接受劳动改造,所以奇缺。在饥不择食的情况下,国家分配我去做老师了。我教常识课,根本不知道应该讲什么。我就拿着课本读给学生们听,因为我比他们认识的字多。教高中英语,我除了26个字母以外,其它一无所知,所以每天就教学生读和写字母。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情况特殊,情有可原。


可是在美国,一个在全世界教育水平数一数二的国家,学校为什么会聘用我这个毫无学术背景的人去教书呢?我任教过的三所中学,都是夏威夷名列前茅的私立学校,其中两所即使在全美国也都是榜上有名的百年老校,还都是孙中山的母校,有一所也是奥巴马的母校。


别出心裁的“教学花招”


 首先,在美国,私立学校也叫独立学校(独立于政府的学校)。每个学校自定各项方针、政策,标准。大多数私立学校选择加入独立学校协会,受约于协会所订制的各项规定、要求和标准。所有学校要按规定每年给学生提供一定数量的课时。如何安排、分布这些课时由每个学校自己决定。所以有的学校一年放四次长假,有的放三次。有的学校一年两个学期,有的三个学期。每天几点上学,几点下学,每天每节课多少分钟都因校而异。每个学校的招聘、招生标准也都有很大的差别。教师资格证是为公立学校设定的,所以在独立学校很少被当回事。在美国,一般公认大多数私立学校的教学质量比公立学校要高。


我去私立学校应聘时,从来没有出示过我的文凭证书什么的,只是带了简历去面试,再就是有一两位推荐人。推荐人比简历重要。推荐人不是介绍人,他们的信誉和人格是被高度重视的。接下来就是去试教一堂课,有系主任,教务长等领导旁听。这两项通过了以后,再得到独立学校协会指定的验血处的 “非‘法定毒品’使用者”证明就可以上班了。如果学生,家长或同事对新老师的反馈不好,他就随时会被解雇。是否会教学生比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更重要。


学校不规定或控制每个老师的教学方法。所以我虽然没在学校里学过历史,但是由于酷爱,通过旅游,阅读,游博物馆积累了不少知识。给学生上课时基本上就是讲故事。这个事件发生在五月四号还是四月五号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和影响力:影响力的正负面,短期影响力,长期影响力,影响力的深度和范围。所有的历史事件都是活的,都跟当今社会息息相关。我喜欢这样教,学生们喜欢这样学并且学有所获。这对校领导来说,办学目的达到了。就这么简单,直接,明了。


以我就职的学校为例,学校对老师的要求是要以爱心为本,先教学生怎么做人,再教知识。给我们的培训是 “如何去爱”,“批判性思维”,“思维习惯”,“课堂管理学”,“青少心理学”,“iPad 教学”,“网页制作”,“编码”,“视频制作”,等等。在现今世界面对 “低头族”,我们不是去批判,禁止,藐视手机,平板电脑,游戏,而是去利用,引导,发挥。


比如说上语言课,我会让学生们把当天学的几十个单词和语法分别制作成竞赛式电脑游戏,第二天带到班上大家一起玩彼此的游戏作为复习。每次跟学生们一起玩游戏我都输。虽然我知道所有的答案,可是平时从不玩游戏的我手指太僵硬。学生们上课上得兴高采烈,做 “功课”不用别人催或监督,精益求精,全神贯注。学生们不但把所有单词和语法都学好了,记住了,还充分发扬了跟我这门课没有直接关系的其它重要技能:想象力,构思,设计,统筹,计算,等等。上历史课,我会让学生们把历史事件画成漫画。 “批作业”的时候,阅览每个学生根据自己的理解和观点,绘画能力等创作出来的作品,不但非常有趣,还能加深我对每个学生的认识和了解。我的同事们每人也都有自己的教学 “花招”,让学生的学习和自己的工作成为享受和乐趣。大部分学生和老师都是一早起来就迫不及待地要来学校,放假的时候盼开学。


量体裁衣的教学理念


在美国,家长参与孩子做功课的极少。我的学生中只有一部分父母是中国大陆新移民的会 “帮”孩子做功课。这样的学生作业的分数会很高,可是老师不知道通过学生作业这个评判工具,我们测量得出的结果是学生的还是家长的。他们给老师们带来很多麻烦。因为我们无法知道这个学生在我的课堂里到底有没有学到东西,是否理解和消化了新的信息和知识,从而也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具体地帮助这个学生进步。


我任职过的学校,每个全职老师的工作量因校而异。有的是每天四节教学课,两节非教学课,比如监督自习课或在电脑中心值班。有的是五节教学课,一节非教学课。有的老师只教一个课题,备课量小,学校会先给他们安排非教学课。我教三个课题,五个不同年级,所以会被免去非教学课的职责。学校的这种人性化的灵活政策来自高度重视教学质量的原则。另外,每个老师自己或者教同一课题的几位老师一起决定所用的教科书。不是由学校选择规定,更不是由政府决定。


每个老师的工作合同是一年九个月工作,三个月放假。老师的工资是九个月的,分12个月发。所以放假期间老师是不挣工资的,也就是说,时间是完全属于自己的。老师可以自愿参加假期间的教学或者其它学校的工作,另外有工资。我任职的两所学校禁止老师布置假期作业。每个月有一个周末是铁定的 “无功课周末”。我们知道,健康快乐的家庭培育出健康快乐的学生。有的学校是暑假八个星期,寒假两周,春假两周,有的学校是暑假六周,寒假,春假,秋假各两周。也有学校有别样的分布。全国性的假期,比如说圣诞节,感恩节,复活节,总统日,独立日,退伍军人日等等不算在学校三个月的放假时间里。


每个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方法都不一样,所以任何 “统一”的设计和规定都是没有益处的。统一考试,统一教科书,统一作息时间……在美国都是不存在的。量体裁衣的教学理念和方法是不会有“输在起跑线上”这类无稽之谈的。


作者简介:赵荔,资深教育工作者,社会活动家。出生于天津知识分子家庭,现定居美国夏威夷。1984年赴美国读研,获文学和企业管理学两个硕士学位。在中国和美国教过小学,中学和大学,有近30年的教学经验。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聪明人原来都不是瞎忙族
下一篇:【原创】教会也可以这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