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受难周】沉默的答案在客西马尼园的那天夜里

2018-03-30 李晋、马丽 投稿

以色列,客西马尼园内的石板


两千多年前,被称为基督的耶稣来到这个世界,为赴死而来,经历被抛弃、被背叛、被出卖、被羞辱、被钉十字架……他的死却换来了全人类的新生命。

主耶稣居然会“惊恐起来,极其难过”?这是在客西马尼的夜里所发生的事情, 这是我们的主耶稣自己也说到,“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因为,那一刻天父好像要隐藏自己一样。 俄国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上帝为什么在最关键,最需要的时候却隐藏了他的脸…好像上帝甘愿任凭一种无目的、无计划、无情的自然的规律来凌驾于他之上呢?我们在主耶稣第一次的祷告中,看到了一个完全顺服的榜样,我们人对于未来恐惧是因为我们无法预测知道未来,是对于不确定性的恐惧,而主耶稣的恐惧却是他是完全知道自己所要做的,所要成就的事情,所要承担的后果,永生的,又真又活的上帝居然会死,会被弃绝,会成为我们中的一位,站在罪人中间,面对审判,并且经历最为彻底的被弃绝。


主耶稣有自己的意愿和软弱,但他做出了完全的交托和顺服,他唯有祷告。在这个夜晚,他向我们呈现了一个最美好,没有被罪所破坏的关系,就是天父和圣子的关系,他能够坦然来到天父的面前,呼求说阿爸,父,他说出自己的软弱,他坦然自己的意愿,但是他也出于对天父的爱的顺服,而愿意喝着苦杯。


苦  杯

在整个马太福音中,提到了几次关于杯的事情。太20:20节开始,讲述了西庇太儿子的母亲,也就是在客西马尼跟随耶稣的雅各和约翰的母亲,向耶稣祈求说让他的两个儿子在耶稣的国里,一个坐右边,一个坐左边。耶稣回答的很有意思,他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将要喝的杯,你们能喝吗?”这两位门徒也许都没有思考,就自信满满地说,“我们能。”在这个世界的标准中,在我们对于自我的评价中,我们通常会将自己看得非常重要,我们有很多的计划,我们有各样的才能还没有施展开来,即使在教会中,我们也希望的是自己的建议能够被大家采纳,我们的服事能够被人肯定,然而,主耶稣却告诉门徒一个事实,真相是,“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即使是主的门徒,我们觉得自己舍弃一切跟随主,自信,觉得可以得着荣耀,得着奖赏,然而这仍旧不是一种完全的信心。在这里,门徒们似乎很有信心,彼得说,无论谁离开耶稣,他总是不离开;而约翰和雅各说,我们能够喝和主一样的杯。然而,我们和主耶稣不同,我们常常缺乏那对于天父上帝的爱和恒久专一的顺服和信靠,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往往按照自己的意思和能力去建立自己的事业,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即便是服事上帝的人,我们也是希望自己的旨意成就,然而在这个黑暗中,主耶稣却只是通过祷告,去爱那位天父,与父合一,顺服“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按照天父的意识,愿天父的旨意成全。”


耶稣是仅仅是怕死亡吗?在这段经文中,我们看到,让主耶稣所忧伤、惧怕的是苦杯。这杯只有既是救赎主也是审判者的基督才真正明白这杯的意味着什么。这杯中盛满了上帝审判的忿怒, 这个苦杯是被神弃绝的苦杯,这是真正的试探,不是来源于撒旦而是我们自身。主耶稣能够抵挡撒旦的试探,但是在面对被父神彻底弃绝,他这个无罪的完全代替我们这些有罪的,不仅仅如此还要经历到与父神彻底的隔绝,就是在十字架上,主耶稣所呼求的,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这是真正十字架的奥秘,这是真正道成肉身的奥秘,我们的主代替我们这些不配的人,成为被世界、被门徒、被天父所离弃的那一位,为了让我们这些原本被离弃,原本被审判的,原本生活在死亡中,原本绝望的人得到安慰、盼望。很多时候 在我们的生活处境中,我们仿佛会看不到希望,在疾病中我们感受不到安慰,内心中有这样的声音,“你的神在哪里呢?”我们也会问,“神是否忘记我们了”。


在今天的基督徒中,常常会流行这样一种假象,就是我们愿意分享祷告得到回应的事情,我们愿意分享上帝通过祷告给予我们物质和属灵安慰和恩赐,却很少有人真正坦诚的能够分享自己的软弱,也许有些时候,我们祷告得不到应允,我们甚至在属灵低潮中感受不到神的看顾,在这个时候,我们应当怎样做呢,这个时候,我们还是不是一个“好”的基督徒呢,是不是就不属灵呢?这点,我们看到了主耶稣他为我们所做的榜样,一个恒久专一的信靠和顺服,他有过软弱,甚至在十字架上的呼求中含着疑问。


教会的沉睡和对主的弃绝

主在软弱中,他期待门徒能够和他一起警醒祷告,你们不是自信满满,不是能和主一同喝那苦杯吗,然而,此时门徒是在沉睡,路加福音告诉我们此时,耶稣祷告时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而门徒却在沉睡。这是主的教会,我们无法靠自己的力量分担主的痛苦,无法靠自己的力量与主一起争战,我们在沉睡,因为我们肉体的软弱;我们因为主被抓,而四散逃跑,甚至连衣服没有来及穿;我们在人前否认这位我们曾经信誓旦旦要跟随的主,我们盼望与主所喝的是在君王盛宴上的喜乐之杯,而不是那痛苦之杯;这是我、你,我们每一位自信要跟随主的人,每一位基督徒真实的光景,我们曾经自信满满,却如主说,“你们不知道你们所要的是什么”。这是主的教会真实的光景,我们不能为基督在最软弱,最孤单的时候分享他丝毫,也无法与他一同警醒,却弃绝了我们的主耶稣。我们的主所经历的是胜过我们的痛苦,是真正的倒空自己,被父神弃绝,被世界弃绝、被所爱的门徒和他自己的教会弃绝、也为我们的缘故而经历被神弃绝的痛苦。原本审判世界的主要被世界所审判,原本寻找迷失的羊的主,却要成为那最软弱的,被弃绝的羔羊,原本不是罪人的,却被定罪来救赎我们这些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


在恩典中的安慰

主耶稣在客西马尼那天夜里的祷告,让我们既看见了一个隐藏的上帝,这位上帝没有发出任何的言语,我们甚至不知道三一上帝圣父和圣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交流,我们不知道,上帝将这一切都向我们隐藏了起来,如同我们每一个人生命中的经历一样,我们却知道上帝给我们的一定是最美善的,在他没有变动的影儿,然而,我们依旧会在属灵低潮的时候软弱无助,觉得这个世界似乎都离弃了我们,我们无法把上帝他美好的应许和我们艰难的处境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位奥秘,隐藏的上帝;在黑夜里,在客西马尼中,上帝也同时是向我们彻底地敞开,启示他是怎样的一位上帝,他是道成肉身和我们这些罪人一样有软弱的人,他是一位需要门徒一同警醒,却被门徒弃绝的上帝;他也是一位爱以至于全然舍弃自己,全然倒空自己,完全顺服的上帝,在旷野时,他用律法的真谛,上帝的话语抵挡,胜过了撒旦,但在这一刻,面对苦难、面对人生无法找到答案,面对每个人可能都会问到的这个问题,“上帝在哪里”“上帝为什么不说话?”上帝为什么沉默”这些问题时,耶稣没有用话语,没有用任何分析去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用他自己作为这个问题的答案,作为我们生命的答案。他在祷告中,完全顺服,我们这位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他也凡事受过试探,与我们一样,只是他没有犯罪,是因为耶稣成为我们的中保,才能够让我们坦然无惧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是他在复活之后,再次呼召那些离弃他的门徒,呼召你,呼召我们这些不曾与他在客西马尼警醒的人,呼召那些出卖他的人,来领受他的安慰、他的恩典、能够在生命的道路上渐渐学会顺服。


主曾问过门徒,同样也是问我们,我所喝的杯你能喝吗?在黑暗中,主的祷告,他从父神那里甘心领受了着苦杯,即使在这时也有片刻的安慰,一位天使陪伴,给他力量(路22:43),卢云神父曾说到,在此时“在忧伤中仍有安慰,在黑暗中仍有亮光,在绝望中仍有希望,在巴比伦仍旧可以瞥见耶路撒冷,在一大群魔鬼中有护卫的天使。尽管看似不可思议,但忧伤苦杯也是喜乐之杯。唯有当我们在自己的生活中发现这点时,我们才有可能说,我们能喝。“


这个世界充满着陷阱,前一刻呼唤着弥赛亚,下一刻人们却要钉死这位君王;我们如何能够说我们可以喝这杯呢?这是主耶稣回答雅各和约翰时说的话,我所喝的杯,你们必要喝。这杯不仅仅是苦杯,因为最终的隔绝,最重的审判,最黑暗的时刻不是我们自己度过,而是这位主替我们度过;他将盛满忿怒审判的杯一饮而尽,而让我们能够来到他喜乐的桌前,去领受恩典的杯,去领受盼望的杯,去领受合一的杯,去领受信心的杯,我们说我们能,不在是出于自己,而是他用圣灵不断呼召我们这些饥渴的人,去白白领受那生命的泉源。我们能不是因为自己的警醒,而是他成为我们杖,我们的杆,陪我们走过每一次死荫幽谷;我们能,是因为他的恩典不断激励我们,吸引我们,一心一意,恒久专一的顺服在上帝的旨意中。无论在怎样的黑暗中,我们生命中依旧有一个答案,是在那个周五的夜里,是在那个周日的清晨!


李晋,现为加尔文神学院博士研究生。马丽,现为加尔文大学亨利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晋,现为加尔文神学院博士研究生。马丽,现为加尔文大学亨利研究中心研究员。



阅读

上一篇:爱的管教:自律是真正的顺服
下一篇:耶稣受难日为何称为Good Friday?